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4章 恶有恶报
    “老大,那小子开车走了。”魏阳推开门,在门口说道。

    坤哥闻言伸手扯下脸上的大胡子,随手往垃圾桶里面一扔,又从衣兜里掏出几沓一百的钞票放在桌上,对红毛等人说道:“你们几个到外面玩上一段时间,等风声过去了再回来,这点钱你们拿着……”

    红毛摆手:“大哥,这事烟虎哥都给我们交代过了,你就放心,我们几个准备去北边玩玩,至少半年内都不会回来,烟虎哥给了我们钱,你的钱我们不能收。”

    “是啊,要是让烟虎哥知道我们拿了你的钱,他肯定会生气!”大美蹲在林风乔装的坤哥面前,一脸正色的说。

    “既然是我给的你们就收着,烟虎就算知道也不会说什么,这事还得多亏了你们,都拿着。”林风不由分说,强行将钱放在大美的手里。

    眼见推辞不过,红毛倒也不是矫情的人,点头说道:“那……就多谢大哥,要是别的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

    把这群烟虎的小弟送走,林风脱掉一身碍事的行头,恢复了本来的样子,对魏阳说:“我们也走吧。”

    “嗯,老大,为了给一个不认识的女人报仇,花这么多钱和时间值得吗?”

    “反正钱也不是咱们自己挣来的,就当回报社会好了。”

    两人边说着话,很快消失在夜总会门前。

    张朝泽却并不知道自己已经中套,还幻想着等会儿回去喝庆功酒,从这里去茂县来回也就一个多小时,回来的时候估计他们还没散场,拍了拍兜里的一万块,只觉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许多,还是有钱的感觉好啊。

    汽车驶出市区径直向茂县的方向开去,张朝泽在车上已经迫不及待给那几个猪朋狗友打去电话,约起了明天的饭局,这么做无非就是想告诉他们,老子不缺钱。

    就在张朝泽以为好日子已经降临时,意外的情况出现了,就在前面路口几名穿着反光背心的巡警正在检查出城车辆,这大晚上该不会是查酒驾吧?

    以张朝泽多年的经验来看,查酒驾一般都在市区里,没必要安排在出城口,所以对方应该多半是例行公事的检查,这么一想才稍微心安一些,减缓了车速,同时把旁边的车窗打开,好将弥漫在车里的酒气吹散。

    按照对方的指示,张朝泽将车停在路边,一个佩戴协警臂章的男子示意他出示证件,张朝泽十分配合的将证件从车窗递给了对方,对方耸了耸鼻子,似乎嗅到点酒味,但是他也没多管闲事,把证件交给身后一名正式的警察。

    “把后备箱打开。”

    张朝泽忙照做,同时故作好奇的问:“警官,这大晚上你们是在抓逃犯?”

    对方点点头也没吭声,张朝泽反而放下了心,掏出只烟抽了起来,后备箱里除了一些杂物,自然不可能藏着什么逃犯,对方检查过后,又拉开后排车门,手电筒往里照了照。

    事到临头,张朝泽才有些心虚起来,额头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排细密的冷汗,幸好他们只是例行公事的检查,没见到可疑人物就示意他可以走了。

    “警官,我的驾照。”张朝泽把烟往外一扔,一边发动汽车一边说道。

    那名拿着他驾照和行驶证在电脑前核实信息的警员忽然回头,朝着站在车边的协警喊道:“不对,别放他走,这辆马自达是失窃车辆,先把他扣起来!”

    警员的声音大得连车里的张朝泽都能听的一清二楚,失窃车辆,怎么可能?

    坤哥拿辆偷来的车给自己用,他怎么不早说!

    张朝泽不禁在心里骂娘,要是被警察扣下来,车里藏的东西势必会穿帮,偷车事小,贩卖毒品被抓着了可是重罪,以这包货的重量,妥妥一个枪毙逃不了。

    脑子瞬间充血的张朝泽几乎没怎么犹豫,在协勤冲上来拉开车门以前,他已经一脚油门踩到了底,马自达轰鸣一声往前窜出,闻讯赶来挡在前面的两名巡警惊得急忙向两边闪开,汽车呼啸着从他们身前冲了过去,差一点就撞到了人。

    这帮卖药的做事怎么一点都不靠谱,妈的!

    张朝泽驾驶着马自达疯狂的向前飞驰,心里已经把坤哥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凄厉的警笛声忽然在身后响起,往后视镜里一瞄,只见那几名巡警已经驾驶着警用摩托和汽车,飞速的撵了上来。

    这要是被抓到,死路一条,张朝泽此时也豁了出去,拼命的猛踩油门,车速开始不断往上飙升,逐渐又把身后的追兵甩远,在这条弯弯曲曲的国道上,敢像他这样飙到两百码急速的人恐怕找不出几个,几个小警察想要逮到他,还得回去练上几年才行。

    张朝泽看着逐渐消失在后视镜中的警察身影,咧嘴一笑,正要一鼓作气的甩开他们,前方却出现一个转弯路段,这弯道不算太大,已正常速度行驶自然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可他目前的车速足足超过这条路段限速的四倍,随时都有冲出路面的可能。

    趁着还没进入弯道,他急忙踩了踩刹车,车身微微一顿,接着又像脱缰的野马那样继续往前冲去,这把张朝泽吓了一跳,几十米的距离转瞬即逝,情急中他一脚把刹车踩死,可是汽车却丝毫没有哪怕停顿一下的意思。

    刹车竟然在这要命的时候坏了!

    张朝泽发出一声绝望的惨呼,眨眼汽车载着他一起飞出了路面,一头栽下了这数十米高的悬崖。

    到了第二天快天亮的时候,救援队才在山下找到了车辆的残骸和张朝泽支离破碎的尸体,同时他们还在车内发现一袋白色的颗粒物,带回去一检查,结果却让人诧异,里面装的竟然是一袋子冰糖……

    ……

    “有你的信。”

    肖心琼推开林风的门,将信封往他办公桌上一扔,转身又出去了。

    这妞可能是最近生理期来了,脾气比谁都大,连林风说的话都不好使,还经常挨她白眼,就是从秦菲菲三天两头往这里跑开始变得明显起来,这妞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