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2章 江岸女尸
    发现女尸的江岸位于城郊,距离秦菲菲失踪地点有十几公里的距离,在江水的推动下,一晚上漂出十几公里并不是没有可能。

    在路上的时候,虽然秦嫣极力不想相信女尸会是秦菲菲,可是眼泪却止不住的一个劲儿流淌着。

    林风开车只花了十分钟不到,就赶到了事发地,这里已经远离的市区,一幢歪歪斜斜随时都可能倒塌的两层小楼屹立在这块空地上,也吸引了流浪者和拾荒人员来这里居住。

    刑大的人员已经先他们一步到达了现场,许小冉刚刚下车,正在设置警戒线的大奎就向她招起了手,小女警加紧步伐走了过去。

    林风回过头,对正要下车的两人低声说道:“你们就在车上等着,我先去看看。”

    秦嫣拉开车门的手停了下来,略一犹豫才点了点头,秦恒也是,忐忑不安全都写在脸上,唯恐过去看见他最不愿见到的一幕。

    林风独自下了车,拉起警戒带便钻了进去,刑大的人几乎都跟他认识,大家都忙着自己手上的事情,也没谁吃撑了跑去拦他。

    水浪冲刷着黄沙淤积的岸边,江风徐徐吹拂在脸颊上,带来了丝丝凉意。

    蒋大国站在一具被白布覆盖着的尸体前,旁边还放着一个敞开的蓝色拉杆箱。

    “你来了?”蒋大国有些纳闷的招呼道。

    林风点点头没有吭声,默不作声走近过来,女尸被白布盖得严严实实,只有几缕烟丝露出一部分在外面,从外观根本分辨不出什么来,他蹲下身去,把手伸向面前这块白布。

    好久都没像现在这样的紧张过来,甚至能感觉自己的心脏正在剧烈的跳动着,一定不要是她……

    “哎……”正在拍照取证的女法医出声想要阻止林风的行为,不过见到蒋队朝她眨眨眼睛,也就悻悻的闭上了嘴。

    呼!

    一把掀起这张单薄的白布,出现在眼前,是一个侧躺着倦缩成一团的年轻女性尸体,散乱的发丝挡住了她大半张脸颊,只能看见一张苍白没有任何颜色的嘴唇。

    这不是秦菲菲。

    尽管心里已经有了七八分的把握,但林风还是屏住呼吸,用指头将那片发丝轻轻拨开。

    这是一张完全陌生的女子面孔,整张脸已经被江水泡的惨白一片,但从五官的轮廓还是看得出,她生前一定是个漂亮的女生。

    尸体呈现卷缩状早已经僵硬,大小刚好跟旁边那只拉杆箱的空间吻合,不用问也知道她一定是被装进箱子里扔进了江中。

    她身上什么都没有穿,胸口和大腿位置还有很明显的瘀伤,颜色深浅略有不同,说明她应该被人打过不止一次,饱满的胸前中间那团青色瘀痕最为明显,微微有些下凹的痕迹,看着应该是被人用鞋尖踢出来的。

    林风也不避讳,伸出指头在伤口附近按压了几下,很快就确定皮肉下至少断了两根肋骨。

    谁那么心狠,能把人骨头都给踢断了,在毁尸灭迹之前,似乎还担心这女子不死,又用扎带将她双手反捆在背后。

    简直是丧尽天良。

    确认不是秦菲菲以后,林风暗自松了口气,替尸体重新把白布仔仔细细的盖好,站起身,却注意到箱子里面放着两块厚实的钢板,估摸着自少有十几公斤的重量,这或许也是凶手为了让尸体沉的更彻底一些,特意放在里面的吧。

    正好年轻的女法医在向蒋大队汇报收集到的数据:“女死者死亡时间应该在十二到十四个小时,身体外表有明显的瘀伤,我怀疑她生前遭过虐打,具体的死亡原因需要回去进行解剖才能确定。”

    林风望着江面叹口气,在旁边补充道:“有一点你可能疏忽了,由于女死者一直泡在江水里,尸体外表特征会加速形成,所以她的死亡时间应该在八个小时以内,也就是昨晚的深夜,而致命伤是一截断裂的肋骨刺破肺部,她嘴唇边还有干涸掉的血沫没被江水冲洗掉。”

    “你……你怎么知道?”女法医应该是刚来工作不久,居然一脸大惊小怪的追问道,反倒是另一名正在收集证物的老法医,闻言不禁长叹了口气,或许是他也觉得自己这女徒弟还是太嫩了,连一些常识问题都能忽略。

    林风没有解释太多,拧着眉头继续说道:“如果我没猜错,凶手用脚尖踢断了女死者的肋骨,发现她一直吐血后以为她死定了,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送医,而是毁尸灭迹,所以才把她装进箱子里还特意放上铁块加大重量,只是他自己恐怕也没想到过,尸体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这个说来也巧,早上刘澜江上游的水电站开闸放水,所以把这只拉杆箱从上游江心冲了下来,浮浮沉沉的正好被一名路过的拾荒者发现,他以为捡到了宝,找了根长竹竿才把箱子弄上了岸,结果才发现了里面这具死尸。”蒋大国指了指对面树下蹲着的拾荒者,面对警察的询问,对方还在瑟瑟发着抖。

    林风点头表示明白,又接着说:“我想这个女死者多半跟前面那几起失踪案有关,派人好好查一查,或许能发现一些眉目。”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蒋大国扭头看着林风,那眼神仿似在说:你不干这一行实在可惜了。

    林风哪有心思当什么警察,他还急着过去给快要哭傻了的秦嫣报信,向正忙碌的许小冉使了个眼神,他便走出警戒线,刚坐到车上,就感觉背后那两道灼热的目光。

    “林风,到底怎么样了?”

    秦嫣眼巴巴的看着他,眼神带着毫不掩饰的祈求,唯恐听到她最怕的事情。

    “放心吧,不是菲菲……”

    听到答案,车厢内响起明显的出气声,秦嫣拍着胸口,眼泪又止不住的流出来了。

    女人就是水做的这句话一点不假,难过的时候要哭,高兴时也忍不住哭泣,林风抽出两张纸巾递到后面,秦嫣细弱蚊蝇的道:“谢谢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