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9章 面子
    被称作丽姐的领班,其实以前只是许若曦手下的一个公主而已,自从许若曦离开了以后,她才被提拔上来,当过公主的女人哪个不是八面玲珑,刚一露面就认出了袁畅,扭着细腰走上前热情的说:“原来是袁哥来了。”

    “嗯。”

    能被这里的领班认出来,似乎也是件值得骄傲的事,至少证明自己也是经常出入这里的熟客了,袁畅对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一手搭在扬馨馨肩上说道:“一会儿我有几个朋友要来,给我们开间大包吧,老规矩,送的酒水果盘这些可不能少。”

    丽姐闻言没像以往那样爽快的答应下来,反而露出为难的神色:“袁哥,你们今天来的有些晚,大包全都有人,连中包都满了,最小的包厢倒是还有一个,你看……”

    “满了?”袁畅有些不高兴了,当着女友和杜军,他要连个大包都要不到,面子往哪里搁。

    “那你就帮我想想办法,没大包至少也要腾出个中包才行,我们人多,小包房根本就坐不下。”

    丽姐立刻歉意的一笑,丝毫没有要帮他想办法的意思:“不好意思,袁哥,真的全部满了,来人都是客,我们总不能把客人往外面撵吧。”

    她还有句话憋在心里没讲出来,像袁畅这种角色,在皇朝的贵宾名单中连号都派不上,平常是客气才叫他一声袁哥,实际也就那么回事,就算得罪了也没所谓。

    “那算了吧,要不我们换个地方。”见袁畅的脸色不是很好看,杜军在旁边打圆场说道。

    袁畅却一摆手,不太领情的说:“丽姐,你这可就不给我面子了啊,我可是经常带朋友来给你们捧场,连这点小忙都不肯帮?”

    丽姐还是那一脸为难的神情:“这……真的没有了。”

    显而易见,丽姐说什么不会为了他而得罪其他客人,就在袁畅感觉骑虎难下,想发火又忌讳这家夜总会的势力时,左右张望的丽姐忽然眼神一亮,定格在默默站在他们几个最后的林风身上。

    她正要主动招呼,却见林风在背后向她摇了摇头,显得极其低调。

    装逼的最高境界就是像他这样,明明一句话就能解决所有的难题,偏偏装出一副没见过市面的**丝样子,抄着手在旁边看笑话。

    丽姐并未能完全领会到林风的意思,只当他有什么话不方便当面说,但既然是林风的朋友,那自然就要另当别论,丽姐当即露出恍然的神色,拍了拍额头,娇声说道:“瞧我这记性,楼上还有间豪包正好空着,袁哥你要觉得怎样?”

    豪包的价格虽然昂贵,不算酒水服务费,光是一晚的包间费就足以抵得上袁畅三个月的工资了,不过好在他家底子厚,也不差这几个钱。

    “行,那就给我们开个豪包。”

    “请跟我来。”

    丽姐扭着细腰在前面领路,后面的扬馨馨边走还在边给蔚薇介绍这里的环境,声音大的连落后几步的林风都能听的一清二楚,她那指点江山的架势,宛如这家当地闻名遐迩的夜店是她开的一样。

    一路走来,林风碰见不少的熟人,当对方发现他正要招呼时,林风却总是很低调的向他们点点头。

    在丽姐的带领下,众人来到二楼最里面那间,也是最豪华的包厢,瞧着门上001的编号,袁畅很满意的一笑,像这种地方,夜总会一般都会长期留着不对外开放,只为了用来招待贵客,丽姐既然将一号间拿给他们使用,足够说明,他袁畅的面子在这里还是挺管用的。

    当进到房间,看到这足有四五十平,装饰奢华金碧辉煌的一号包厢内景时,连自称见过不少市面的扬馨馨都惊讶的合不拢嘴,坐在柔软的真皮沙发上,鼻尖飘荡着一股淡淡的香气,这气味跟其它那些包房中挥之不散的酒水气味完全不同,十分好闻。

    丽姐还有别的工作要忙,替他们安排好就关门出去了,临走前还颇有深意瞄了眼林风。

    她前脚一走,扬馨馨一边感觉在同学面前倍有面子的同时,一边又有些心疼的对男友说:“亲爱的,这里怕是要花不少的钱吧?”

    “出来玩就图个开心,花几个钱算什么,只要你高兴就好。”袁畅拍了拍女人的手背,其实心里也正在暗自估摸着,以皇朝的消费水准来看,这房间怎么说一晚上也要一两万吧,还不算酒水之类的消费。

    没坐几分钟,房门推开了,一名穿着长裙的气质女挽着个带眼镜的中年男子进入房间。

    “菲菲!”

    “琴儿……”

    三个女人聚在一起又搂又抱,还没等说上话,门推开又同时走进来两对。

    不用问,这肯定也是同学和她们的男友老公了,多年未见,女人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坐在一起唧唧咋咋的说个没完,除了蔚薇,其他几个女生都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浑身珠光宝气,不像是出来放松更像是互相攀比来了。

    大到衣服鞋帽小到口红粉饼,都值得她们互相攀比一番,谁混的好还是不好,从服饰的品牌就能分辨出来一二,无疑蔚薇是众女之中,穿着最平凡的一个,浑身上下,连个金的物件都没,更别提什么lv包包香奈儿香水之类的奢侈品了。

    几个男人自来熟的做成一圈,先互相递了名片,眨眼就熟的开始称兄道弟,所聊的话题自然也离不开工作股票政策什么的,他们似乎故意忽略了林风,有意无意把他排挤出了圈子之外,谁让他一身穿着那么寒酸,怎么看也跟他们不是一类人。

    林风巴不得清净,一个人单独坐在角落,耳边竟是这些人高谈阔论的声音,坐在另一头的蔚薇也跟他差不大多,两人视线碰撞在一起,无声的苦笑着,看样子蔚薇已经开始后悔起来参加这个无聊透顶的同学聚会了。

    “打扰了。”

    房门推开,丽姐带着服务员进到房里,亲手将两瓶皇家礼炮放在众人身前的茶几上,还有果盘小吃应有尽有,摆了一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