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1章 落魄的日子
    可是他住的这套房子是扬梅买的,房产证上写的自然也是扬梅的名字,本以为现在她人死了,过户啥的应该挺容易才对,哪知道这两天张朝泽的腿都快跑折了,过户的事情却始终没能办成,为此脾气暴躁的他还差点和办事处工作人员打起来,在保安走过来之前,他给了对方脸上一记老拳,转身跑了。

    没钱的日子可不好过,连浑身的艺术细胞都像消失殆尽了,脑子里乱哄哄的一团,抱着吉它半响却根本想不起哪怕一个音符。

    好不容易熬到晚上,张朝泽把吉它往床上一甩,郁闷的直挠头,满头的长发随着这个动作,唰唰的往下面飘起了头皮屑。

    “早知道当初就该答应扬梅,跟她去登记个结婚证,现在也不用那么麻烦。”

    一想到这房子的事情,张朝泽就懊恼的想骂娘。

    越想就越难受,难受就更想去喝两杯解解愁,可搜遍浑身上下也就只有几十块钱,这点还不够喝一杯的。

    这段时间每日花天酒地,养成了他一天不去酒吧夜总会坐会儿就会浑身不自在的毛病,心里痒痒的就跟有蚂蚁在爬似得。

    不管了,以前天天请李哲他们吃吃喝喝,就让他们请我一回好了。

    打定主意,浑身似乎也没那么难受,走到浴室镜子前把乱糟糟的头发收拾收拾,正要走人,余光却见到贴在镜子左上角的那张两人合照。

    这张照片被扬梅贴在上面都快一年多了,张朝泽似乎直到现在才发觉它的存在,照片中的扬梅跟心上人在一起,笑的十分甜美,可张朝泽却怎么看都觉得不顺眼,仿佛照片上的女人正在嘲笑他如今的落魄一样。

    一把将照片扯下,揉成团扔进马桶旁的纸篓里,张朝泽这才心满意足的哼着歌,拉开门风风火火的出去了。

    打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他们常去的复活酒吧,进门就有几个在这里上班的妹子娇滴滴的打起了招呼。

    “泽哥,还是老规矩,先给你来一杯‘**’?”

    酒保快速晃动着手上的调酒杯,没等张朝泽走进,就热情的询问道。

    “我还有几个朋友,等来了再说,先给我倒杯水解解渴。”

    张朝泽随意的扯过一张高脚凳坐下,背对着吧台拿出手机,按下李哲的电话号码。

    电话接通了,一阵比这里还要劲爆的音乐声从听筒传来,李哲似乎离电话还有一点距离,在对面大声嚷嚷道:“喂,谁找我?”

    “是我,你泽哥。你们几个今晚怎么都没来复活,是不是在别的地方玩儿?”张朝泽明明已经听见了劲爆的音乐声,还明知故问的道,其实就是想让对方主动开口邀请他一起过去嗨皮。

    “……不是乔乔他们,我跟几个你不认识的朋友在ktv唱歌。”李哲把电话拿近一些,吞吞吐吐的说道。

    “既然是你朋友嘛,喝两杯不就都认识了?说吧,你们在哪家ktv,我马上就来。”

    “那个……我们回头再聊,我这边现在有点急事,就这样先挂了啊?”李哲还没等挂了电话,就听一个女人的声音在旁边问道:“谁啊,看你那么紧张,不会是勾搭上了哪个女的……”

    嘟嘟嘟……

    电话传来忙音,可最后那个女人的声音,明明就是乔乔,李哲为什么说他们没在一起?

    都已经这样了,他哪里还不明白,人家这根本就是见他没钱,不想带他一起玩儿了呗。

    张朝泽顿时就不乐意了,怎么说他以前请他们玩也花了不少钱,结果现在他落魄了,这帮小子竟然翻脸不认人,直接把他撇开到了一边。

    “泽哥,你的水。”

    张朝泽接过杯子咕咚两下喝光,又将杯子递还回去,自说自话的道:“家里还有点事情,那啥,我先回去一趟,要是李哲他们来找我,你就让他打我电话。”

    “那泽哥你来都来了,不喝两杯再走?”

    “今晚就不喝了,肚子好像有点不太舒服。”张朝泽说着掏出一张皱巴巴的十块拍在吧台上,起身往门口走去。

    出了复活酒吧,沿着石板路默不作声的走着,耳边喧嚣的音乐声仿佛已经跟他没任何的关系,几个喝的半醉的小青年边走边嬉笑着朝这边走来,这笑声怎么听起来有些刺耳,就像在嘲讽他这个一文不值的可怜虫一样。

    张朝泽停下脚步,面前这几个小青年说笑着对直走来,其中一人忙着跟同伴打闹,背对着这个方向,一下撞在张朝泽的身上。

    “走路没长眼啊?”张朝泽退后一步,很是厌恶的看着他们,冷冷的训斥道。

    这帮人也就十几岁,在他眼里就是群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心头正在不爽,还不是想骂就骂。

    可是谁想今天就连这些小屁孩也开始跟他过不去了,撞他那人扭过头,伸手就攥住了他衣领,另一只手指着张朝泽,满嘴喷着酒气的问道:“你特么说什么,有种再给老子说一句试试?”

    周围还有又少路过的行人,其中肯定有认识张朝泽的人存在,他们见有热闹可瞧,纷纷停下脚步驻足观望。

    被这小子戳着鼻子威胁,张朝泽只感觉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怎么说经常来这里玩的人都习惯叫他一声泽哥,要是被一个小屁孩给唬住,以后哪还有脸出来混。

    他啪的一声拍开攥着自己衣领的手,张嘴就道:“你们不认识我是谁?嘴巴放干净一点。”

    “哟,让我瞧瞧,哪位大哥说话这么大口气,不怕闪了舌头?”说话这人是个染着一头红毛,鼻孔还上着鼻环的小青年,他搂着露脐装的女生越众而出,来到面色阴沉的张朝泽跟前。

    “泽哥,原来是你啊!?”忽然,红毛青年发出一声惊异的叫声。

    能一口叫出自己的名字,那必然是认识的人了,张朝泽拿眼瞅着对方,却在暗自寻思怎么对这小子没什么印象,红毛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指着自己的脸说:“你忘了,以前我在复活玩的时候,咱们还一起喝过两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