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1章 战火纷飞
    随着一声巨响,国王与几名军官一同倒在血泊当中,此时炮击也停止了下来,刚才还人满为患的广场此时已经尸横遍野,能跑的人全都跑的一干二净,只留下重伤员在原在垂死哀嚎和几个一米多深的巨坑。

    靠着几名军官的拼死保护,阿德西二世侥幸捡回了一条性命,然而他的情况仍然不容乐观,医生检查过后只对灰头土脸的王子摇摇头,静寂的病房内顿时传出阵压抑的哭泣声。

    众所周知叛军手上根本没有远程炮火,正因为知道这一点,国王才会召集民众在广场上举办盛大的欢迎仪式,可谁曾想,一发不长眼的炮弹就落在他的脚下,造成几名重要将领全部阵亡,连阿德西二世也危在旦夕。

    榴弹是从首度后方打来,而那里正好驻扎着政府军唯一的皇家炮兵团,王子艾米尔咬牙切齿的派出士兵前去逮捕这个炮兵团的指挥官,然而出发的士兵很快又两手空空的回来,并带来一个噩耗。

    炮兵团指挥官叛变了,正是他下令让士兵朝城内打光了所有库存的炮弹后,又炸毁榴弹炮,带着手下的士兵集体叛徒。

    听闻这个消息,本就奄奄一息的阿德西二世气的晕了过去,医生好一阵忙碌,才把他从死神的手里又给救了回来。

    而其他官员得知炮兵团没了以后,一个个都显得更加愁眉不展,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有些官员甚至不辞而别,一声不吭离开了皇宫,正是有这支炮兵团的支持,才让叛军付出惨重代价却迟迟没能攻破首都圈的防御线,如今整个炮兵团都没了,想来收到消息的叛军要不了多久就会重新发动进攻,到时就一切都晚了。

    阿德西二世重新恢复意识后,也深知大势已去,但他并不甘心失败,就算他死了,可儿子还在。

    挥手让所有人出去,房间只剩他们父子两人和王子妃阿里娅,谁也不知道他们一家人关起门在里面商量着什么,林风现在也没什么兴趣知道。

    刚才的炮击狼牙也有两个队员受伤,还好伤的不重,只是被弹片擦破了皮,倒是左飞胳膊上的枪伤,子弹还卡在里面,现在正在手术室里接受治疗。

    “唉,这次我们算是白跑这一趟,拉昂达政府恐怕撑不过这两天了。”

    肖心琼叹息一声,物资已经交到了正规军手里,任务也算是完成了,本该轻松才对,可心里却总感觉沉甸甸的。

    这几车武器弹药对如今的正规军而言只是杯水车薪,何况失去了阿德西二世,人心已经散了,除非直接派兵支援,否则斗志全无的政府军几乎不可能还抵挡得住敌人的进攻,从周围那些神色惶恐的官员脸上就不难看出一些端倪。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肖心琼见林风没吭声,再次问道。

    “想办法带大家尽快离开这里。”林风同样也是一脸无奈的说道,这或许是他执行过最憋屈的一次任务。

    他这决定无疑是要抛弃盟友独自撤离这片是非之地,听着或许有些冷血无情,可林风毕竟不是超人,他自认没有拯救这个国家的能力,唯一能做的就是带着自己人活着离开这里。

    阿德西二世事先命人准备好的庆功宴,自然也无法举行了,等到左飞从手术室出来,没给他休息的时间,也没去向老国王一家道别,林风带着众人从侧门离开了这里。

    停在广场边上的三辆越野车被一发榴弹直接炸毁了其中两辆,没有零部件基本没多大修复的可能,何况他们也等不了那么长时间,林风扭头望向那五辆载重卡车,炮击过后,大家都光顾着逃命,也没人记得车上那些装载的物资。

    车钥匙还留在上面,林风让人爬上车厢将最上层的几个木箱一骨碌全扔了下来,腾出的空间足够十来个人坐在里面,车厢两侧的钢板足够十几公分的厚度,步枪子弹也难以将它击穿,所以安全方面反而比坐在越野车里更强。

    “上车,我们必须趁着叛军进攻之前先离开这里。”

    林风招呼一声,狼牙战士纷纷攀上四五米高的车厢,他和肖心琼周可可魏阳等人坐在前面越野车上负责跑在前面探路,一遇到情况方便及时调头。

    两车轰隆隆的驶过首都大街,一想到历经艰难才来到这里,转眼又要离开,心头总觉得有些堵得慌,甚至有留下来为他们出一份力的冲动,当然,任谁心理都十分清楚,这场战争政府军败局已定,不是他们几个人就能扭转乾坤。

    战火很快就会蔓延到这个城市,只有尽快逃出这里才能远离战火!

    抱着这想法的人不再少数,刚才那阵炮击已经彻底击垮了首度民众最后一丝信心,所以大街小巷都能见到拖家带口想要尽快逃离这城市的民众身影,各种车辆纷纷涌入大街,汇聚成一道洪流缓慢的朝着出城方向挪动,就连车辆之间的缝隙也挤满了人。

    眼前就是一番末日即将来临的景象,汽车喇叭声响个不停,然而并没任何卵用,大家争相顾着逃命,谁又肯将宝贵的时间让给别人,这座足有三十多万常驻人口的城市已经彻底乱了套,越野车和重卡也陷入了滚滚洪流中艰难的前行,照这趋势,恐怕等到天烟都出不了城。

    林风对目前这种情况也没更好的办法,只能随着车流不断走走停停,行驶了还不到一公里远却足足花去了半个钟头,就在林风拿过肖心琼手里的平板卫星地图想要找出别的道路时,一个人影忽然从街边跑来,直接趴在了他们这车的引擎盖上。

    他这是要碰瓷?

    林风脑子里不由蹦出这可笑的念头,对方却无视喇叭的催促声,双手拍打着引擎盖,大声喊道:“华夏人,我们是华夏人!”

    在这战火纷飞的地方竟然还能碰到华夏人,潘主任不是说过,所有前来援建的工人包括大使馆人员不是早在几天前就已经全体撤离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