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7章 强闯高尔夫球场
    吱……呀……

    门开开了,走在前头的男子见到秦菲菲一人,顿时诧异的说道:“咦?还有一个女人呢?”

    “这里本来只有我一个,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绑架我!”

    秦菲菲故意拖延时间,连珠炮似得发问,暗自焦虑的希望余诗能快点跑,千万别这时候还傻乎乎的讲什么义气留在外头。

    对方也不是那么好忽悠的,霎时就像明白了过来,二话不说走到近前,伸手想把故意挡在面前的秦菲菲推开到一边。

    可是当他的手刚递过去,秦菲菲居然一把抓住,张嘴就咬了上去。

    “啊呀!”男子吃痛,用力一挣就把还没恢复过来的秦菲菲甩了出去,噗通一下跪坐在地上,两个膝盖都磨破了皮。

    男子呲牙咧嘴的看向被咬过的地方,那里已经留下两排清晰的牙印,还有血水冒出来。

    “卧槽,你特么敢咬我!”

    男子气的一个箭步冲向秦菲菲,挥手一巴掌重重抽在秦菲菲的脸蛋上,秦菲菲也是个倔脾气,嘴角都破了硬是一声没吭,双开双臂一下抱住男子的小腿,张开小嘴就要往他腿上咬去。

    “还敢来!”

    在男子眼里,这女的简直就是个疯狗,气急之下一时倒忘了失踪的另一个女生,这次他眼疾手快,一把攥住了秦菲菲的头发,左手左右开弓,啪啪又是两个耳光抽在她脸上。

    这两巴掌差点把秦菲菲给打晕过去,为了给闺蜜争取哪怕多一秒的逃走时间,她就咬牙死死抱住对方的腿不肯松开。

    眼看男子脸上一烟,挥着巴掌还要再打她,另一个同伙已经快步走到通风口前,垫着脚往上瞅了几眼,看清楚窗口外空荡荡的防护栏却不见了踪迹,他急忙回过头,对正跟秦菲菲纠缠不清的男子吼道:“别特么浪费时间,那女的跑了,我去追,你马上把这妞带到船上去,再出任何岔子,老子一刀剁了你。”

    说完这人不等对方答应,甩开两条腿就跑了出去,秦菲菲只能拖住一个,眼睁睁看着对方快步消失在门外,暗中祈祷着:诗诗快跑啊,我只能帮你这么多了。

    被她紧紧抱住腿不放的男子,嘴里谩骂了两句,接着就见他从裤兜抽出一个电击器,指头按下开关,电击器前端闪耀着蓝色电弧,猛地往秦菲菲脖子上一凑,顿时只觉脑子一麻,霎时就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当男子追出来的时候,余诗已经穿过草坪踏进冰冷的江水里,她以前练过一段时间游泳,水性还算不错,当江水淹没的她的双肩,不由回头望向那栋灯火通明的小楼,一想到好姐妹还被困在里面,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不过她仍然记得秦菲菲的交代,稍微犹豫过后,她便深吸了口气,一个猛子扎入了水里。

    ……

    警方车队来到高尔夫球场门口就被尽忠职守的保安给拦下来了,哪怕贺警官已经通过扩音器命令对方打开自动伸缩门,可这两个坐在保安亭内的人员还是假装聋子一样,闷头拿起桌上的座机电话,这是打算要通风报信。

    “张风,把他们两个给我控制了!”

    既然已经认定失踪的女性就藏在这里,贺警官也早已做好了撕破脸皮的准备,拿起对讲机大声下达命令。

    两名警员拉开车门大步蹿了出去,抬脚踹开岗亭大门,闪身进到里面将电话线直接给拔掉了,又手指着这两个保安,呵斥道:“双手抱头,蹲下!”

    看着警察放在腰间枪套上的右手,怎么看也不像是在说笑,保安心知自己无法阻拦他们,老实听话的蹲下去,放在脑后的手腕子顿时一凉就被手铐给锁住了。

    张风找到墙边的控制键,伸手拍了下去,伸缩电动门徐徐收起,大门刚打开了一半,几辆警车已经呼啸着接连冲了进去。

    为了节省时间,警车直接冲上了草坪,在翠绿的草地上留下一串串清晰的车轱辘印,根据陈凯的口供,失踪人员就在紧邻江边的那栋豪华别墅内,必须赶在对方收到风声前,将他们人赃并获。

    几分钟时间,那栋江边别墅已经隐隐在望,几声猛烈的犬吠撕裂了清晨的宁静,警车风驰电掣的驶到别墅前的喷泉池边依次停下,警员们拉开车门,前脚刚一下车,就见别墅旁边的平房内陡然冲出几条狂叫不止的猛犬。

    这些家伙平常全是用牛奶牛肉喂养,个头堪比小牛犊子那么大,一身皮毛黝烟发亮,锋利的獠牙在晨曦中泛着寒光。

    它们跑动起来宛如箭矢,眨眼的功夫就窜出七八米远,看着敞开的狗舍大门,显然是有人故意把它们放出来,想给警方一个下马威,也可以用来拖延时间。

    情况危机,不想被这些恶犬咬伤咬残,就只能开枪才行,贺警官利索的拔出手枪,大声朝同事们喊道:“开枪!”

    手里的64式当先举起,砰砰就是两枪,冲在最前面那头杜宾犬长的也是最壮,身体应声炸出两朵血花,只见它在地上翻滚了一圈,然而又飞快的爬起,转瞬又朝这边扑了过来。

    贺警官手里的64警枪口径太小,打完一梭子恐怕也难以打倒这头膘肥体壮的杜宾犬,眼看对方纵身一跃,张着血盆大口直咬向贺警官的咽喉,电光石火间,他甚至来不及生出闪躲的念头,身旁却骤然响起一声闷雷。

    嘡!

    这头杜宾犬狰狞的头部在半空炸成了一团血雾,失去脑袋的庞大身躯直接从半空掉落了下来,只差不到半米,它或许就成功了,其它几头恶犬也在不断的炸响声中死的死,剩下的那些扭头就逃。

    尽管贺警官侥幸捡回了一条命,还是不免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回过身只见林风单手举着把造型粗犷的手枪,枪口还在往外冒着青烟。

    哐当!

    门前那两扇美轮美奂的大门让怒火填膺的警员给强行撞开了,十几名警察鱼贯着入内,二话不说就分成几个小队,开始挨家挨户搜索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