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2章 拦路报仇
    其实不止是他,其他几人也多少有点这方面的顾虑,刚才只是没人提起,他们自然不可能不顾面子,说出自己的顾虑,那不是让人笑话嘛。

    既然袁畅主动提出散了,众人也就顺水推舟同意下来,只有几个女的脑袋还不怎么转得过弯,一时间有些拎不清楚,酒都才喝了一瓶不到,怎么这么快就要散了。

    “服务员买单。”今晚袁畅做东,起身朝站在门外的服务员喊了一声。

    见他们也要走了,蔚薇和林风只好停下,总不能说这点时间也等不了。

    服务员推开门进来,脸上带着几分疑惑:“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

    袁畅拉开皮夹,抽出信用卡递过:“我说买单,刷卡吧。”

    服务员却不接,摆着手说:“不用了,丽姐刚才交代过,风哥在这里的所有消费都是免单的。”

    “风哥,你说谁?”众人诧异的你看我,我看你,一时没反应过来,显然没谁会联想到林风身上。

    只有蔚薇望着林风,眼神带着几分好奇,既然没别的事情,服务员转身准备出去,临走前对林风说道:“风哥那我先出去了,有什么事就叫我。”

    “好。”

    服务员刚一离开,众人顿时就不淡定了,特别是扬馨馨仿佛不认识林风了一样,走上前十分失礼的在他身上来来回回打量,还带着一脸不肯相信的撇嘴说:“风哥?你不会是先去付了帐,故意让服务生这么说的吧?这一顿只怕要好几万块,想不到你还挺舍得。”

    她这表情像是在说,别打肿脸充胖子了。

    看样子,她是打死也不会相信林风有这面子,只当为了泡上蔚薇,下血本在众人面前演戏。

    林风笑了笑,顺着她意思点头说:“差不多吧,我以前在这里当过保安,老板还欠我工资,所以这次就当抵账了。”

    “这还说得过去,对了,这地方当保安工资应该不低吧,三千还是五千?”扬馨馨继续追问,故意加重保安两字的发音,就像故意说给蔚薇听的。

    或许在她看来,一个是保安,一个是镇长,该如何选择,只要是脑子没坏应该都不会选错。

    “差不多。”林风还是那幅不温不火的样子,就连蔚薇都有点看不下去,主动岔开话题说道:“既然账也结了,那我们就走吧。”

    “蔚薇,咱们微信加个好友,以后常联系。”

    “还有我也要……”

    出了皇朝大门,众人互相添加了联系方式这才挥手告别。

    停车位早已经满了,其他人的车全停在外面,扬馨馨把自己当成了今晚的主角,并没有先上车离开,陪着众人边走边聊着,袁畅驾驶着那辆宝马不紧不慢的跟在后头。

    “对不起,没想到同学聚会是这样子。”蔚薇落后几步跟林风并肩走着,眼里露出歉意的神色,杜军走在前面,却不时回头往她的方向瞥上一眼,显然他还在记挂着对方,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蔚薇却对他并不感冒,整晚上面对杜军的搭讪,只是礼节性的回应了几句。

    林风明白她的意思,伸手揉了揉她脑袋,正要说话,走在前面的众人忽然传出一阵惊呼,只见在前方那片路灯照不到的阴暗处,突然间窜出十几二十个手里拿着棍棒的家伙,浩浩荡荡来到路中央,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果然,麻烦还是找上门来了。

    众人停了下来,又是一阵密集的脚步声从他们身后传出,后面的岔路口此时也涌出一群人,杀气腾腾的样子很明显就是冲着他们来的。

    这下可好,前后路都让人给堵了,被他们包夹在中间的几人惊得脸都白了,看对方这架势,今晚只怕有大麻烦了,被男士挡在身后的女孩早已吓得瑟瑟发抖,当扬馨馨看到那个摸了她屁股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家伙,此刻正站在人群中朝她狞笑时,小脸唰的一下就全白了。

    “怎么办?”

    “报……报警……”遇上真正的黑社会,杜军第一时间马上想到寻求警察的帮助,可是对面的人既然出现在这里堵他,又怎会傻的容许他有报警的时间。

    刚播下号码,鼻青脸肿的那人就带着同伙杀气腾腾的逼近过来,对方人多势众还全部带着武器,这下就算借众人几个胆子也不敢反抗,亮堂堂的刀片往几个男人脖颈间一架,顿时吓的这帮社会精英们腿都软了。

    “日尼玛,还敢报警!”男子劈手夺过杜军手里的电话,瞄了眼上面的数字,嘴里发出一声狞笑,突然毫无征兆挥手就是一个大耳巴抽了过去。

    啪!

    在女人的惊叫声中,这一耳光显得异常响亮,杜军被抽的晕头转向,嘴张叫道:“我是兴隆镇镇长,你们要敢打人,我保证警察不会放过你们!”

    他本以为报出自己的身份,对方多少会有点顾忌,毕竟大小他也是个官,难道这些家伙还无法无天想要造反。

    但是他显然不够了解,这些出来混的人,有时候把面子看的比性命还重要,在江海市这地方区区一个镇长唬的住谁。

    “哟,原来还是个当官的,吓死我了。”男子拍着胸口,大惊小怪的叫唤道,说着脸上忽的一变,狰狞的说:“老子不但要揍你,还要废了你们几个。”

    说完,还没等杜军做好心理准备,这家伙一记黑虎掏心重重捣在他腹部,哐的一声,痛的杜军佝偻着腰跪倒在地上,今晚喝进肚里的酒水一股脑从嘴和鼻孔里喷了出来。

    “艹,真臭!现在涨记性了没,还要不要叫警察来抓我?”

    男子大喇喇的拍打着杜军煞白的脸蛋,杜军却彻底老实下来,捂着肚皮一脸痛苦跪在地上,却连吭都不敢吭上一声。

    “还有你!”

    男子转过脸,手指向坐在宝马车里的袁畅,大步走上前去,轮起手里的钢管猛地朝引擎盖砸下。

    哐!

    光滑的引擎盖上瞬间多出个显眼的凹痕,心疼爱车的袁畅却没敢吱声,眼看男子勾了勾指头,心知躲不过去,为了少挨几下,他只好老实的推开车门走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