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2章 暴怒的老贺
    老刘被杀手一刀刺穿了心脏,当场死亡,还有驾驶依维柯的小开,当汽车翻滚出去时,车上的同伴被甩飞到了外面,而他却卡在了车内,连同陈凯那四个手下一起被大火吞噬,被活生生烧成了焦炭。

    贺长民一边听着手下的汇报,一边挨个将盖在尸体上的白布掀起,这些尸体已经被高温烧成了焦炭,卷缩成一团,从外观根本无法分辨谁才是小开。

    这些江阳分局可说损失惨重,在真正的高手面前,他们七八号人却毫无还手之力,除了两名牺牲的警员,其他人也带着或轻或重的伤势,现在正在接受包扎。

    看着被烧的烟漆漆的汽车,贺长民突然跑向停在路边那辆警车,当站在身边的警员反应过来时,他已经窜进了驾驶室里,哐的一声将门关上,一拧钥匙,汽车发动起来。

    那名警员这时才惶急的跑到车前,他似乎意识到贺长民想要干嘛,冒着危险拿身体挡在车头前面,敲了敲引擎盖,嘴里大声喊道:“贺队你别冲动,王局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有什么事咱们等他来了再说好吗?”

    贺长民面无表情的按响喇叭,见他死活不肯让开,于是手上直接挂上了倒挡,踩下油门,警车往后倒退了十来米远,那名警员连忙张开双臂还想拦他,贺长民双手猛打着方向盘,从对方身旁嗖的一声飞驰出去。

    ……

    江阳分局内有一间拘留室,专为身份特殊的嫌疑人所准备,苏文豪一个人就被关押在这里面,这里没床只有一张冷冰冰的长凳,身骄肉贵的他,又哪里睡的着,此刻正用手在自己腿上打着拍子。

    咔咔!

    外面那扇铁门被推开了,负责看守这里的警员领着贺长民走了进来,苏文豪仿佛没发现他脸上的煞气,笑呵呵的说:“哟,还没到天亮,这么早就来放我出去了吗?”

    贺长民理也不理,扭头对身边的看守说:“钥匙给我,你先出去在外面等着。”

    “贺队,这……”看守有些为难,当注意到贺长民强硬的眼神,才有些磨磨蹭蹭将钥匙串交到他手里,一步三回头的走出房间。

    当看守后脚刚刚离开这间屋子,贺长民回身哐的一下就把铁门给扣上了。

    “贺队你这是干嘛,快开门啊!”

    门外的看守急迫的敲打起铁门,贺长民只当没有听见,迈步来到铁笼子前,在一串钥匙里寻找起来。

    “你……你想做什么?!”

    刚刚还一脸悠哉的苏文豪显然被眼前的一幕给弄懵了,眼看贺长民找到钥匙打开了铁笼,他才反应过来,忙不迭往后倒退几步,色厉内荏警告道:“别乱来,要是我在这里少了根毫毛,你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咣!

    贺长民早已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二话不说,冲上前兜头一拳砸在对方脸上,苏文豪的警告声顿时化成一声惨叫,背部撞在墙壁上,还没等他有机会做出反应,贺长民冲上去朝着他肚皮又是一脚。

    姜还是老的辣,贺长民这拳脚上的功夫也不是白练的,拳拳到肉,打的一身细皮嫩肉的苏文豪惨叫不断,要不是还有最后一丝理智不断在告诫他,贺长民都快忍不住拔枪,一枪崩了眼前这个十恶不赦的家伙。

    不能宰了他,但狠狠痛打他一顿是免不了的。

    哐哐哐的闷响声不绝于耳,夹杂着苏文豪的惨叫传出去很远。

    “快来人帮忙,贺队把他自己和苏文豪关在里面,快点把门撞开,要不然会闹出人命的!”

    看守在门外大呼小叫,很快就把那些值夜班的人员给吸引了过来,四五个身强体壮的警员,轮番用脚踹用肩头撞眼前这扇铁门,里面的惨叫声已经越来越小,再不快点,只怕真会弄出人命来。

    “让开!”一名警员见死活都奈何不了这扇铁门,回去拿了把霰弹枪来,喝退几名同事,他哗啦一下将子弹送入枪膛,枪口对准门锁的位置‘嘡’的就是一枪,门锁被打出个窟窿,拿脚一踹门就开了。

    “老贺快住手,再打下去他就死了。”

    几个人跑上前七手八脚强行将贺长民拉开,被他一通暴打的苏文豪已经鼻青脸肿的倒在地上,两只鼻孔还在往外一个劲儿冒血。

    苏文豪长这么大还从没被人如此打过,见众人拉开了贺长民,他才伸手抹了把鼻子上的血水,指着贺长民的脸厉声咆哮道:“我绝不会放过你!”

    “你们给我放开!”贺长民瞬间又暴怒了起来,几个人差点没能把他拉住,这回把苏文豪吓得不轻,到嘴边的狠话也说不出来了,毕竟好汉不吃眼前亏嘛。

    ……

    哐!

    “贺长民你是不是疯了!”

    如同预想的那样,当王局气急败坏的赶回局里,听说贺长民不顾纪律,擅自将苏文豪打个半死的事情,气的他当场将就茶杯摔在地上。

    冰凉的隔夜茶溅了贺长民一裤腿都是,他却仿若未闻,声音颤抖的说:“老刘死了,小开也死了,都是那混蛋让人干的!”

    “你说他是凶手,证据在哪儿?只要你拿出来,我马上去亲手崩了那个小子!”王局指着他鼻尖,咆哮道:“不要忘了你现在还是一个警察,做什么都要讲求证据,你要是再敢乱来,我照样办了你!”

    “局长,难道老刘他们就白死了吗?”贺长民重重一拳擂在桌上,深深的无力感不停折磨着他的内心。

    “如果不想让他们白死,你就更应该好好干,早点找到证据,才能将罪犯绳之以法!”

    王局换了种口吻,语重心长的看着他说道,昨晚的事故,其实他才是被牵连最大的哪一个,连头上这顶帽子都不一定还能保住。

    叹了口气,他又对沉默不语贺长民说:“就在你们出事的时候,华夏矿业董事长也就是苏文豪的母亲,亲自打来电话向我施压,如果我们拿不出证据,就必须在天亮以前放了她儿子。”

    “这女人还有脸要求我们放了她儿子,她怎么没有想过别人的家庭就因为她儿子支离破碎!”贺长民气愤的骂了两句,又紧张的追问道:“那你答应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