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4章 跳楼
    就在林风跟蔚薇坐在快餐店里吃的正欢时,两道倩影从出租车下来,也来到了悦欣广场。

    “菲菲,你说今中午被警察抓走那高利贷,不会回来找我们报仇吧,他离开时的眼神好可怕,要不我们还是早点回去吧?”

    乖乖女余诗就像是胆怯的小兔,一路跟随着秦菲菲的脚步,脑袋左看右看,似乎只要有任何一点风吹草动就会扭头逃跑。

    秦菲菲大喇喇的摆手:“安拉,他还在派出所里蹲着了,上哪儿来找我们报仇,再说他要敢来,我难道会怕他不成,你别这么胆小,什么事有姐在了!”

    她拍着胸口大包大揽,径直朝对面那家德克士走去,余诗跟在身后,心想:就是因为有你,所以才吓人好吗?

    穿过一排造型别致的灯箱,两女来到台阶下面,余诗正想推开门进去,却被牵着手的秦菲菲给一把拽住了。

    “怎么呢?”

    余诗回过头,却见秦菲菲一言不发盯着对面那扇透明玻璃窗,不,应该是坐在靠窗位置那一男一女的身上,两人边吃边聊着,画面十分和谐,看着就像一对普通的情侣。

    可秦菲菲的眼神就有些不对了,那凝聚成束的目光就像要穿透玻璃,在背对这方向的男子身上戳出两个洞来。

    尽管只是背影,但她已经可以百分百确认对方就是林风那臭家伙,就算化成灰她都能一眼认的出来。

    自己还在这里整天闷闷不乐,这家伙倒好,竟然在外面又有了新欢,看着他们有说有笑的样子就来气,这感觉就像原配发现自己的老公在外面包养了小三似得,恨不得马上冲进去将两人通通暴打一顿。

    不行,我要冲进去找他们吵吵,那这臭家伙不就知道了本小姐还在乎他吗?

    气死人了!

    秦菲菲纠结一番,还是决定不让这臭家伙看轻,谁让他这么久都不来找自己,哪怕是一个电话也好啊。

    “走。”

    想清楚后,她一拉同伴的手,转身就往台阶下快步走去,毫无防备的余诗差点让她拽倒,踉踉跄跄了两步,纳闷的问道:“你刚才不还说要吃草莓圣代么,怎么走到门口又不进去呢?”

    “我现在又不想吃了,走,回学校!”秦菲菲臭着张脸,心里面打定了主意,回去就做个小人诅咒他天天牙疼屁股痛!

    “啊?”

    余诗还一脸懵逼,这不刚刚才来,怎么转眼就又要回去了,于是忙小跑两步,好奇八卦的追问道:“你认识他们?”

    秦菲菲把头一昂,没做任何考虑的说:“不认识。”

    “可是……”

    “好了,别这么八卦。”秦菲菲正在气头上,不给她追根问到底的机会,连拉带拖回来马路边,招手拦了一辆出租。

    平时由于工作太忙的原因,秦嫣和秦恒很晚才会回来,秦菲菲也干脆搬来学校宿舍,只有周末才回那个变得冷冷清清的家。

    出来不到半个小时,两女又坐着出租车回到学校,之前还雄赳赳气昂昂的秦菲菲此刻却焉了,有气无力走着,都不知余诗在那里碎碎叨叨说了些啥。

    “快点,教学楼那里有人跳楼了!”

    几个匆匆而过的同学,其中有人忽然说了一句。

    “跳楼?”

    秦菲菲恰好听到这句,抬头正要一问究竟,只见那几名同学已经快步走远了。

    “唉菲菲,我们宿舍在这个方向。”余诗只觉身子一歪,就被秦菲菲强行拖着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你没听见他们刚才说有人跳楼吗,走我们也去看看。”

    “啊,还……还是不要去了吧?我害怕。”

    秦菲菲无视闺蜜的哀求,强拖着她往阶梯教室的方向跑去,果然,还没转过弯就听见沸沸扬扬的声音,当走出这片绿茵,教学楼外的空地已经里里外外站了一大圈的人。

    听闻有学生跳楼,现场瞬间赶来数百名学生围观,教员和保安也飞快的赶来现场,一边派人安抚已经站在四楼护栏外的女学生,一边报警焦急的等待着消防官兵赶来救援。

    前面已经被人群围堵的水泄不通,只能听见保安和教员在圈子里大声嚷嚷着:“都退后!退后!”

    原本秦菲菲只打算站在人群后远远看着,但是当她看清站在护栏外,随时可能跳下那名女子的模样时,表情瞬间就变了,一拉吓得闭上眼余诗,大声问道:“你看看那人,是不是我们中午在餐馆见到的女生,对了,她好像叫刘璐。”

    一听是认识的人,余诗只好睁开眼,一脸惊悚的望着上方,借着灯光的照明看的还算清晰,过了三五秒,才不太确认的说道:“好好……好像真的是她!”

    “糟了,该不会是我们害了她吧?”秦菲菲脸色难看的说。

    虽然她仗义出手也是出于好心,想帮这可怜的女孩一把,免得被那人渣毁了她一生,可要是因此害的刘璐跳楼自杀的话,恐怕她以后会良心难安。

    不管出了什么问题,必须先把人救下来再说。

    打定主意的秦菲菲走上前,用力推挤着挡在前面的人群,嘴里嚷嚷道:“同学让一让,上面那个是我朋友,让我过去。”

    前面的人听着她的叫喊,纷纷自发让开一条同路,让两个女生能通畅的来到最前面,一名上了年纪的老保安张开手挡在她们前面,苦口婆心的道:“等退回去,不许进去。”

    “那是我朋友,就让我们进去吧,没准我们能救她。”秦菲菲焦急的说。

    保安坚决的摇头:“那也不行,你们就别来添乱了,这里有老师在不用你们。”

    周围的人陡然发出一阵惊呼,两女忙抬头去看,只见悬在护栏外的刘璐已经松开了一只手,只单手抓着栏杆,身体左摇右晃,随时都有掉下来的可能。

    “让开!”

    秦菲菲一看情况紧急,猛地用力把老保安推的坐倒在地上,蒙头就往里面跑去,以她马首是瞻的余诗咬着嘴唇有些歉意的看了眼保安大叔,也忙埋头跟了过去。

    就在两女即将走进大楼的一刹,站在护栏外的刘璐却不顾几名老师的呼喊,轻轻松开了手里的栏杆,消瘦的身躯在同学们的尖叫惊呼声中,从四楼高的地方径直坠落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