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0章 这不是意外
    “这里是后台,你们不能进去,唉……”

    站在入口处的工作人员想要阻拦他们,却被林风一把给推倒坐在地上,三人鱼贯着走进演员后台,比起嘈杂的现场这里无疑要安静许多。

    一路往前直走没多远,秦菲菲拉了拉林风的衣袖,指着对面那扇门说:“那是化妆间,她应该就在里边吧?”

    化妆间的门敞开一道缝隙,隐隐有人声从那里面传出,林风急着把事告诉米糖儿,也没多去想,伸手就把门给推开了一半。

    “米糖……”

    剩下的话卡在了林风喉咙里,眼前这间不大的屋子里,七八个穿着演出服的女生正忙着卸下身上的装备,有的刚把长裙褪下一半,露出线条优美的上身,此刻屋内的所有人也正一脸呆滞的望着从门缝探出头来的林风。

    “不好意思,弄错了。”

    林风急忙把头一缩,哐的一声将门扣上,这时房间里才传出重物撞击在房门上的声响,还有大骂‘变态’的声音。

    “快走!”

    林风拉着罪魁祸首,带着余诗快步往通道内部跑去,还好刚才只露出半个脑袋,想来里面的人应该没看清楚他的样子才对。

    沿着曲折的通道再往里走了二三十米左右,三人的眼前顿时一亮,暗忖这下总算找对了地方,林风一眼发现了被众人围在中间嘘寒问暖的米糖儿,还有始终寸步不离守护在她身边言子羽。

    “米糖……”

    林风硬挤开挡在前面的人,正被经纪人陈娇搂在怀里安慰的米糖儿,听见声音抬起头,不食人间烟火的脸颊上还残留着心有余悸的神色。

    “米糖姐你没事吧?我们急着过来是有个重要的发现想要告诉你。”秦菲菲上前挤进了言子羽和米糖的中间,关切的在她耳边说道。

    还记得米糖隐姓埋名在皇朝打工那会儿,秦菲菲当时没少欺负人家,如今时过境迁,她显然已经忘了这事,叫的比谁都亲热。

    “什么发现?”陈娇忙问道。

    秦菲菲这一开口就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就连言子羽也忘了计较她这冒冒失失的行为,竖起耳朵听着她想说些什么。

    这里起码围了十来个人,秦菲菲倒也不傻,明白人多口杂这个道理,于是故作神秘的道:“现在暂时还不能说,咱们找个没人的地方,我再慢慢告诉你们。”

    她这分明实在故弄玄虚,在别人眼里,这姑娘就是想趁机找个跟大明星单独相处的机会,身边不少工作人员闻言都露出嗤之以鼻的神色,就连言子羽也是一脸不以为然。

    但出乎他们所有人的意料,秦菲菲说完这话之后,米糖儿却第一时间抬头看向人群里的林风,迟疑片刻便爽快的点头答应下来。

    陈娇也跟林风认识,当时相信他们不是什么坏人,于是提议去那间屋子,其他人则散了,该干嘛就干嘛去。

    言子羽也没把自己当成外人,一副好奇的样子跟着众人一起走入隔壁房间。

    三人进到这个足有二三十平米的房间才知道,原来这里才是米糖私人的化妆间,见林风瞪了自己一眼,秦菲菲顿时脸上发烫,刚才就因为她不懂装懂瞎指,才害的林风被人当成了色狼。

    “这里没别的人,现在可以放心说了。”米糖儿他们三个的好奇心已经被勾了起来,倘若秦菲菲现在说只是开个玩笑,肯定会惹来他们无数的白眼。

    秦菲菲抢着要说,当然是很有把握,因为林风就是这么说的,所以十有**就是他分析的那样,有人想要害米糖儿。

    “害我?”见她信誓旦旦的说出这话,米糖儿和陈娇不禁吸了口冷气,只有言子羽还是那脸无动于衷的表情。

    他作为秦菲菲和余诗比较喜爱的偶像之一,自然不能被他给看扁了,秦菲菲从林风手里拿过那颗他从灯架取下的螺丝,摊开在众人眼前,一脸深沉的问道:“这颗螺丝就是我们刚才在那块掉下来的灯架上找到,它唯一的作用就是把灯架固定在舞台天花板上,你们看出什么问题了没有?”

    米糖和言子羽对这类生活上的常识比秦菲菲还要浅薄,瞅着这颗螺丝皆是露出满头雾水的样子,只有陈娇像是发现了什么问题,为了看的更加清楚一些,她特意拿过这颗螺丝放在灯光下仔细观察它的底部。

    “这螺丝用来固定灯架……”陈娇嘴里喃喃自语,一边翻来覆去的看,忽然她的声线提高了几分,回头绕过秦菲菲指着望着林风:“这颗螺丝底部有被锯过的痕迹,断裂处参差不齐,而且只占很少的一部分,你的意思是有人是现在用来固定灯架的螺丝上做过手脚,是这样的吗?”

    不得不承认,这位美女经纪人还算聪明,这么快就发现了问题所在。

    林风点头证实了她的推断,可陈娇一下又联想到新的问题:“可是想要暗算米糖儿的人,又怎么能把握好灯架断裂的时间?”

    “或许他只是想破环这场演唱会,并不是针对我本人,只要确保灯架能在演唱会途中掉下来就行。”米糖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十分客观的分析起来。

    “嗯,米糖说的这种可能性很大。”

    大家都比较支持她这种推断,陈娇像是也受到了启发,忙又补充了一句:“也不一定,要知道现场这些照明设备都能控制转向,刚才演唱最后一首歌的时候,聚光灯转动的频率明显比前面更频繁,而且又恰好是米糖跟子羽站在灯架下方的时候发生事故,会不会是有人故意在等这个机会?”

    陈娇所说的这种可能不是没有,即便林风也没考虑到这处,此时听她一讲不由露出思索的神色。

    吱……

    这时,关上的房门被人给拧开了,一名穿着工作人员制服,带着口罩的男子端着一个保温杯走了进来:“米糖姐,你的水杯落在外面了。”

    他拿在手里的保温杯上确实写着米糖的名字,粗心大意的助理却把它给遗忘在了饮水机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