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4章 毁灭罪证
    “苏少,您交代的事情已经办妥,回头我会把酬劳亲手交给他们,你看什么时候去机场?”

    曹律师走进客厅,出声打断了正靠在沙发上沉思的苏文豪。

    “嗯。”俊脸上贴着几块胶布的苏文豪头也不回的应了一声,瞟了眼时钟又说:“现在才八点多,等到九点出发去机场时间刚好合适,对了,把电话拿给我,该安排他们做事了。”

    “好的。”

    曹律师点头答应一声,屁颠颠去取案几上的无绳电话,只听苏文豪又在背后说道:“拿我放在房里的手机,只有我的私人号码他们才会接。”

    ……

    贺长民倒下了,但林风和许小冉并未就此放弃,没有了老贺照应,江阳分局更不保险,把李涛放在这里,说不定还会被杀人灭口。

    两人稍一商量,直接把李涛一车拉到了刑大办公楼下,蒋大国亲自带人保护这重要人证的人身安全,现在只差营救出那些失踪少女,就能够收网,为老贺和那些被苏文豪害死的人报仇雪恨!

    安置好了李涛,肖心琼的电话也在这时候打来了,林风当着蒋大国和许小冉的面接起电话,打开免提迫不及待的问道:“怎么样,狐狸露出尾巴了吗?”

    肖心琼在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比林风还要急躁,她说:“嗯,我追踪到了苏文豪的私人号码,他果然跟船上的人联系了,听好,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苏文豪在电话里让手下立刻将船上的那些女人处理掉,他可能是要毁灭证据!”

    “混蛋!”林风闻言一拳砸在墙上,肖心琼还在说道:“我已经叫魏阳过来帮忙,游船的坐标也发了过来,抓紧时间,现在过去或许……还能来得及。”

    挂了电话,三人的神色都变得无比严峻,一张卫星定位地图出现在手机屏幕里,位置就在刘澜江上游处,距离足有一百多公里,他们应该是在返航途中接到了苏文豪的指令,可就算这样,想在他们杀人之前赶到一百多公里外,几乎没有可能。

    “我马上去联系水警,小冉,你找洪局申请拘捕令,我们绝不能放过这畜生!”蒋大国对林风自然是无条件信任,二话没说就分配起任务。

    目标所在的那片水域距离城区较远,即便水警现在出动,恐怕也来不及了。

    三人中只有林风还抱有一线希望,至少表面上还算镇定,他拔掉外套三两步走到窗户前,蒋大国正纳闷他怎么还不去救人,刚要出声发问,只见一个巨大的阴影呼扇着门板大小的翅膀,徐徐停滞在窗口前。

    魏阳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了,顾不得惊世骇俗,以举行蝙蝠人的之态出现在刑大办公楼外,只见林风单手一撑窗沿,人就翻身跃出了六楼的窗户,双脚稳稳踩在巨型蝙蝠的背上。

    “走!”

    在一阵女人的尖叫声中,巨型蝙蝠扇动翅膀嗖的一下往高空蹿去,蒋大国张大了嘴巴,手里的电话直接掉落在了脚下。

    ……

    一艘普普通通的游船徐徐往江中心驶去,船舷边站着几名烟衣打扮的男子,正将一个个双手被捆绑着,嘴巴被胶布封死的女孩从船舱拖出来,东洋人八木宽站在船尾处,手拿卫星电话深色冷漠的看着他们将一个个女人集中到甲板上。

    游船缓缓来到江心位置才停了下来,八木宽扭头望了眼四周,离他们最近的一艘货船也在几百米开外,这里发生的一切,没人会发现。

    “老板刚才来电话了,这群女人不能带回去,必须处理掉。”

    八木宽是用华夏语当众说出,刚才还逆来顺受的女子听到这话,立刻激动的挣扎起来,只是她们嘴被封着,双手也被扎带捆死,又怎会是这几个男子的对手,一阵拳脚下去,刚站起身的几个女孩瞬间倒会地上,除了哭泣以外,什么都做不了。

    在这几个男子里,也不全都是铁石心肠的人,有个稍微年轻一些的男子,就露出不忍的神色,壮着胆子说道:“八木先生,能不能别杀她们,找个地方把她们藏起来不就行了吗?”

    “你白痴吗?苏总每个月拿几万块养着你,现在事到临头,你害怕呢?别忘了,当初那个女孩还没死,就是被你们几个装进皮箱扔到江里给活活淹死的,你觉得就算不杀她们,被警察抓到,你能活的了吗?杀一个是死罪,再多杀几个还不都一样?”

    “可……那次是八木先生您叫我们这么做的。”

    “八嘎!”八木宽上前一巴掌抽在这顽固不化的男子脸上,揪着他衣领,目光狰狞的吼道:“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要是不敢动手,我连你一块儿扔下去。”

    说完,手指向蹲在最前面的女孩,冷声命令道:“你,为了证明自己不是懦夫,我要你当着所有人的面,先把她扔下去!”

    而被他手指的这个人,正是秦菲菲。

    “唔唔!唔唔唔……”秦菲菲急了,嘴里发出声怪叫,起身就想往另一头跑,然而,她刚跑出去没两步,脚下却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身体顿时失去重心,噗通一声直挺挺的载在地上,疼得她眼冒金星差点闭过气。

    她还在地上挣扎的时候,用腿将她绊倒那人,直接攥着她头发往犹豫不决的男子跟前走去,秦菲菲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头发上面,眼泪不受控制的流着。

    咚!

    她感觉自己就像个麻袋一样,重重的被摔在男子的脚边。

    “你做还是不做!?”

    八木宽目光阴冷的看着这男子,就连他身边的几个同伴也露出神色不善的眼神。

    他如果还是拒绝,第一个被沉入江心的人,恐怕就是他了。

    男子感受到同伴不善的眼神,一咬牙,伸手攥住秦菲菲的衣领提起就要往船边走去,无论秦菲菲如何摇头,眼神如何哀求,他都是一副无动于衷的表情。

    “等等,给她身上挂点东西,不然尸体浮起来被人发现,会让我们更加麻烦。”

    恶毒的语言从八木宽嘴里说出,那些即将遭受厄运的女人们,听见后哭泣的更加伤心欲绝,可是又没勇气反抗这群心狠手辣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