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9章 报警
    在对方不要脸的威逼下,这女生估计想死的心都有了,最终还是扛不住压力,犹犹豫豫的站起来。

    “这就对了嘛,走吧,时间不早,具体的情况我在路上说给你听。”男子阴谋得逞,嘿嘿一笑,露出一嘴满是烟垢的牙齿。

    他这时才注意到直勾勾盯着这里的秦菲菲,做贼心虚的把眼睛一鼓,朝秦菲菲呵斥道:“你看什么看?”

    秦菲菲原本考虑到自己势单力薄,还在犹豫要不要去管这闲事,现在被他这么一吼,这暴脾气哪能忍得了,只见她当即把手里的筷子往桌上一拍,当着男子的面走到女生旁边,伸手把她往身边一拽,奉劝道:“同学,别听他的,你要是答应了他的要求只会越陷越深,这种列子难道还少?相信我,不然你迟早要被他卖了。”

    “可……可是……”女生长的还挺文静,有几分摸样,只是想不明白她为啥要犯傻找这些打着校园贷幌子的吸血鬼借钱。

    女生吸取过前面惨痛的教训,自然清楚答应债主的要求只会让自己越陷越深,可她已经被逼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了,要不然她之前又何苦作践自己按对方要求去拍什么果照。

    “过来。”男子见女生又露出犹豫不决的神情,忙伸手想把她拽到自己身边。

    “别过去。”

    秦菲菲却强行拖着女生的手退后一步,摆明是要跟对方叫板。

    她倒是行侠仗义了,却把同伴余诗吓的够呛,桌子下的两腿一个劲打着哆嗦,对面可是放高利贷的烟社会,万一等下动起手,她们两个女生还不被活活打死?

    可目前双方已经剑拔弩箭,余诗想劝秦菲菲,却又害怕被那一脸凶相的家伙注意到,只能用无比纠结的眼神望着他们,脸蛋都快要吓白了。

    男子似乎也有什么顾忌,没有像她猜想中那样一个大耳刮子给秦菲菲抽过去,他只冷冷说道:“小姑娘,她欠我钱,还钱天经地义,我劝你管好自己就行,少管一些闲事。”

    “她是我同学,我就要管,放高利贷的我警告你,马上给我走,不然我就报警!”秦菲菲单手叉腰,一手将女生护在身后,始终不给男子有靠近她的机会。

    “报警?哼,那你报啊,我李涛什么没见过,还怕你?”男子两手一抱,露出两条胳膊上花花绿绿的纹身,那样子似乎再说:有能耐你就报一个试试。

    这次,还真就遇上个不怕事的主,秦菲菲立刻扭头对还坐在饭桌前的余诗说道:“打电话报警,就说有人被高利贷敲诈勒索!”

    “我……我啊?!”余诗张着小嘴,那摸样就像快哭出来了。

    对面又是一声冷哼,秦菲菲的手机还放在桌上,这个关键时候怎么能掉链子,急的她直眨眼睛。

    总归友情还是战胜了恐惧,余诗颤抖着手播下110,对方刚一接通,李涛投来个凶神恶煞的眼神,余诗快喘不过气,忙不迭移开视线,胆颤心惊的说:“我要报警。”

    “算你们有种,我记住了。”李涛依次望着两女点点头,眼中凶光毕露。

    秦菲菲毫不示弱的把胸口一挺,斥道:“快滚。”

    对方却没像她想的那样扭头就走,嘴里冷笑几声,眼神变得愈发阴鸷。

    毕竟是在大学门口发生的事情,辖区派出所接到报警,只用了不到五分钟就见一辆警车停在了饭馆门口,一位民警和个协勤从楼梯走了上来,刚露面,李涛就带着笑容大模大样的招呼道:“张警官。”

    他们之间似乎认识,秦菲菲暗自叫糟,脑子里情不自禁的就把事情往最坏的方向去想。

    警匪勾结,烟色保护伞这些纷纷蹦出脑海,脸色瞬间就难看了几分。

    张警官上来后并没搭理招呼他的李涛,而是在众人身上扫了一圈,公事公办的口吻问:“刚才谁报的警?”

    他有这种反应也在情理之中,这里是公共场合,他要立马回应了李涛,不就摆明告诉大家,他们之间有勾结吗?

    秦菲菲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么回事,而同伴余诗早已紧张的说不出话,见状她只好挺身而出:“是我打电话报的警。警官,我们是江大的学生,而他是放高利贷的,逼着我同学去卖身还钱,刚刚还恐吓威胁她!”

    “恐吓,你有证据吗?”

    李涛嗤笑一声,又扭头解释道:“张警官,我可是守法公民,而且我们白天鹅贷款公司也是正规经营手续齐全,绝对没有任何问题,是她们故意找茬,借钱不还想赖账,还报假警,啧啧……现在这些女娃子仗着大学生身份,该好好教育教育了。”

    “胡说,你们明明就是高利贷!还不上你们的钱,就逼她去卖身,我和同伴都亲耳听到了。”

    “证据呐,拿不出来小心我告你们毁谤,什么高利贷不高利贷,都说我们是正规合法经营的贷款公司,是她自己主动找我们借的钱,合同上可是有她的亲笔签名,还想不认账?”

    张警官是辖区老警察了,自然清楚这个李涛的底细,他们打着贷款公司幌子私底下做的那些缺德事也多少知道一点,不过像这种经济纠纷最不好处理,按照以往,也就是劝说她们走法律程序,有证据就去起诉,当警察也不容易,特别是基层民警,谁也不想管这摊子烂事。

    “还说没有,你还拿果照威胁她,如果不按你说的去做,就把照片发给她的家人朋友!”秦菲菲得理不饶人的叫嚣道,她已经看出来,李涛跟这警官最多也就只是认识,谈不上多大的交情。

    “行了,让当事人自己说,是不是真有这么回事?”张警官不想看他们继续纠缠下去,眼神落在秦菲菲身后的当事人身上。

    当事人低垂着头,嘴唇微微颤动却一直没有吭声,这可把秦菲菲急得跺脚,在旁边努力的劝道:“快说啊,你现在要是不能勇敢站出来,那他以后还会变本加厉的对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