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9章 无耻的决定
    王子艾米尔现在应该称他为阿德西三世,只要他留在这里,就会源源不断招来敌军,不跑就只能在这里等死。

    新国王此刻也是一脸焦灼的样子,他又何尝不清楚自己成了众矢之的,身边这帮官员大臣也无法让他有丝毫的安全感,父亲临死前留给他五百亿美金的存款,钱就放在全世界最安全的银行,只要能从这里逃出生天,就可以利用这笔钱聘请最好的雇佣兵团帮他复国,重新统治这个国家。

    然而如今摆在眼前的问题也十分严峻,他们已经陷入了敌人的重重围困当中,尽管和华夏人联手挡住了敌人第一轮进攻,但在他看来,这只是垂死挣扎而已。

    艾米尔急的抓耳挠腮,身边一名官员见状凑到他耳边小声说了起来,随手指了指远处林风的背影。

    这个官员的主意虽然有不少的风险,可总比在这里等死要强。

    艾米尔很快下定了决心,只是对方会不会同意这计划,却让他心里没什么底,不过转念一想,主动权掌握在他的手上,对方似乎不答应都不行。

    “华夏人,你叫林风对吗?”艾米尔主动来到被烟熏成烟脸的林风面前,说话的口吻却始终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仿佛能被他记住名字,是种至高无上的荣耀,对方应该感激淋涕才对。

    林风忙着重新给危危可及的防线排兵布阵,什么国王不国王在如今他眼里都没任何意义,所以他忙着一边安排人手拿东西抵在那段随时可能倒塌的围墙后面,一边头也不回的问道:“有事?”

    从没被人轻视过的艾米尔忍着心中的不悦,用一口地地道道的牛津英语说道:“十分感谢你刚才帮了我们,将来有机会,我一定会亲自向你们的长官表达谢意。”

    “不用了,能活过今晚再说吧。”林风不着痕迹的皱了下眉头,只当这位新国王闲的没事做,来这里找存在感了,自己忙都忙不过来,哪有心思跟他说什么客套话。

    艾米尔暗自原谅他失礼的举动,裂开嘴角笑了笑说:“是这样,我们要马上离开这里,不然会引来更多的叛军。”

    你现在才知道啊!

    要不是你把敌人引来,我们也不会打的那么艰苦了。

    林风在心中腹诽了一句,头却摇了摇,直率的说:“撤是肯定要撤,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再等等,等半夜的时候我们强行闯出去。”

    “不不不,你可能误会了我的意思,我是说‘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艾米尔加重语气强调了‘我们’这两字,意思是他们自己的人,自然不包括华夏人。

    “你的意思是,你们现在要走,让我们留在这里吸引敌人火力是吗?”站在不远处的肖心琼一直留神听着他们交谈,闻言第一个反应过来,脸色明显有些不太好看。

    “不要误会,其实我也是为了你们好,叛军要抓的人是我,我留在这里只会给你们带来更大的危险。”艾米尔脸上有些挂不住,比手画脚强行辩解道。

    肖心琼气的想要骂人,还从没见过这种自私自利的小人,刚才为了救他们,大家都拼了命,不少人受了伤,武器弹药也消耗大半,结果这家伙转眼就想把他们卖了,亏他有脸说的出来。

    林风听到这话的反应却没像肖心琼猜测的那样暴跳如雷,甚至给这阿德西三世几个大嘴巴,他表现的十分冷静,几乎没怎么考虑就痛快的点点头:“王子说的很有道理,只要他离开,我们所承受的压力自然也会大减,这样对双方都有利。”

    “可……”肖心琼正要说,这人走了没什么,可他肯定会把这些士兵也全部带走,若是敌人再次进攻,光靠他们这点人手哪还能守得住,她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出口,就见林风朝她摇了摇头,表情有些无奈。

    肖心琼冷静一想,林风这也是无奈之举,艾米尔决定要抛下他们离开,那些卫兵都是他的嫡系,总不能用枪指着把他们强行留下吧。

    唉……

    想明白这一点,没说完的话只能憋回肚子里,化作一声无奈的叹息。

    艾米尔没有在意对方称呼上的错误,精神抖擞的回到自己人中,召集所有人员大声宣布了这个决定。

    当听到他说要撤离这里时,不止是华夏人表示出不满和不解,就连许多皇家卫队的士兵也露出一头雾水,王妃阿里娅第一个站出来表示反对,并且据理力争,虽然首都被叛军攻破,可是忠于国家的士兵却还有许多再坚持作战。

    这其中就有她舅舅哈里格将军率领的第一空降师,配备精良装备的空降师正在首都圈南面与敌人战斗,等他腾出手,势必会带领部队杀回首都前来营救他们。

    而且她也含蓄的提醒道,华夏人刚刚才义无反顾出手救了他们,如今刚把敌人打退,他们就要抽身离开,抛下华夏人在这里做挡箭牌,如果阿德西二世还在,一定会因为他儿子的这个决定感到羞耻。

    王妃说的还算含蓄,却令艾米尔那张粗犷的脸变得铁青,就连他身边的官员也露出不满的神色来,中东国家的女性地位极低,即便她是王妃,也不能干涉国王的决定,那些跟华夏人并肩作战的卫兵就更没有说话的资格,只能无条件的服从命令。

    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作为这座城市原来的主人,国王身边的大臣里自然有人对这片地区了若指掌,尽管后方是条死路,他们却可以通过修建还未投入使用的地下排水管道,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这座城市,而提出这个计划的正是这名市政官员。

    离此最近的一个排水管网入口,就在后方几十米的一家组装厂内,趁着叛军还未发动进攻的间隙,国王让人将门后的铲车挪开,几百号人抹烟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钢厂。

    临走前,王妃一脸愧疚的看着在场的华夏人,她忽然朝着众人弯下腰,用实际行动表达着自己的歉意,过了好半响,她才迈步消失在烟暗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