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1章 贴身保护
    正好受到惊吓过后的米糖儿有些口渴了,伸手接过水杯的同时随口道了声谢。

    当她伸手去拿水杯的时候,手指难免会触碰到对方,工作人员眼里露出一丝异样,瞬间又消失不见了,但这却被林风瞧在了眼里。

    “那要没什么事,我就先出去了。”

    工作人员转身就要离开,只是刚走了两步,林风忽然在背后叫道:“你等一下?”

    这人闻言停下脚步,回头指了指自己,纳闷的道:“叫我?”

    其他人也是一脸不解的看向林风,似乎不明白他这是要做什么。

    这个工作人员心里有没有鬼或许只要一试就能知道,林风不动声色的说:“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能不能把你脸上的口罩取下来给我看看?”

    “这……不太好吧,最近两天我有些感冒,我怕传染给米糖姐。”男子很为人着想的说。

    “我让你把面罩取下来,就是现在!”林风咄咄逼人,表现的十分强势。

    这种欺负弱者的行为,只会惹来别人的反感,言子羽已经露出厌恶的眼神,即便是无法无天的秦菲菲此时也有些看不过去,拉了拉他衣角,在背后提醒道:“林风你在干嘛?”

    “别喝这杯子里的水。”林风却不理她,出声制止了已经拧开杯盖正要喝的米糖,又转头望着站在门前的男子喝道:“听到没有,我让你把口罩取了。”

    在他一再坚持之下,工作人员畏畏缩缩伸向口罩准备取下,这时包括米糖在内的所有人,都对林风这种霸道的行为露出些许反感,正当米糖准备出声打圆场的时候,那名工作人员却在他们眼皮底下,突然扭头就跑。

    要是他没做亏心事,怎么可能逃跑,这人的行为证实了林风的判断,追出去之前,他不忘对着满屋子的女生叮嘱道:“你们留下,谁也不许碰那杯水,我去追他!”

    话还回荡在众人耳边,他早已经一个箭步冲了出去。

    “快放下水杯。”

    陈娇比自己喝了毒药还心急,把米糖还端在手里的水杯夺过来才松了口气,心说,幸好刚才有林风在,不然米糖喝了这人送来的水,要是出现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

    米糖儿今晚一连遇到两次暗算,尽管每次都侥幸化险为夷,众人却不免都有些提心吊胆,唯恐再出现什么突发状况。

    林风出去抓那小子还没回来,秦菲菲将放在墙角的扫帚拿在手里当作防身武器,外面明明有许多工作人员走来走去,却让她们丝毫没有一点安全的感觉。

    直到林风独自走了回来,手里捏着一件工作制服,苦笑着郁闷的说:“让那小子给逃掉了。”

    说来可能她们会不信,演唱会刚刚散场,外面简直是人山人海,到处都是拥挤的身影,起码几百号人还有记者堵在后台出口,都在眼巴巴等着米糖儿出现,这人又滑溜的很,脱下外套就钻入了人群当中,晚来一步的林风只看见他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之中。

    林风亲自出马竟然都让他给逃了,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凝重,虽然平时米糖儿身边也有两个专业保镖贴身保护,但像刚才的情况,谁又知道现场哪个工作人员会是歹徒假扮的,简直让人防不胜防。

    基本可以肯定,送水这人一定跟掉下的灯架有关,现在人跑了,陈娇不免操心起米糖的安危,因为接下来的行程中,米糖儿还将在淅川省多逗留几天,然后再前往非洲参加一场重要的慈善义演活动。

    陈娇把求助的视线投向林风,含蓄的表示,希望他能在未来这五天内负责米糖儿的安全问题。

    林风本来就是干安保这一行的,何况他跟事主本人关系匪浅,几乎没怎么考虑就一口答应下来,从明天开始就要贴身保护米糖儿的安全,任务算不上有多艰巨,对林风而言更像是玩一样。

    护送着米糖她们在保镖的陪同下坐上了保姆车,挥手告别之后,林风也带着两个女生上车准备回去了,路上秦菲菲又开始闹腾起来,嚷嚷着明天开始她也要跟林风一起去,这样既能跟在林风身边,又能见到不少的明星大腕,她自然是一百个乐意,可是林风却坚决不肯答应。

    开什么玩笑,她现在的身份可是个孕妇,这事怎么可能同意。

    秦菲菲这下算是作茧自缚,想要说出实情,却有担心小屁屁被打烂,只好厥着个嘴,一脸幽怨的盯着林风。

    送完她们两个,林风想起王安雅还在外地考察新厂的事,只好直接开车回公司了。

    汽车停在门外的水泥空地上,拉开车门下车,看着这栋三层小楼,林风却露出疑惑的眼神。

    现在还没到十一点,外面的卷帘门已经关上了,面朝他这一方的窗户几乎都见不到一丝灯光,奇怪,难道这帮小子全都跑出去放纵了?

    看样子里面似乎没有人在,林风只好掏出大门钥匙,将卷帘门往上推起一半,然而当他弓着腰进到里面,眼前的情况却让他不由一愣。

    一楼大厅还散发着微弱的光亮,洁净的地板上散落着一些杂乱的物品,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气,这气味瞒不住林风的鼻子,只见他目光一冷,并没急着入内,而是拿出手机飞快编辑了几个字的信息,按下发送键以后,他才迈步走进了大厅。

    现场随处可见打斗过的痕迹,却没见到一个人影,一切都显得十分诡异。

    林风步伐沉稳的往里走着,手背上出现的一道道青筋却出卖了他的内心,当捡起那把掉在地上的小太刀时,林风的眼神瞬间变得无比冰冷,连周围的温度似乎也跟着下降了几分。

    用磨砂玻璃墙隔断出来的会议室内传出微弱的呼吸声,林风循着声音一步步来到门外,轻轻将门推开。

    借着一点余光,只见地上横七竖八倒着几个人影,伸手摸到墙上的开关,咔的一声按下,会议室瞬间就被雪白的灯光照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