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3章 第一高手
    古谷龍之介?

    听起来有些耳熟,林风不知亲手宰了多少东洋人,哪能一一记住这些人的名字。

    所以面对老头的询问,他始终保持一脸木然的神色,那个被他钉在会议桌上的东洋人并未立刻死去,只剩一截刀把露在外面,这家伙却还像打不死的小强那样,嘴里一口一个‘混蛋’的叫骂着。

    林风顺势握着刀把一拧,这人嘴里发出阵凄凉的惨嚎,这次总算老实的闭上了嘴。

    老头显然被他这种赤果果的无视所激怒,看似平静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怒意,作为东洋第一高手,八部众首领,竟然被人不当回事。

    “老夫大木裕介,特来为我死去的弟子向你讨回公道。”

    老头报出了自己的名字,谁想对方还是那一脸关我屁事的表情,即便是大木裕介这号高人,此刻也再难保持沉稳,语气中带着几分愠怒的说道:“放开他,我可以给你一个公平较量的机会。”

    公平较量?

    东洋人还真不要脸,刚刚费了不少力气才摆平一个,他现在出面却大言不惭的讲什么公平,这摆明就是车轮战,有个狗屁的公平啊。

    林风一点不给面子的往地上啐了一口,在众人的叫骂声中,他拿手指着已经勃然变色的大木裕介说道:“先让他们把我的人放了,我给你一个公平的机会怎样?”

    大木裕介自然不会在乎一个叛徒的死活,要不是当着众多弟子的面还得保持一些风度,他早已忍不住想要出手。

    “放开她。”

    老头的话在八部众眼里,无疑就是圣旨,抓着千叶美佳头发那人,动作粗暴的一把将气息奄奄的女忍朝这边抛飞过来。

    林风一边警惕的盯着老头,一手将横飞而来的美佳搂入怀中,头也不回的问:“美佳,你怎么样呢?”

    虽然他没看怀里的女人一眼,可语气中却带着明显的关切之意,美佳靠在他温暖的怀中,微微摇着头,她伤的很重但意识还算清醒,同样作为东洋人,自然十分清楚对面这老头的来历。

    “主人你要当心,他是东洋公认的第一高手,被你打败这人,只是他其中一个手下,大木裕介至少比他要强大十倍。”

    美佳的警告被钉在桌上那人一字不落听了去,他丝毫不理会还插在胸口前的断刀,张口对美佳怒骂道:“你这个该死的叛徒,等宰了他,我一定会用最残酷的惩罚折磨你……啊!!!”

    林风转动着刀把,顿时让他把剩下的谩骂咽回了肚子里,大木裕介开始迈步朝这边走来,一场你死我活的较量就将一触即发。

    “去跟大家待在一块儿,放心,这里是华夏,还轮不到他们耀武扬威!”

    林风轻轻一推,将把千叶美佳推向了张佳的怀抱,对面的大木裕介好像只跨出一步,却如鬼魅般出现在了眼前,没有多余的废话,这老头看似平平无奇的一拳往胸口打来。

    拳速说不上太快,却突然让林风生出种难以把握的错觉,脚下推开两步,鞭腿就要招呼过去,然而眼前一花,大木裕介面带淡然的笑容再次出现在眼前,一记简简单单的冲拳捣来,惊骇中的林风只能被迫抬手挡格。

    随着一声闷响,难以想象的一幕发生了,林风仿佛被高速行进的列车撞到,身体笔直往后倒退出去,背部刚刚撞中墙壁,他还没来得及稳住身形,大木裕介又再次迫近,手刀如利刃般划破空气斩向林风的脖子。

    咣!

    林风手臂一震,堪堪挡住了这致命一击,然而,胸口前却陡然传来阵剧痛,根本还没看清,这老头的左拳已经重重击打在他胸口上。

    这还只是刚开始,一股巨力从他拳尖迸发而出,林风只发出一声闷哼,背后的玻璃墙首先承受不住,哗啦一下化作无数碎片,他高大的身躯也跟着被冲飞出去。

    大木裕介的强大远远超出了预计,林风跌飞出去在满是玻璃渣的地板上翻滚两圈才停了下来,老头并没有继续趁胜追击,站在原地意兴索然的望着他叹了口气,似乎是嫌弃对手太弱,害他千里昭昭白跑了一趟。

    仅仅不到十秒,就已经胜负已分,大木裕介号称东洋第一高手,自然有他自傲的资本,这个林风或许有成为强者的潜力,但在他眼里显然还不够看。

    十秒!

    原本还抱着一线希望的千叶美佳,眼睁睁看着林风瞬间被击败,最后那点力气都仿佛被一下抽空了那样,两脚一软就坐倒下去。

    “主人……”

    牛乐邦也拖着一条断掉的胳膊,眼神黯然的唤道:“老大。”

    “别白费力气,他已经没有再站起来的机会。”

    大木裕介淡淡的说道,同时踩着满地的玻璃渣一步步向躺在地上的林风走去,他这次来到华夏,当然不单单只是为了打败林风而已,他还要为自己的爱徒报仇,亲手结果了对方的性命。

    咔……咔……咔

    木屐踩在碎玻璃渣上,发出阵阵清脆的声音,大木裕介走着走着忽然停了下来,眼神里居然流露出一丝诧异,这时,只见还在几米外的林风两腿一翘,一个利索的鲤鱼打挺重新站了起来。

    “老大!”先后醒来的几名菜鸟队员先后发出惊喜的呼喊。

    林风没让大家失望,挺起腰杆出现在视野中,只是他如今的形象却有些狼狈,白衬衣上不少被玻璃划开的口子,殷红的血迹正逐渐渗透出来。

    “被我打了一拳,你还能站得起来?看来是我太小瞧你了。”

    大木裕介以前辈高人的口气评价道。

    林风正从腰上扣下一块刺入肉里的碎玻璃,往地上一扔,朝老头勾了勾手:“再来!”

    大木裕介点头,往前迈动的步子逐渐加速,眨眼便出现在林风身前,挥拳往他脸上打来。

    对这林风,他已经动了杀机,出拳毫不留手,速度快的就像闪电。

    咣!

    就在他以为十拿九稳时,谁知林风却从背后掏出根铁棍,早间不容发之际,猛地敲击在他挥出的拳尖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