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5章 渣男
    “退后。”

    林风一把将不解中的王大妈扯到背后,二话不说抬脚踹在木门上。

    哐当一声门就被弹开了,林风大步冲了进去,里面顿时传出一声女子的尖叫,接着才是一个男子呼痛的声音,许小冉落后两步,进屋就嗅到一股刺鼻的气味,站在窗口前的林风正将一个只穿着裤衩的披肩发男子按在地上难以动弹,旁边的席梦思上还半坐着一个裹着被子的女人,此刻正在那儿大声尖叫着,连露在外面的肩膀和胸前的沟渠都顾不得遮掩。

    “闭嘴,我们是警察。”

    许小冉径直上前对惊声尖叫的女人警告道,就在床头旁边摆着个塑料凳子,上面放这个脉动饮料瓶,瓶口插着吸管,许小冉一眼注意到放在瓶子旁边那个透明的小塑料袋子,里面装着一些白色细小颗粒。

    当她拿起来的时候,明显注意到眼前这女人的表情变了,眼神闪耀着惊恐与悔意。

    打开袋子捻出一点在指尖,许小冉在毒贩老巢当过卧底,对毒品有相当深厚的认识,只一眼就确认袋子里的毒品种类。

    “你们在这屋子里吸毒。”许小冉回头看着被林风死死压在地上的男子,一口咬定到。

    “我没有,是她,是她买的毒品……”这男的看面相就不是个有担当的人,被警察一问,立刻就出卖了昨晚还跟自己有个肌肤之亲的女人。

    “张朝泽你……”

    床上的年轻女子似乎也没想到对方会是这么个小人,当即吓的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手指着对方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我真的跟她不熟,昨晚才在酒吧认识,两位警官你们放了我……”张朝泽落井下石的嚷道。

    林风照头就给他一巴掌打在后脑勺上,冷声说道:“跟你没关系那你跑什么跑,我要是不踢门进来,只怕你都跳窗户逃了。”

    张朝泽唉的痛叫一声,心知吸毒这事瞒不住他们,眼珠一动又继续狡辩道:“我承认我吸了毒,可毒品是她带来的,警官你也知道我们玩音乐的时常需要灵感,所以偶尔也需要利用些东西刺激下神经,这在我们圈子是很正常,就算吸了几口,也没触犯法律吧?”

    “就你也配玩音乐?”

    林风把他手拧着从地上提起来,往墙角一推,命令道:“给我老实一点,不然有你的苦头吃。”

    “是,是,是……”像张朝泽这种没骨气的男人,被他一吓就老实听话的蹲在那里,脑袋啄米似得点着头。

    “大妈,这里没什么事了,要不你先去忙?”许小冉见门口探头探脑的大门,走上前准备把门关上,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并不适宜被外人看到,何况是这位多嘴多舌的大妈。

    “哦。”

    大妈正看到关键的地方,浑身的八卦细胞都在燃烧,可不甘心就这么走了,当许小冉把锁都崩飞的木门扣上,大妈又踮着脚回到楼梯转角,在那里竖起耳朵偷听屋子里的动静。

    林风点了只烟,蹲在张朝泽面前,看着他眼睛淡淡的问道:“说吧,扬梅去了哪儿?”

    听到他说出扬梅这名字,张朝泽嗖的抬起头,满脸诧异的道:“警官,你们找她来我这里干嘛,我早都跟她分手了啊。”

    “这房子的户主好像写着扬梅的名字吧,你就这么放心大胆带女人回来厮混,不怕她回来看到?”林风尽量控制着情绪,不让自己动怒,免得一失手把面前这个人渣打成残废。

    “她才不会回……”张朝泽说到一半突然反应过来,急忙改口道:“房子她都送我了,她又怎么可能回来,至于我跟谁交往跟她就更没关系了,你说是吧警官?”

    “那她去了哪里?”

    “这里混不下去,她就回老家了呗,我还给了她二十万,房子自然就归我了,等有时间再去过户就是了,这个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张朝泽继续在睁着眼说瞎话,林风那最后一丝耐性也给消磨光了,当他站起身时,许小冉眼角一跳,上前说道:“要不还是让我来问吧?”

    林风点了下头退开两步,见换了个女警官,张朝泽的眼神里分明松弛了几分,还没等他开腔,许小冉上前抓着他肩膀就是一记膝撞顶了上去。

    哐……张朝泽就像挨了一闷锤,眼珠差点都迸出眼眶,捂着肚皮吭吭唧唧的蹲下身去,要死不活的道:“你们……你们怎么打人……”

    许小冉可不是什么温柔贤淑的大家闺秀,对这种没脸没皮的人渣是极其的憎恶,下手自然不会怎么客气,冷着张脸问道:“少在我面前装疯卖傻,据我们掌握的情况,这两年你根本就没怎么上过班,全靠扬梅养着,你拿什么二十万给她,说吧,她人到底去了哪里?”

    张朝泽没料到自己的底细已经被调查的清清楚楚,心中暗恨自己多嘴,想出个二十万的幌子,结果现在一时间也想不出辩驳的理由,吭吭唧唧的半天,才嘴硬的说道:“那二十万是我找别人借的。”

    “找谁借的?”

    “叫什么名字,他电话是多少,怎么又哑巴了,能借给你二十万的人,不可能连个联系电话都没有吧?”许小冉连珠炮一样怼的他哑口无言,张了张嘴一时间竟然想不出合理的说词。

    “好吧,其实那二十万是我骗你们的,半个月之前,扬梅就因为钱的事跟我大吵一架,然后收拾东西走了,我知道她在外面有人,作为这些年对我青春的补偿,这套房给我不也合情合理吗?”张朝泽语气低沉的说着,一双眼珠却不老实的在地上打着转。

    刚说完,林风随手拿起地上的电吉它走了过来,拿眼神一瞟,许小冉识趣的退到那个女人身边站定。

    “你你你……要干嘛!”张朝泽注意到林风举起到头顶的吉它,一时间有些慌了声。

    咣!

    林风懒得听他在这里满嘴跑火车,轮起吉它兜头砸了下去,只听一声惨叫,吉它断成了两截,林风随手一扔,抓过放着冰壶的塑料板凳,兜头又是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