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1章 李涛招了
    时间仿佛禁止,听到孔琴这女人的名字,脸色灰败的李涛再难保持镇定,抬头瞪着林风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愿意替别人去死一个人扛下所有的罪名,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孔琴也一样逃不了同犯的罪名,即便她罪不至死,十年八年总少不了,你一死她也在坐牢,你们即将出世的儿子最好结果就是被送进孤儿院……”

    “别说了,这事跟孔琴没任何关系,那女人只是我其中一个玩物而已,我放在衣柜里的东西她根本就不知情!”李涛激动的嚷道。

    林风从上到下审视着这人,冷酷的说:“你说不知情就行了么?我可以肯定告诉你,你不交代那些女人的下落,我就不会放过你女人,我保证会让你们俩在牢里面团聚。”

    这话听着就是威胁,可不像是一名正直警察该说的话,许小冉张了张嘴忍住没有吭声。

    “你敢!”

    李涛一听哪还沉得住气,整个人都像疯了似得,猛地一头向跟前林风撞去,可他双手被锁在背后,身体本来就不够灵活,林风连让他碰到的机会都不给,伸手一捞就薅住了他的头发。

    咣!咣……

    林风这脾气,在这种时候哪会跟他废什么话,先是两个膝撞顶在了他肚皮上,接连两下,李涛痛的发出阵惨嚎,身体弓的如同只大虾一样。

    随手一扔,烂泥般的李涛就摔在地上,嘴里还不干不净的咒骂着,一只鞋底子落下不偏不倚踩在他嘴上,还来回用力碾了几碾。

    这下子李涛被折磨的彻底没了脾气,只剩两个鼻孔还在喘着粗气,等他不动了,林风才抬起大脚,居高临下的盯着他,一字一字的警告道:“不信你就试试,你把别人害的家破人亡的时候,难道没想过会有今天?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好好考虑吧,但我可以保证说到做到,得不到我满意的答案,你和孔琴谁也别想好过!”

    林风说的斩钉截铁,绝不只是说着玩的样子。

    李涛眼中愤怒的火焰听完这番话后,逐渐消退下来,他开始认真思索了起来,说了,苏文豪很可能不会放过他,可如果不说,那他不止自己必死,老婆还有未出生的孩子也会跟着一起遭殃。

    答案似乎已经显而易见,沉默了片刻之后,李涛浑身松弛下来,瘫在地上说:“我说,只要你们别再找孔琴的麻烦,你们想知道什么都可以尽管问。”

    许小冉眼神一亮,原本以为不动用暴力逼供那一套方式很难撬开他的嘴,没想到林风只用了三言两句就瓦解了他的心里防线。

    拿出一直随身放在兜里的录音笔,按下开关,向着林风点了点头。

    “那些失踪的女孩是不是都跟你有关?”

    李涛略一迟疑才点头说:“是……”

    “你一共胁迫了多少人?”

    “十一……二个吧,有一个逃了,要不然就是十三个。”李涛仔细一算,回答的很是认真。

    他所说的数量跟警方掌握的人数有些出入,肯定还有一部分受害者家属并不知情,所以也一直没人报警。

    得到许小冉的点头认可,林风继续追问:“是谁指使你的?”

    “众星集团总裁苏……苏文豪。”

    既然已经说了,李涛也不再藏着掖着,竹筒倒豆子一样继续说道:“是他资助我开的这家借贷公司,平时我们就以借款或者星探的名义,把那些没什么社会经验的女生拐骗到高尔夫球场那家私人会所……提供给苏文豪和他邀请的客人取乐,如果遇上什么麻烦,苏文豪也会替我们摆平。”

    “扬梅是怎么死的?”

    “她想逃走被抓了回来,负责调教她们的东洋人为了杀鸡儆猴,当着所有人的面把那女孩给暴打了一顿,打完以后发现她伤势严重,管家就让人把她装进皮箱沉到了江中心……这其实也是我后来听别人说的。”

    “那你为什么没跟他们一起,那些女孩子现在在什么地方?”林风先一个接着一个问了一大堆,却把最重要的问题留到现在才问,就是想让对方没时间去思考,倘若他说了慌,比较容易被识别出来。

    “我是担心人多眼杂被警察发现,所以跟着那艘游船到了这附近的时候,我就自己先上了岸,他们坐着游船继续往上游走,现在应该早已经出了省,具体要去什么地方那我就不知道了。只有苏文豪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联系,只要他一露面,那些人肯定还会回来。”

    这苏文豪做事简直是滴水不漏,就连这个李涛都不知道那群失踪女孩被运到什么地方去了,林风一个劲撮着牙花,事情的进展又陷入一个死结,只能试着一边派人出去找,一边从那个苏文豪下手,秦菲菲那丫头福大命大,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这事就算再着急也没用,许小冉第一时间向蒋大国做了汇报,请他出面协调水警方面排查江上的游船,不过按照估算,那艘没有任何标识标志的普通游船多半已经离开了淅川省范围内,想找到它谈何容易。

    ……

    “老贺……”

    “贺队你醒拉?”

    在这凌晨三四点的街上,熊熊燃烧的大火已经被消防官兵扑灭,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浓郁呛鼻的气味。

    贺长民缓缓睁开眼,嗡嗡的耳鸣声让他一时半会儿还有些难以适应,等他记起昏迷前的那一幕,浑身仿佛又有了力气,一把将正忙着给他做检查的医生推开到一边。

    “贺队你别犟了,快躺下?”一名年轻队挡在前面试图劝说道。

    贺长民用力甩了甩头,那阵耳鸣声稍微减弱了一点,抬头看着围在身边这几个同事,却并没有发现刘昆的身影,他不禁问道:“老刘,老刘他人呢?”

    “他……”身前这名警察闻言为难的低下头去。

    贺长民一瞬全明白过来,再次用力把人往旁边一推,翻身从救护车跳了下去。

    倒在草地里的依维柯已经被烧成了一截焦炭,就在离它不远的地方,躺着几具用白布盖上的尸体,大概一数,足足有六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