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9章 这是哪里
    “呜呜呜……呜呜……”

    昏迷中的秦菲菲让一阵女鬼索命般的抽泣声所惊醒了,费力一些力气才把眼皮撑开条缝隙,阴森森的四周伴随着时断时续的抽泣更觉渗人。

    好不容易适应了这昏暗的光线,总算让她看清蹲在旁边那个哭泣的人影。

    “余诗……”

    “唉妈呀!”余诗一个人蹲在那里伤伤心心不知哭了多久,乍一听见有人喊出她的名字,这个本就胆小的姑娘顿时吓得尖叫起来,一下子窜到墙角抱着双腿瑟瑟发抖。

    “别嚎了,是我啊。”秦菲菲还躺在地上有气无力的摆了摆手。

    “菲菲你醒了!?”看清说话那人是秦菲菲,余诗总算安静了下来,脸上还挂着泪痕三两步跑了过来,忍不住埋怨:“你刚才可吓坏我了,你一直睡着怎么喊也不醒,我都以为你快死了,现在看到你醒过来实在太好了……”

    就在余诗唠叨个没完时,昏迷前的记忆片断纷纷浮现在秦菲菲的脑海中,只记得为了逃避那些人的抓捕,她一口气冲到了马路上,然后原本是想找路过的司机求救,哪晓得那辆suv径直对直朝她撞了过来,分明就是故意要撞她。

    到底是什么人要抓她们两个,从目前的处境来看,虽然暂时似乎没什么危险,但她们显然是被人给关起来了。

    “我昏迷了多久?”

    秦菲菲胆儿可比同伴要大的多,只花了半分钟不到就理清了头绪,现在正琢磨着该如何带余诗逃离这里。

    不管对方处于何种原因拘谨了她们,事情绝不可能就这样结束,必须要尽快设法离开这里才行,如果出不去,至少要想办法通知家里人或者那个臭家伙,想来要是被林风知道她被人抓了,就算这里守着一支军队,他一定也会义无反顾的赶来。

    “哎哟,先扶我一把。”

    刚才躺在地上还好受一些,现在稍一动弹浑身都无处不痛,特别是后腰,感觉骨头都快断了一样,疼得秦菲菲眼里泪花都快溢出来了。

    余诗手忙脚乱的将她扶着坐了起来,一边朝着眼泪,一边诉说道:“那些人把我们关在这间屋子里差不多有一天一夜了吧,期间你一直睡着怎么喊都喊不醒,有个家伙还想对你毛手毛脚,我在他手臂上咬一口才肯罢休。”

    秦菲菲这时才注意到她白皙的脸蛋上有个红肿的手掌印,周围已经有些发青,这一巴掌显然打的十分用力。

    “是那个对我毛手毛脚的家伙,动手打的你?”

    秦菲菲有些愧疚的眼神看着她,以前一直觉得余诗胆子特别小,跟陌生人说句话都会脸红,还时常笑话她,可就是这么一个胆小内向的姑娘,却在短短一天之内两次舍身救她了。

    “脸上还疼吗?那个该死的混蛋,敢欺负我家诗诗,等林风来了,我非要让他剥了这混蛋的皮不可。”

    “只是当时有点疼,现在已经好多了。”

    秦菲菲像个大姐姐一样揉了揉她脑袋,扭头左右扫了一圈,这个只有几平米四四方方的房间,房顶的位置有一扇狭窄的换气窗,除此之外,空荡的房间连个水碗都没有。

    “诗诗,你被抓进来时,看清楚这周围是什么样子了吗?”秦菲菲开动起脑筋,思索着逃出去的法子。

    余诗摇了摇头,瘪嘴说道:“他们把我电晕了,我也是到了这间屋子里才醒过来。”

    “我猜抓我们的人肯定跟那个高利贷有关,等本小姐出去以后,一定带人来把他老窝给拆了。”秦菲菲信誓旦旦说着自己的猜测,一边走到墙角下,可这个换气窗起码有两米多的高度,就算她伸长手臂都还差上那么一截。

    “诗诗你把我抱起来一点。”

    秦菲菲也就不到九十斤的体重,而余诗却费了好大一番力气,才让她能勾到换气窗的位置。

    可是这探头一瞧,秦菲菲又傻眼了,换气窗看着就是个长方形的口子,可是外面却焊接了一根根钢条,简直跟牢房差不多,想要从这里爬出去,除非能把把钢条全部弄掉才行。

    秦菲菲还不死心,把手从钢条的间隙中伸了出去,摸了摸护栏下方果然是由几颗膨胀螺丝固定着它,只要拧掉了上下这几颗螺丝帽,也许就能把这护栏给弄掉了。

    可是这些螺丝帽已经锈蚀,秦菲菲咬着牙齿试了好几次都没能拧动一下,要是能有把扳手该多好。

    “我……我没力气了……”余诗满脸涨得通红,双手再难把持的住,两女一同惊叫着摔翻在地上。

    ……

    新任市长上台后提倡加快江海市的建设步伐,争取早日与国内一线城市接轨,众星集团高尔夫球场就是他上马之后,第一个招商引资来的项目。

    作为全省规模最大软硬件设施最完备的高尔夫球场,坐落在刘澜江上游,占地五十六万平米,内有湖水环绕,外围依山傍江,地理位置十分卓越,当初某家当地建设集团也同时看重了这里,出巨资与众星集团展开争夺,想把这块宝地打造成当地最高档的豪华别墅区。

    结果就在招标会的前一个晚上,这家建设集团的董事长出门遛狗却遭到枪手袭击,身中十几枪当场毙命。

    建设集团的董事长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任谁都能猜到点其中的端倪,但众星集团的老板绝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连专门负责此案的警察调查过他的背景之后,也显得畏首畏尾,加上某些上层人士的阻挠,这起枪击案一拖再拖迟迟破不了,最终拖成了一桩无头公案。

    有传闻,高尔夫球场最里面那家从不对外开放的私人会所才是真正奢侈的地方,如果没有得到主人的邀请,甭管再有钱是什么身份都无法进入。

    曾经有名胆大包天的记者听到传闻后,在好奇心的趋势下企图混进里面一探究竟,结果还没等他踏进屋子,几条堪比牛犊子那么大的杜宾犬就将他扑倒在地,一通疯狂撕咬,等到急救车赶到的时候,这人已经咽下最后一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