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8章 抢夺物资
    这条街出去就能看见叛军的营地,门前有重兵把守着,还有装甲车载着士兵在街上来回巡逻,他们两个都是亚洲人面孔,靠近过去很容易引起士兵的警觉,林风抬头扫了眼四周,带着魏阳往街边一栋三层小楼走去。

    这栋阿拉伯风格的小楼早已经人去楼空,两人径直上到楼顶,蹲下身躲在一堵矮墙后面,利用望远镜仔细观察着对面军营里的情况。

    天逐渐烟了,肖心琼将地图摆在汽车引擎盖上,手里习惯性摆弄着那把精致的短刀,时不时会抬起头,朝出城的方向望上几眼。

    林风他们两个进城去侦查情况,这一等就过了三四个小时,要不是通讯器一直没传回消息,她都快怀疑两人是不是遇上了什么麻烦,侦察兵出生的蒋浩蹲在路边一簇茂盛的灌木后面,手里拿着个牛肉罐头,正用刀尖将切成一块块的肉牛挑着送进嘴里。

    嘴里嚼了几口忽然停了下来,露出侧耳倾听的模样,过了片刻,他回过头朝不远处休憩的众人招呼道:“嘘,有人朝这边过来了。”

    蒋浩的代号叫做‘顺风耳’,因为他的听觉十分敏锐,哪怕隔着堵墙朝地上扔一枚大头针他都能听的一清二楚,所以大家都十分相信他的判断。

    在没有确定来人身份以前,众人立刻警觉起来,迅速拿出武器藏进隐蔽位置,连三辆越野车也被茂密的树枝遮盖起来,短短几秒现场就恢复了一片静谧,一点看不出有人曾在此地活动过的迹象。

    不到五分钟,两个人影出现在幽静的小路尽头,由于天烟下来的缘故,隔着几十米远根本看不清楚来者是不是林风和魏阳。

    “都出来吧,我们马上有活儿干了。”

    还没等人走近,林风的声音就从远处传来,草丛里大树后一个接一个的人影钻了出来,肖心琼将枪插回大腿上的枪套,皱着眉头一股脑的问道:“你们怎么去了那么久,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今天运气不错,我们混进去的时候,刚好看见叛军正忙着将劫来的物质装车打包,马上就要运走。”林风说道。

    “他们准备把物资运去什么地方,你打听清楚了?”肖心琼又问。

    “别急,回来的时候我们顺便逮了个小军官,从他嘴里知道目前前方战况吃紧,这批物资要紧急送往首都附近的卡尔拉,由于这里的铁轨被炸断了,他们今晚会用卡车把物资送去另一个火车站,再通过铁路把物资运到前线。”

    林风用手指着脚下这条道,十分肯定的说:“这里是他们的必经之路,我们离开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快完成装车,也许等不到一个小时就会从这里经过,但是你们一定要主意,叛军也担心被其它势力和政府军伏击,所以负责押运物资的士兵恐怕不会少,大家必须小心。”

    “明白。”

    众人齐齐答应一声,开始忙碌的准备起来,蒋浩负责去前方放哨,其他人忙着整理武器弹药,携带的弹药足够支撑两场高强度的战斗了,大多数人都在寻思,这次运气似乎还不错,在野外伏击敌人,总比杀进城里跟上千名敌人真枪实弹的拼命要容易得多。

    当大家都准备的差不多的时候,通讯器里传来蒋浩的声音:“报告,敌人车队出现了,一共十三辆车,其中有两辆装甲车,具体人员数量不详。”

    听到他传回的信息,林风眉头不禁皱了一下,他回来前已经数过了,运送物资的大卡车只有五辆,也就是说,多出来的那八辆车上多半装满了叛军士兵,估摸着至少一个连的人数。

    一个连就是百来号人,跟己方人员形成五比一的比例,这场伏击并不好打,但这已经是最好的机会了。

    没时间多做考虑,林风斩钉截铁的道:“准备战斗。”

    话音落下,众人回到各自的隐秘点藏好,林风也端着国产cq突击步枪蹲在一处小山包后,这地方视野开阔,能让他更早察觉突发情况并及时做出指挥。

    众人刚在道路两边藏好,雪白的灯束也从道路前方照了过来,长长的车队在道路上匀速前行着,跑在最前面是一辆履带式装甲车,机枪手从车顶上的舱口探出上半身,利用探照灯的光束,两眼正警惕的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显然他并未发觉隐藏在道路两旁的敌人,车队将那五辆重型卡车护卫在中间,不疾不徐的在道路上行驶着,前方路面的泥土有被翻动过的痕迹,但并没能引起他们的警觉,加上光线太暗,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那地方会埋着一枚反坦克地雷。

    当装甲车履带碾压在这块翻动过的泥土上时,刹那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打破了这夜晚的静怡,装甲车在反坦克地雷面前犹如纸糊的玩具,巨大的威能不但将它底板炸穿,甚至将十几吨重的车身都整个掀翻了过去。

    突然遭受袭击,跟在后面的车辆驾驶员急忙踩下刹车,然而就在这瞬间,埋伏在道路两侧的狼牙战士同时开枪了,驾驶室里的人员最先遭殃,汽车挡风玻璃在第一波弹雨中被打的千疮百孔,司机和副驾驶来不及趴下,就纷纷中弹惨死在车内。

    急促的枪响就跟过年放的炮仗,乒乒乓乓响个不停,似乎四面八方都是埋伏的敌人,叛军士兵就跟无头苍蝇一样,反应过来的人想从运兵车跳下,有人脚还没落地,就被横扫来的一串弹雨击飞了出去。

    轻机枪泼洒出的弹雨形成一条直线扫过,士兵往往还没发现敌人的踪迹瞬间就被扫倒在地,战斗才刚开始,狼牙战士们就疯狂的倾泻起火力,还有一辆运输装甲车位于车队的尾部,子弹打在车身上叮咚作响,藏在挡板后的机枪手调转着枪口,瞄准一处敌方火力点。

    嘡!

    然而就在扣动扳机的一刹,他那颗脑袋仿佛被敲碎的西瓜瞬间炸裂,尸体调回车厢里面,装甲车尾部车门被打开了,一队士兵鱼贯着从里面窜出,与其同时,对面的大树下陡然闪过一团火光,眨眼间,火光便命中了这辆装甲车。

    轰隆一声巨响,装甲车被火光掀飞起来又重重摔回地面,车上的乘员包括没逃出来的士兵全部阵亡,又是一片密集的弹雨洒下,连惨叫声也消失殆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