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6章 暴力逼供
    “说还是不说!?”

    “别动手,你到底想让我说什么啊?”张朝泽头破血流,死活不肯吐露出来。

    林风停下手冷眼瞅着他:“扬梅死了,她的尸体今早在江边被人发现,你知道吗?”

    “什么,死……死了……”张朝泽一脸意外的表情,看着倒不像是故意装出来的。

    林风点头:“如果你还有那么一点良心,就老实告诉我们,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你想就眼睁睁看着她被人害死无动于衷?”

    张朝泽眼里露些许犹豫的神色,显然他应该知道一点什么,不过这人自私自利惯了,也仅仅只是犹豫了片刻,就摇着头沉声:“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是她自己走的,跟我没有任何关系,警官你们就高抬贵手,我承认自己吸毒,要不你们抓我去戒毒所吧,扬梅在外面的事情,我一点都不清楚!”

    “她可是你女朋友,你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打也打过了,见死活从他嘴里问不出点什么来,许小冉也不免有些动摇。

    “她一个招呼没打就自己走了,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警官……”张朝泽显得一脸委屈,仿佛他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林风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似乎在判断他说的是真是假,许小冉也扭头望向床上那个衣衫不整的女人,随口问了一句:“你呢,知不知道一点什么,别怪我没警告你们,如果知情不报,一样是要坐牢。”

    “我……”女人正想说不知道,忽然瞥了眼缩在角落发抖的张朝泽,瞬间联想到刚才他把吸毒的事一股脑全推到自己头上,既然他不讲情义,那自己又何必冒着风险帮他藏着掖着。

    “对了警官,有个情况我想向你们汇报。”

    “说。”许小冉大喇喇的道。

    女人挪了挪身体以便凑的更近一点,随着她的动作,这在胸前的被子滑下去一边,从中露出抹雪白的颜色。

    女人也没在意,压低了声音说道:“其实这事也是听我一个姐妹说的,最近几个月张朝泽像是一下变成了有钱人,经常掏钱请大家喝酒溜冰,以前他就是个吃软饭的,可从没见他出手这么大方过,我那姐妹有次跟他在外面开房,他喝多了,说自己这些钱是在外面找高利贷借的,还哄的扬梅那傻女人帮他还钱。”

    “高利贷?!”一听到这个,林风瞬间联想到了死去的刘璐,对方也是被高利贷逼得跳楼自杀,难道这之间有什么联系,还是单纯只是个巧合,林风倒是宁愿相信前者。

    刚刚还卷缩在墙角装可怜的张朝泽,听见女人的话后,脸色霎时就变了色,一手指着对面那女人,破口骂道:“臭女人你特么想害我,什么高利贷,我怎么可能去借那种钱,警官你们可不要听她胡说。”

    女人露出嫌弃的眼神,撇嘴说道:“张朝泽你还装什么装,自己是块什么料当谁不知道,除了从扬梅那里骗钱花,你自己挣过一分钱吗?”

    张朝泽就说被人说中了软肋,脸红脖子粗的吼道:“就算我花女人的钱怎么了,这也不犯法吧!”

    “不要脸,我问你上个礼拜天,你请大家去‘舞夜年华’嗨皮,花了不止三万吧,你哪来的钱?还有星期五,你为了跟小花开房,买了个八千八百八的包送她,这些我可都是有证人,警官你们要是不信,我现在就可以给她们打电话。”

    昨晚还同床共枕的两人,一旦撕破脸皮,简直恨不得对方去死,女人说着就在满床的寻找手机,对面的张朝泽整张脸都气成了猪肝的颜色,指着这死女人,‘你’了好半天都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不用那女人打电话去跟朋友询问,只要知道有这么回事就行了,林风可不是警察,不用讲求什么证据确凿才能依法办案,他伸手一捞就抓住了张朝泽的手臂,在对方的惊呼声中,把人在地上拖着走到房子中间才停下。

    “说吧?”林风紧紧抓着他一条手臂,看似平静的眼神却散发着丝丝寒意。

    “警官你们不要相信这婊子说的话,她就一个人尽可夫的鸡,谁有钱就跟谁睡,这种人的话怎么能相信!”张朝泽仍然不知死字怎么写的叫嚣道。

    女人就算生活方面不检点,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骂是鸡,气的眼泪都在打转:“张朝泽你个畜生人渣,我跟你拼了!”

    眼看女人张牙舞爪的要扑上去跟他拼命,许小冉伸手把她往回一推,命令道:“你,到隔壁房间带着去,再要影响我们办公,我就把你带回局里验尿,知道后果么?”

    “我……”女人瞬间领会了她的意思,人家根本不是来查吸毒这事,万一要是惹毛了对方,那她也脱不开关系,戒毒所的日子可不比外面自在,暗中衡量过后,她悻悻的闭上嘴就这么裹着被子走进了隔壁屋,还懂事的把木门给关上了。

    她一走,房间就只剩下三人,许小冉点点头表示可以开始,林风自然不会客气,在张朝泽诧异的注视下,只见林风一声不吭捏着他一根手指头,毫无征兆的往后一拧。

    咔嚓!

    竭斯底里的惨叫声即将脱口而出的刹那,许小冉配合默契的拿起一只运动鞋,将鞋尖塞进了他大张开的嘴里面。

    刹时间,张朝泽仿佛就像被人强行暴菊了一样,一张脸挣的通红,脑袋左摇右摆的甩着,眼泪水就跟决了堤的堤坝那样滚滚落下。

    这家伙显然没想象中那么硬气,林风只不过才掰断了他右手上的尾指,就疼得差点大小便失禁了,等他的神经渐渐适应下来,绷直的身体软塌塌的倒在地上,许小冉伸手扯出塞他嘴里的运动鞋,蹙眉问道:“说还是不说?”

    张朝泽恐怕一辈子都没吃过这样的苦头,身上唯一那条裤衩都被汗水给打湿了,在对方咄咄逼人的注视下,他急促喘息着,依然嘴硬的摇头说:“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