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6章 你自由了
    曾经害的无数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邪教,就在这一夜之间湮灭。

    大局已定,林风将剩下的扫尾工作交给除他之外职衔最高的军官负责,他则带领众人驱车去往直升机坠毁的方向,很快就在一处小山坡后发现那架被烧的漆烟的直升机残骸。

    除了这些仍冒着烟烟的机体碎片,四周到处散落着没有燃尽的纸币,他们还在附近找到了几具烧成焦炭的人类,残缺不全的尸体被高温燃烧的面目全非,早已分不清哪具才是烟仔和辛格拉,但从尸体数量上看来,应该一个不少全都在这里了。

    林风弯腰在脚边捡起一张被烧掉三分之一的美元,印在上面的富兰克林人像似乎正在向他颔首微笑着,散落在四周的钱币种类很多,这些全部都是从信教徒那里搜刮来的血汗钱,数量多的难以计数,但大多都已经烧的残缺不全,跟废纸没什么两样。

    他原本以为还能找到一两箱子金条,目前看来是没戏了,不过也不是全无收获,左飞兴匆匆的从对面走来,手里还捏着个发烟的木盒:“老大你看,我捡到这个不知是什么东西?”

    当左飞将方盒子递过来时,林风敏锐感觉到站在身旁的阿木呼吸明显急促起来,盒子里面的东西似乎对他十分重要,一脸欲言又止,最后却又强忍下来。

    林风不动声色的拿过盒子,扭开锁扣打开一瞧,盒子里摆着块红色绒布,却并有没什么值钱的玩意儿,绒布只包着一个拳头大小的物体,像是什么动物的心脏,但奇异的是,这颗心居然犹自在有规律的颤动着。

    这到底是……

    林风扭过头,却发现阿木两眼直勾勾的盯着他手上的盒子,不,应该是那颗跳动的心脏才对,无意中握紧的双手出卖了他此时心中的想法,或许是太过忌惮林风的实力,所以他才迟迟犹豫不决,没有立刻出手抢夺。

    就这么个不起眼的东西,能让辛格拉几个逃走时都随身带着,又被阿木如此重视,甚至不惜翻脸抢夺,只能说明,它对阿木至关重要。

    这颗犹自跳动的心脏,或许就是辛格拉能控制阿木的关键所在,只要掌握在自己手上,也许就能像辛格拉那样控制阿木,让这杀不死的怪物为自己卖命了。

    “阿木……”看出其中关键的林风瞬间做下了决定,回过头直率的望向对方。

    阿木的心头此时也在犹豫不决着,忽然听见林风叫自己,紧绷的身体不禁一抖,差点就一拳挥了过去。

    “嗯?”他木然的回应一声,按捺住出手强抢的冲动,因为他心里十分清楚,就算强行动手,能抢回来的几率也不会超过一成。

    面前的华夏人看起来还不算太坏,与其冒着九死一生的风险拼死一搏,还不如听天由命好了,大不了就是换个主人卖命而已。

    暗中一番衡量,阿木片刻做下了决定,紧握的双拳也逐渐松开。

    “盒子里装的是你的东西吧?”林风瞅着他问道。

    原来他已经全部知道了!

    幸好没有出手,不然只要他捏碎这颗心脏,那自己就必死无疑了。

    “是。”额头挂着几颗冷汗的阿木老实的回答道。

    “那现在……物归原主,你自由了,记得,以后别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不然我会亲手把你扔进油锅。”

    林风说完,随手将木盒连同里面加快跳动的心脏递到阿木面前。

    “你……不要?”

    阿木低头看着盒子并没立刻伸手去接,脑子一时间似乎有些转不过弯,愣愣的问了一句。

    “我拿它干嘛?做成烤串,撒点孜然一口吃了么?”林风笑了笑,往他手里一塞,转身朝四周那些手下嚷道:“收队,咱们该回家了。”

    “老大,这满地下的钱咱不要?要不再找找,或许还有没被烧坏的……”变回人样的魏阳,手里捏着几张完整的美金,无比肉痛的说道。

    “嚎什么嚎,咱们车里不是还有一箱子金条,这点钱别要了。”林风招呼大家上车,没再看愣在那里的阿木一眼,大步往停在不远处的吉普走去。

    我自由了?

    阿木手捧对他至关重要的木盒,一脸不敢相信看着林风的背影,周围那些战士片刻就走的一干二净,只剩他一个人还愣愣的杵在原地。

    车队启动,调转方向往原路返回,这一刻,眼角有些湿润的阿木总算回过神来,看了眼逐渐远去的车队,又低头看了一眼木盒里的东西,他像是下定了某个决定,深吸了一口气,接着拔腿追了出去。

    “等等我……”

    ……

    告别了依依不舍的葵山一家,狼牙全体成员开车浩浩荡荡驶往华免边境,一路上林风的话很少,眼神注视着窗外飞速倒退的景物,一个人发起了呆。

    “怎么,你如果想去找她,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坐在前面的肖心琼一脚踩下刹车,头也不回的说道。

    想到等在家里的老婆和儿子,有些心动的林风只轻叹了口气,既然给不了人家承诺,又何苦再去伤害她。

    “回家吧。”酝酿了许久,他只说了三个字。

    ……

    车队穿过边境线,有那层特殊身份在,接到通知的边防直接就放行了,当他们进入淅川境内,几辆警车和社会车辆组成的车队从高速入口驶了出来,并以更快的速度逐渐赶超着他们。

    “老大,我们好像被警察给盯上了,怎么办?”对讲机传来另一辆左飞的声音,即便明知被警察盯上,声音却听不见任何慌乱,还带着点跃跃欲试的意思。

    他似乎想跟后面紧追不舍的警车来场高速飚车。

    林风扭头瞥了眼后方车辆,当注意到对方悬挂着江海车牌时,嘴角不由露出一抹微笑,拿起对讲机淡淡的道:“正常行驶就行,对方是朋友。”

    他要不补充一句,真有些担心这帮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子,对人家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后面的警车很快就撵了上来,其中一辆与林风乘坐的汽车在路上并驾齐驱,车窗打开,顿时露出蒋大国那张不苟言笑的国字脸,隔着几米距离,只见他把右手伸出窗外,竖起了大拇指。

    警车拉响警笛,前后护送着车队往江海方向驶去,那些不明内情的社会车辆见了,还以为是某位高官出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