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8章 秦嫣出现
    大意失荆州的左飞有些吃不住力,被踢得往后到退开几步,急忙拉开架势,阿木却没有趁胜追击的意思,还是那木讷的模样,扭头看着林风,似乎在征询他的意见。

    林风点了点头,阿木的眼中顿时出现了一抹亮色。

    “哟,这小子还有两手,不错,咱们再来!”

    左飞还不知道自己马上就要倒大霉了,随手拍了拍被踢中的部位,一脸轻佻的模样,显然还是没把对手太当成回事。

    认真起来的阿木,气势说变就变,当他闪身一个扫腿抽过去的时候,左飞脸上还挂着一抹讶色。

    太快了!

    左飞忙不迭伸手挡格,对方脚背蕴含着巨大的力量,胳膊硬挡下来后,竟然感觉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这还没完,左飞刚架住这一脚,观战的同伴却突然大声嚷嚷道:“小心背后!”

    呼!

    犀利的风响从脑后传来,就像有人拿着棍棒横扫过来一样,说时迟那时快,左飞勉强转过身去,漆烟的脚丫划出残影朝他脸上凶猛的抽了过来。

    咣……左飞身体一阵,脚下吃不住力气,不得不往后退开两步。

    可是他这一退,对方的气势瞬间暴涨,两条细长的胳膊和双腿异常敏捷迅速,犹如狂风暴雨般变换着不同位置向他袭来,几乎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

    左飞不住的格挡,但仍然不时挨上两下,阿木瘦小的身体内却充满了狂暴的力量,就算有所保留,一通拳脚把左飞打的闷哼不断,脚下更是一退再退。

    古印武术主要讲求一个柔字,就像阿木现在这样,每个部位仿佛都像面条那样的柔软,常常做出违背常理的动作,出其不意让人防不胜防。

    眨眼的功夫,左飞就被他暴风骤雨似得攻击方式打的有些难以招架了,脚下更是不断后退,脸上只剩下凝重,之前那份得意早已随着接连不断挥来的拳脚消失无踪了。

    现在的他只是在苦苦挣扎而已,任谁都看得出,落败只是迟早的事情,左飞不甘心啊,可是除了咬牙多抗两下外,却找不到一丝反击的契机,这家伙实在太灵活了,每当他抱着两败俱伤的想法挥拳打去时,对方总是以一些不可思议的姿势轻易避开他的拳脚。

    跟他打比跟林风单挑还要让人郁闷,这架简直没法打。

    左飞暗自叫苦不迭的时候,阿木又是一记鞭腿朝他脸蛋抽了过来,惊得他急忙往旁边一闪,咔嚓,背后那颗可怜的柳树成了无辜的替代品,足有成年男人手腕粗细的树干,竟然让对方给一脚踢折了。

    左飞还在惊骇当中,只见一脚踢空的阿木顺势上前半步,身体跟着旋转半圈,左脚一个后踢正正踹在他胸口上面。

    哐!

    左飞胸前留下个漆烟的脚指印,身体再难保持平衡,往后翻倒出去,当他翻身坐起想要起身,迎面一阵狂风呼啸,阿木就像大脚开球那样,单腿杵地,猛地抽了上去。

    这瞬间,左飞甚至能感觉头上的短发被这阵风给吹的往一边倒,躲已经没法躲了,只能在心头暗叫一声完蛋。

    想象中的疼痛并未出现,脚背停在离他脸颊不到五厘米的地方,甚至能清晰看见脚背皮肤上鼓起的一道道青筋。

    “我……输了。”左飞倒也干脆,直接开口认输,败在这个古印人手上,让他觉得极为羞耻,特别是之前他还耀武扬威的炫耀,结果瞬间就被打趴下了。

    周围并没有出现嘲讽或是调侃的声音,众人似乎都看傻眼,感同身受向他投去一个同情的眼神,别说放三天假,看样子每天这二十公里负重越野也免不了了。

    “还有谁要上来试试?”林风一脸奸诈的问,这回再没出现刚才那样你争我抢的局面,一个个我看你你看我的,就是没人主动站出来。

    “那……”

    “林风!”

    林风正要说话,背后突然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慌乱无助,还有一些耳熟。

    “大小姐。”魏阳正对着那头,第一时间就朝着林风挤眉弄眼。

    被他成为大小姐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秦嫣了。

    林风不知怎么想的,没急着回过身,只对身前这帮愣小子吼道:“都还愣在这里干嘛,还不给我去跑,动作快,二十公里……”

    众人输得无话可说,只能带着满腔怨念,扛起半人高的沙袋呼啦啦全跑光了,林风这才回过头,挤出微笑向气喘吁吁的秦嫣点头招呼道:“你怎么来了?”

    几个月不见,秦嫣像是消瘦了许多,雪白颀长的脖颈下能看清锁骨的轮廓,她出乎意料的一上来就抓住了林风的胳膊,语气急促的喊道:“菲菲她失踪了!”

    “失踪?”

    林风眉头一皱,没想到秦嫣主动找上门居然会是因为这个,他忽然一下想到了昨晚那个秦菲菲打来的未接来电,见秦嫣急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他不由劝慰道:“你先别急,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她什么时候失踪的?”

    “就昨天晚上。”

    秦嫣急促道:“她昨晚没有回家,也没有去学校宿舍,我连她认识的那些朋友也一一打电话全部去问过了,都说没见到过她。”

    “昨晚?快到十一点的时候她倒是给我打过电话,当时我正在洗澡,等给她打回去却一直提示关机。”听她这么一讲,林风也觉得有些蹊跷,难道是秦菲菲遇到什么危险,所以想到通过电话向他求救,结果却因为洗澡而错过了?

    “菲菲虽然喜欢玩闹,却从来不会在外面彻夜不归,我有种感觉她一定是出事了,林风,你一定要帮我找到她!”秦嫣一接到学校打来的电话,连妆都没化就直奔这里而来,此时的她看起来十分憔悴,眼眶里全是即将落下的泪水。

    “先别急让我想想。”

    秦菲菲如果真的遇到什么麻烦,必然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该从哪里查起才是问题的关键。

    “要不我们先去一趟学校,问问她同学,或许能找到一点线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