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5章 挟持者
    剧痛不断侵蚀着神经,疯狗大口喘息着,额头上豆大的冷汗一颗接一颗的掉落。

    “风……风哥……您大人大量,兄弟我知道……错了。”疯狗吐字艰难,身体摇摇欲坠,似乎随时有可能栽倒下去。

    见林风没有说话,黑虎又岂是心慈手软的人,重新举起钢管,厉声喝道:“给我站直了!”

    “是……”疯狗一咬牙,硬着头皮把身体挺的笔直,周围的人早已吓的连大气都不管多喘一口,眼看黑虎卯足了力气又要再次砸下,林风终于开口说道:“行了。”

    钢管贴着疯狗那只血肉模糊的手掌停了下来,如果林风出声再晚上一秒,黑虎势必会狠狠砸下去,因为他心里比谁都清楚,如不能让林风消气,那倒霉的人就不是疯狗而该是他了。

    哐当……黑虎把钢管往地上一扔,冷声对侥幸逃过一劫的疯狗呵斥道:“还不谢谢风哥。”

    “谢谢……谢谢风哥。”疯狗握着开始变得麻木的右手,连声向林风道谢着。

    “现在去医院,这只手应该还能保得住,下次记得把手放老实点。”

    林风瞥一眼他的手说道。

    “知……知道了风哥。”现在疯狗在林风面前,乖的比儿子还听话,不然都不用林风动手,黑虎第一个就会宰了他。

    “你走吧,其他人该散也散了。”

    林风很无趣的摆着手,一帮人不用黑虎吩咐,扔掉手里的家伙,离开前纷纷向林风表示感谢,刚刚还拥挤的场面顿时一清,只剩下扬馨馨一伙儿和对面的黑虎哥三人。

    黑虎清楚,林风不喜欢跟他们这种出来混的人打交到,但这丝毫不妨碍黑虎讨好他的意图,只见黑虎双手毕恭毕敬捧着自己名片递到林风面前,等林风随手拿过,他才点头哈腰回到车上,一溜烟开走了。

    这事算是和平解决了,遭得最惨的袁畅和杜军被赶到的救护车给拉走了,杜军上车的时候,望向林风的眼神带着明显的惧意,看样子借他几个胆子,也不敢再打蔚薇的主意了,试问一个连黑帮老大都需要毕恭毕敬对待的人物,能是普通人吗?

    至于之前还瞧不起林风的那几个人,此刻却缩着脖子陪着笑容,不断挥手目送着林风骑上小踏板载着蔚薇离开,这才各自散去。

    ……

    时间不停流失,空荡荡的走廊不时刮来一阵凉风,医院这种地方特有一种阴冷的感觉,光线昏黄的过道中不知不觉就只剩下秦菲菲和余诗两女了。

    “菲菲,快十一点了,再晚回去宿舍就该关门了,反正有老师在这儿守着,要不咱们明天再过来好吗?”胆小如鼠的余诗最怕就是医院这种地方,特别是一到晚上,那风呼呼刮着,远处那些光线照不到的地方,仿佛有黑影在来来回回的飘荡。

    要不是秦菲菲拖着,她早都想回学校去了,说这话的时候,牙齿都在不听使唤的打着颤。

    “嗯?这么快就到十一点了?”秦菲菲放下手机,抬头望着对面急救室的大门,从刘璐被送进去以后,就一直没出来,只偶尔有护士脚步匆匆的进出,这样也不知是好是坏。

    就在留在这里守着,也帮不了刘璐什么忙,秦菲菲想明白这点,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迈步往前走着说:“那走吧,我们回去,明天一早再来。”

    “唉,你别走那么快好吗,等等,我害怕。”

    余诗加紧脚步追了上去,跟在秦菲菲身边才感觉稍微安全了一点,可那双眼珠,还是十分惊恐的在左右瞄来瞄去,似乎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能把她吓得大声尖叫起来。

    笃笃……笃笃笃……

    走廊响起两女单调的脚步声音,秦菲菲现在也是没那个心情,要不然在这里讲个鬼故事,效果一定很好,非把余诗给吓晕过去不可。

    两女走出医院来到大马路上,余诗感觉就像重新回到人间了一样,望着呼啸而过的车辆长长吁了口气。

    “这鬼地方,连出租车都不好打。”秦菲菲踮着脚尖望向远处,寻找着出租车的踪影。

    余诗心有余悸的轻拍胸口:“大晚上能别老提鬼啊鬼的吗?怪吓人的。”

    “瞧你这胆子,咦,好像有车过来……”秦菲菲急忙朝着灯柱射来的方向挥手。

    倒是余诗瞧得更加清楚一些,那车显然不是什么出租车,忙拉了拉秦菲菲不断挥动的手臂,小声提醒道:“别晃了,那不是出租。”

    话没说完,一辆白色面包车径直驶了过来,吱嘎一声在两女跟前停下,驾驶室的车窗只打开了一半,一个长着龅牙的男子在里面问道:“小妹妹请问一下,第一人民医院怎么走啊?”

    “背后那么大个招牌你自己看不到啊?”见果真不是出租车,心情不好的秦菲菲没好气的答道。

    对方的样子看着有些猥琐,不像什么好人,余诗生怕秦菲菲的坏脾气会激怒到对方,忙不迭指着身后不远的大门入口说道:“那里就是人民医院的入口。”

    “哦,那谢了啊。”

    “不客气。”

    余诗拉着秦菲菲往旁边走去,谁知这男的拉开驾驶门探头说道:“唉,等一下,还有个事要想再请教你们。”

    “麻烦。”秦菲菲心情不好,嘴里嘀咕着直接把头扭到一边,只当什么都没听到。

    余诗没她那么任性,又疑惑的调头走回几步:“还有什么……”

    她话刚刚一讲完,只见身前的面包车车门哗啦一声拉开了,从里面窜出个带着头套的男子,二话不讲冲上来一手揽住她的腰,另一手捂在嘴上,手法十分娴熟,转头就把余诗往面包车里拖去。

    抢人!

    乍一遇到这种情况,秦菲菲整个人都懵了,愣愣的立在那儿还没反应过来,这时面包车车厢另一边和副驾室门全都打开了,两名同样蒙着头套的男子朝她飞快跑了过来。

    眨眼就快被拖进车厢里的余诗不知哪来的力气,双手死死抓着还未来得及关上的车门,一下挣开了捂在自己嘴上的大手,对愣在那里的秦菲菲大叫道:“快跑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