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2章 被困的游客
    不管什么原因,既然对方是华夏人就没有见死不救的道理,林风降下车窗,对挡在车头前这男子招了招手,大方的说:“上车。”

    肖心琼和周可可都属于苗条的类型,即便加上魏阳,后座再挤上一个也完全没有问题,可是这人却不断摇着头,把手指向他刚刚跑来的那条岔道,神色焦急的说:“我们有好几十人,其中还有伤员,车在半路上抛锚了,看在大家都是华夏人的份上,帮帮我们吧?”

    几十个?

    听到这样的请求,众人不禁皱了皱眉头,叛军随时可能进攻这里,每一分一秒都弥足珍贵,若是调头去帮他们显然浪费宝贵的时间。

    在这种自身难保的情况下,如果是稍微理智的人,多半都会狠心拒绝对方的请求,毕竟这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可作为一个军人,见到自己的同胞遇险,哪有见死不救的道理。

    林风几乎没怎么考虑,拉开车门出去,指着副驾室对这人说:“上车,你来负责带路。”

    这人似乎也没想到他们会如此痛快的答应了,愣了愣才满心欢喜的道着谢,快步坐上副驾的位置,林风只好跟肖心琼她们挤在后座,除了魏阳还在一脸纠结,其他人都挺支持林风的决定。

    重卡停在街边,越野车则载着众人驶上人行道,一溜烟往出城相反的方向开去。

    在车上林风也大概询问了一下对方的情况,原来这些人全是滞留在这里的游客,他们来自华夏的天南海北趁着假期参加了一个中东旅行团,第一站先去参观了金字塔,然后导游又用大巴车带着兴致勃勃的游客来到了拉昂达。

    结果刚过了一天,,他们所在的城市一夜间就被叛军占领,可怜的导游和司机死在那场混乱中,游客们迫于无奈只好驾驶着汽车强行冲过关卡,随着逃亡的民众一起花了大半个月时间才逃到拉昂达首都附近。

    谁知道,噩梦还未就此结束,叛军几乎是紧随他们的步伐一路打了过来,首都机场早已封闭,大使馆的人员也全部撤离,走投无路的游客只好滞留在这地方,哪晓得战火这么快又烧到这里来了。

    听着对方的述说,林风却难免在心头暗道,这帮人也不知倒了什么霉,和平了几十年的拉昂然却在这时候爆发战争,偏偏他们又碰上一个不了解情况的导员,他倒是一死了之,却把一帮前来旅游观光的华夏公民给坑惨了。

    汽车按照这人的指引,在相对冷清的岔路上奔驰,连着拐了几个弯,终于见到那辆熄火的大巴车了。

    这车上的人大概是太久没有见到过自己的同胞,当林风等人下车时,人群中竟然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欢呼。

    负责驾驶越野车的常超也是个修车好手,他让大巴车司机试着轰了两脚油门,就大致判断出问题出在油路上面,当即拿出工具箱卷起袖管就忙碌了起来,林风瞧着车身上那些凌乱的弹孔,也能想象得出,这些人之前的经历有多凶险。

    大巴车上一共有四十几名游客,大部分都是华夏人,还有几个高丽年轻人,看样子他们因该是几对情侣。

    其中一名高丽男子大腿受了伤,他是被破碎的车窗玻璃划出道一指长的伤口,虽然经过了处理,但由于没有治疗外伤的药品,伤口已经出现了感染的迹象,好心的周可可拿着医药箱帮他重新处理了一下伤口,又拿纱布缠上。

    一对夫妻也抱着个小女孩凑了过来,女孩大约七八岁大,脸上带着不正常的潮红,肖兴琼伸手一摸额头就知道这孩子正发着高烧,车上原本准备了不少的医疗用品,可惜大部分已经连同那两辆越野车一起被毁了,肖兴琼只找到一些抗生素,让这对夫妻喂孩子吃下。

    现在是在跟时间赛跑,花了大约二十多分钟,作战服上沾了许多油污的常超从车底下钻了出来,让司机再试试,随着他踩下油门,引擎传来强劲的轰鸣,常超擦了擦手,一边说道:“这车被糟蹋的不轻,现在咱们手上也没有备用零件,只能凑合着用,跑个几十公里应该没多大问题。”

    只要车还能跑就行,等出了首都圈再想别的办法。

    “司机,让你们的车跟着后面走,别跟丢了,我们争取要在天烟之前离开这里。”

    林风交代的一句,带着众人重新回到越野车上,匀速往之前来的方向驶去。

    被这一耽搁,马路倒是畅通了不少,虽然周围还是有不少准备逃离这城市的民众,但比起之前车水马龙的情形,还是要显得冷清许多。

    一路上不时有人挥手试图搭上一程顺风车,两辆车几乎都已经满载,林风只能狠下心,让司机不理会这些求救的路人继续前进。

    回到刚才那条街口,重卡和车上的狼牙战士还在原地等候,林风让他们分出几人上到大巴车,万一遇到突发情况,好方便照顾车上的人,越野、大巴和卡车组成的奇怪车队重新上路。

    距离出城路口还有不到两公里时,车队又一次让拥挤在马路上的车辆和人群给堵住了,此时已经是傍晚,前面也不知怎么回事,十几分钟过去,车流却丝毫没有往前挪动的迹象,就像道路前方被彻底堵死了一样。

    瞅着前方一眼望不到头的汽车长龙,继续这么等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林风回头说道:“我走路过去看看。”

    “你把通讯器带在身上,如果遇到什么情况也好及时联系。”肖兴琼不忘提醒了道。

    林风答应一声,带上通讯器拉开车门走了下去。

    他一路跟随着逃难的人在车辆的夹缝中前行,很快就来到了出城口,结果发现前方道路仍旧堵得水泄不通,继续像这样下去,一天一夜也走不出去,可出城的公路就这一条最为安全,另一条路早已被正规军封锁,从那头出去就是敌人的势力范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