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6章 活见了鬼
    “幸好你们回来的还算及时,不然只怕你就见不到活的我了。”

    林风把头靠在肖心琼怀里,苦中作乐的说道,刚说完眼前陡然发烟,一阵剧烈的天旋地转袭来,就听身后这妞发出声惊呼,他就彻底失去了只觉。

    “林风!林风……”

    林风伤的很重,人晕过去了,还一口一口往外咳出血块,肖心琼硬是扛起这百八十斤重,飞奔出了大门来到大马路上。

    “停车!”

    吱嘎……

    一辆疾驰中的奥迪被拦停下来,惊出头冷汗的司机从车窗弹出脑袋,对挡在车前的女人破口骂道:“你特么不要命……”

    话没说完,他忽然闭上嘴,还下意识举高了双手,原来大步走近的肖心琼已经拔出枪,就这么顶在他额头上面。

    “送我们去最近医院。”见他老实下来,肖心琼拉开后车门,抱着林风一起坐了进去。

    “好……好……”

    司机两条腿都在打颤,哪还敢说个不字,当即发动汽车往离这里最近的医院驶去。

    短短十几分钟的路程,对肖心琼而言就像过了一个世纪的漫长,被她搂在怀中的林风还在一个劲儿的吐着血,很快就把她的衣服连同座位都染成了红色。

    到了医院,林风被送进了急救室,过了片刻,其他伤员也被陆陆续续送到,他们的伤势也很严重,但至少没有危险,在医生正对林风进行抢救的时候,一脸煞气的肖心琼拿着电话在角落里,挨个给她认识的那些军方人物打去了电话。

    东洋人敢跑来华夏闹事,还把林风伤的那么重,这次说什么也要让他们付出代价,别想再来找林风的麻烦。

    她打完电话不到一个小时,驻江海部队就接到了紧急集合的命令,在一位少校营长带领下,全副武装的士兵乘坐运兵车辆接连驶出驻地,当他们赶到东洋人的落脚点,一家外资企业楼下,迅速就将这栋楼包围的水泄不通。

    然而,他们却扑了个空,嗅到危险气息的东洋人根本没有回来,连夜就逃离了江海。

    ……

    在别人看来林风一直处在昏迷之中,可林风本人却感觉时时刻刻都处在水深火热中,体内就像有如数的蚂蚁钻来钻去,一会儿疼一会儿又巨痒无比。

    在超能干细胞的帮助下,他的身体正在不断被修复,出现裂纹的骨头更是以超乎想像的速度逐渐的愈合。

    手术安排在第二天早上,当黎明的曙光从窗外升起时,浑身已经被汗水湿透的林风蓦地睁开了眼睛。

    肖心琼坐在椅子上正在打盹,昨晚守了一宿到天快亮时,她才囫囵的睡了一会儿,林风虽然无法睁开眼,却一直能感觉到她就守在床边,不忍将她从睡梦中惊醒,他只好蹑手蹑脚的下了床。

    说来也怪,遍体鳞伤的身体经过一夜之后,似乎已经感觉不到一丝的疼痛,就连淤青的部位也消散的无影无踪,身体四肢仿佛又充满了力气,扭动着手脚感觉不到一点不适。

    这药水实在太tm强悍了,过了这么久药效不但还在,效果好像还越来越强劲,照这趋势继续下去,自己也快赶上阿木,成为打不死的小强了。

    就在林风自我陶醉之时,病房门被外面的人推开了,一名护士端着托盘走了进来。

    “患者家属,我们准备给病人手……”

    护士走进病房,当看见昨晚还吐血不止的病人正站在床前朝她们点头微笑时,手里的托盘一个不稳掉在地上,发出哐当一声巨响,连睡梦中的肖心琼顿时也被惊醒过来。

    “你你……你!”

    护士张大嘴紧盯着生龙活虎的林风,一脸活见了鬼的样子。

    这个病人昨晚被送来时差点就下达了病危通知书,谁能想到仅仅隔了一个晚上,他居然屁事没有的自己下了床,还点头跟大家打起了招呼,这已经完全超越了她们的认知,不是见鬼又是什么?

    “林风,你怎么自己起来呢?”肖心琼倒知道这家伙皮糙肉厚一定不会有事,可是没想到这变态才过了一晚上就像恢复如初,一点受伤的迹象都看不出来,亏自己夜里还替他白白担心了那么久。

    “我……我去叫医生来。”护士打了个激灵,连掉在地上的东西也顾不得收拾,转身就跑了出去。

    “对了,现在几点?”林风当着肖心琼的面耍了几手军体拳来证明自己确实没什么事了,才收手问道。

    他还记得答应过陈娇,早上八点去酒店跟她们汇合,肖心琼瞄了眼手表上的时间,纳闷的说:“还不到七点,那些东洋人昨晚就溜走了,你去也找不到他们!”

    她还以为林风是要急着去找东洋人报仇雪恨,忙在背后劝说道。

    “跟他们的账迟早要算,我先回公司换身衣服,还有事要去办,只能麻烦你留在这里帮我照看下美佳他们。”林风很随意的拍拍她的肩头,就穿着这身病号服拉开房门出去了。

    “王主任就是这间房里的病人,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是你亲自去看看吧。”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小昭你是不是大早上还没睡醒,病人光是胸口就断了三根肋骨,都还没有进行手术,你告诉我他怎么可能自己下床?”

    一个带着眼镜的中年医生推开门走了进来,护士就跟在他身后,脸上写着无奈。

    “咦,这床上的病人呢?”医生扫了眼空荡荡的床位,又扭头对病患家属肖心琼问道。

    肖心琼茫然的指了指门外:“他说他还有事情要办,所以就先走了。”

    林风走的洒脱,只留下一屋子石化的人,先坐出租车回了一趟公司,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后,在骑着踏板车赶往四季酒店。

    早上七八点的时候,正是上班高峰时间,到了市中心公路上已经是车水马龙,行进十分缓慢,要是开车出门十有**会被堵在半路上,林风挺佩服自己的先见之明,在那些被堵司机羡慕的眼神中见缝插针,离八点还有十几分钟的时候,总算赶到了约定地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