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9章 疯狂的杀手
    “怎么样了,我们真能靠一个电话就找到李涛吗?”

    林风刚放下电话,什么都不太懂的秦嫣便急切的问道。

    换了别的人或许林风没什么把握,但只要肖心琼出马那就是一个顶两,李涛这回十有**逃不了了。

    挂了电话还不到两分钟,手机提示有文件传输过来,林风忙按下确认键,一张卫星定位地图出现在屏幕中。

    “他藏在永和镇仁孝村……”许小冉手指着上面那个红点抢着说道。

    “狗日的挺会跑,离我们这儿足有两百多公里,全都上车,我们现在出发,争取在天亮之前赶到那地方。”林风把手机摆在中控台上上,向众人招呼了一声。

    “等一下。”

    许小冉看着林风,问道:“要不要先告诉贺警官一声?”

    “先不要了,我倒不是信不过老贺,只是他手下那些人却不一定可靠,这次我们几个去抓李涛就够了,知道的人越多越有泄漏的风险,万一李涛提前收到消息溜了,那我们不是又白跑一趟?”

    林风果断的摇头,显然之前就考虑过这个问题,贺长民这人信得过,但他身边那些人却不怎么靠得住,之前就是因为提前走漏风声,要不然也不会多费周折,直到目前还没找到被他们绑架的秦菲菲和那些失踪少女。

    听他一讲,许小冉也想到泄密这问题上,于是答应下来,几个人上了两辆车往高速路方向驶去,必须赶在释放苏文豪之前,把李涛给逮回来才行。

    ……

    与此同时,贺警官与拘留所的同事办好了交接手续,又把陈凯那四个小弟,连同杀手一同塞进车里,准备返回分局连夜审讯,两辆警车闪烁着警灯,护卫着中间那辆用来关押犯人的依维柯朝分局方向而去。

    忙和了一整天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加上昨晚也没怎么休息过,司机和车上的同事一路哈欠不断,就连贺警官也难免有些犯困。

    耳边竟是打哈欠的声音,贺警官揉了揉有些血丝的左眼,掏出一盒香烟拆开,挨个给车上的人递了一支过去,并且不忘叮嘱道:“我明白大家这几天辛苦了,等回到局里,你们就可以轮换着去睡个觉了,老刘今晚多辛苦一点,跟我一起审讯他们,争取在天亮之前把笔录弄出来。”

    “好勒,那我现在靠着眯一会儿,等到了地儿再叫我。”后座上的老牛说着,将刚吸了两口的香烟从窗户缝隙扔了出去,就这么缩着身体往座位一靠,还不到半分钟时间,就听见一阵悠长的鼾声传出。

    三辆警车在冷清的街头上飞快行驶,前方是个十字路口,从左边拐过去就到了主干路,要不了二十分钟就能到达分局了。

    腰背有些酸痛的贺警官不由伸了个懒腰,他们这辆头车已经顺畅的驶过了十字路口,就在中间那辆押送犯人的警车从这条十字路口驶过的时候,一辆水泥罐车忽然加速照直了朝他们冲过去。

    这一刹那,车上的人员还在昏昏欲睡中完全没能反应过来,水泥罐车笔直的撞了上去,陡然一声剧烈的声响瞬间将所有人的瞌睡都给惊醒了。

    “停车!”贺长民大吼了一声。

    身旁的司机下意识一脚踩死了刹车,警车在惯性的推动下,又向前滑行处几米才堪堪停下,而他们后方那辆依维柯,早已被撞的翻滚进了路边的花坛,四个轮子朝天,洒了一地细碎的玻璃渣子。

    那辆车除了两名警察,还关押着重要的犯人和那个杀手,贺长民瞬间意识到情况不对,这绝对不是一起简单的车祸,车还没有停稳,他已经第一个推开门跳了下去,伸手拔枪的同时,朝车内的同事吼道:“去看看车上的人怎么样了!”

    后座上的两个警员连同司机,各自拿着手枪快步往翻倒在路边的依维柯跑去,刚才的剧烈撞击将依维柯的一面车身都撞凹了进去,车门挂在外面,目前还不清楚里面的人员伤势如何,反观那辆肇事的水泥罐车,除了车头部分有些变型,基本算是完好无损。

    贺长民已经意识到水泥罐车司机很可能是跟杀手一伙儿的,所以早已打起了十二分的警惕,连子弹都上了膛,他独自一人率先向那辆停下来的罐车跑去,三名同事则跑向依维柯的方向。

    他们刚刚来到车前,旁边一处不起眼的草丛后忽然响起唰唰的声响,一道人影不知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绕到了他们的后方,手中紧握着冰锥一样的尖刀,扑哧一声,齐根没入刚听到响动便转过身来的老刘心口。

    锐利的刀尖从他背后穿了出来,老刘脸上还挂着难以置信的神色,握在手里的枪无力的掉落在地上。

    “老刘!”对面的贺长民恰好注意到这让他目眦欲裂的一幕,嘴里发出声嘶力歇的呼喊,手枪迅速举起,对准了十几米外那灵活的身影。

    就在他即将扣下扳机的刹那,身旁的水泥管上陡然又跳下一人,这家伙就像一阵轻风,落地无声的出现在贺警官身后,挥手成刀迅捷的劈砍在他后脑勺上。

    咣!

    贺长民眼前一烟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对面的老刘已经倒在血泊当中,胸前的伤口犹如喷泉那样往外喷涌着鲜血,杀手正往剩下那两名警官扑去,击晕贺警官这人却用英语沉声提醒道:“不要杀这些警察。”

    或许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这句话无疑救了剩下那两个警员一命,眨眼间,两人的胳膊和腿上就各自被对方手里的尖刀戳出个血洞,惨叫着纷纷摔倒在地上。

    杀手一脸冷酷踢飞他们手里的武器,然后看也不再看他们一眼,转身走到翻倒的依维柯车门前,伸手将歪斜在一边的车门整个卸下来扔在一边,只见那名还带着手铐的杀手踉跄着爬了出来,看了同伴一眼,蹲下身从老刘的上衣口袋找到了手铐钥匙。

    而他那位拿着尖刀的同伴,已经用武器挑开了油箱盖,带着刺鼻气味的汽油不停涌出,瞬间就打湿了一片,陈凯那四个手下还要死不活的卡在车内,闻到这股汽油味,他们顿时意识到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在里面苦苦哀求起来。

    “大哥,别杀我们,我们什么都没给这些警察说!”

    “不要啊……”

    杀手冷冷的一笑,掏出汽油打火机,咔嚓一下在皮裤上点燃,甩手扔了出去。

    轰……

    汽油接触到火苗瞬间爆燃起来,杀手头也不回走向两名站在远处的同伴,只剩下车里传来一阵阵鬼哭狼嚎的声音,等他走出大约十几步远,依维柯轰隆一声炸了,烟色的浓烟冲天而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