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0章 找错了目标
    接完情妇的电话,躺在床上的李涛转过身将带着一股子馊味的铺盖蒙在头上继续睡觉,可明明很困,却总是难以入睡,眼皮就跟抽筋了似得,一直在跳个不平。

    就这么辗转反侧的熬过了两三个小时,李涛发现自己怎么也睡不着了,拿过手机瞄了眼时间,现在才凌晨四点多。

    “见鬼。”

    李涛咒骂一声翻身下床,拉开门往外面走去。

    他现在藏身的地方是一座被废弃的土胚房,就在他家乡的南山脚下这片荒无人烟的地方,那些警察恐怕做梦都想不到他会在这里。

    推开歪斜的房门,李涛走了出来,现在天还未亮四周被一片漆烟包裹着,虫鸣声此起彼伏,一阵寒风刮过,令他不禁打了个冷颤。

    这破屋子连个厕所都没有,李涛摸烟走到垮塌大半的牛棚外,面朝一截土墙悉悉索索的拉下了裤子,片刻后一道混浊的水柱冲刷在上面,等清空了库存,他一脸舒适抖了抖,转身回房里准备接着睡,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除了睡觉也没别的事情好干了。

    当他准备关上房门的那一刻,一阵若有若无的声响却随风飘进了他的耳里。

    是汽车的声音!

    李涛一愣,立刻又反应过来,忙将房门扣上蹲在门口通过木板之间的间隙观察着外面的情况,这地方除了偶尔有钓鱼人路过,很少见到人影,特么现在才凌晨四五点,怎么可能有车过来,难道……

    这个想法惊得他闭住了呼吸,眼睛一眨不眨注视着门外的情形,大约过了两三分钟以后,两束汽车大灯首先出现在视野中,李涛的心脏也顿时跟着提起,这车明显是冲着这方向来的,而且不是一辆,后面还多跟着一辆。

    车轮碾压着空地上的杂草,片刻之间就停在了土屋外面,李涛这下子意识到自己成瓮中之鳖了,现在就算想逃都已经晚了,唯一的那扇窗户正对着停车的空地,剩下三面墙壁根本出不去。

    他自然不甘心落在别人手里,目前这情况,只能行险一搏争取先弄个人质啥的,然后再抢一辆汽车逃离这里。

    颇有亡命徒本质的李涛瞬间就在脑子里计划好了一切,趁着车上的人还没下来,他轻手轻脚来到床边,从脏的看不清颜色的枕头下面取出那把用来防身的折叠刀,掰开雪亮的刀刃,李涛来到柜子后面蹲了下去,一边拿眼神透过大敞开的窗户观察外面的一举一动。

    就在他去取刀的功夫,两车下来一群男男女女,可这些人怎么看着也不像是警察,更像是出来郊游走岔了路的游客,南山上倒是有个香火旺盛的寺庙,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

    这群人中走出一男一女,径直往这间屋子走来。

    一时间李涛又开始紧张了,不管来的是不是警察,既然被他们发现,这地方都不再安全了,不如还是按照刚才的计划,先劫持个人质然后抢一辆汽车先离开再说。

    难怪李涛会误会他们不是警察,许小冉已经脱掉了身上的警装,只穿着一件衬衫,任谁见了恐怕也不会往警察那方面去想。

    管不了那么多了!

    眼看他们就要推门进来,李涛舔了舔嘴唇再次压低身体,将自己彻底隐藏在漆烟的环境中。

    吱……嘎……

    木头门发出阵让人直起鸡皮疙瘩的摩擦声,门外那两个人影一前一后走了进来,他们走了几步便停下脚步,只听女的说:“拿手机照一下。”

    趁着那男的忙着从兜里取照明工具的机会,李涛猛地从藏身的柜子后窜出,折叠刀带着寒意径直往男的脖颈间递去,他想的倒是很清楚,只要第一时间制住这男的就能立刻控制住局面,可是,他却找错了目标。

    他才窜到两人跟前,刀只递出去一半就停住了,因为一截冷冰冰的物体已经先一步塞进了他半张的大嘴里面,感觉像是一把枪。

    手机发出的光亮瞬时将李涛这张错愕中的脸给照亮,同时也让他看清了面前这两人,他猜的没有错,男子抢先塞进他嘴里的正是一把造型酷炫的大号手枪,而站在旁边那女人,也拿着一把左轮手枪,虎视眈眈对准了他。

    “不许动!”许小冉娇声喝道。

    啪嗒……

    李涛手中的折叠刀径直下去,试问嘴里被塞着这么个大号玩意儿,谁还敢动弹一下。

    “李涛,你果然藏在这里。”林风看清这张脸,如负重释的说。

    一滴冷汗顺着他脸颊滑落,对方真是冲着他来的,李涛顿时生出种万念俱灰的感觉,这下只怕是彻底完了。

    膝盖弯陡然一痛,李涛两腿一软跪在地上,小女警立刻上前,将他双手拎到背后,手铐咔嚓一声给他锁上。

    林风收回了枪,看着他问:“说,那些被你拐骗来的女孩藏在哪里?”

    李涛闭起嘴一言不发,似乎是打算顽抗到底。

    “不说是吗?”林风似乎读懂了他眼里的顾虑,蹲下身去,慢悠悠的说:“你犯罪的证据已经全被找到,你以为什么都不说就没事了吗,就我们目前掌握到线索,至少有一条人命和七八起少女失踪案跟你有直接关系,当然,我相信这还不是全部,等全部查实以后,一个死刑是免不了,你真的要替人扛?”

    “我没杀人!”李涛闷声反驳道。

    “是不是你亲自下的手其实并不重要,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不是因为你,扬梅又怎么可能丧命,还有那个被你逼着跳楼自杀的女生,她死了,她的母亲因为这个精神失常,还有那些失踪的少女,他们的家人已经急疯了,这些都是你一手造的孽,你说你该不该死?”

    李涛张了张嘴却没有反驳,显然他是不想也不能辩解什么了。

    林风注视着他,继续说道:“跟你这种丧尽天良的人渣说这些东西好像没什么用,那我们来点实际的吧,你要替人硬抗所有罪名,死的可不止你一个。你一定很喜欢那个叫孔琴的女人,特别是她肚子里还怀了你的孩子,你还为此以她的名义存下了两百万,这是在准备后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