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3章 逃走的金刚
    眼前的大号旅行箱里居然塞了满满一箱子金砖,一块叠着一块整整齐齐的码放在一起,粗略一算,这里至少有上百公斤的重量。

    略微错愕之后,林风立马就反应过来,他们这是想跑!

    这座宫殿肯定准备有逃生通道,狡猾的家伙故意让手下的小鱼小虾暴露,吸引所有人的注意,以便他们能顺利逃走。

    当即来不及多想,艺高人胆大的林风一边使用通讯器向众人交代一声,一边甩开大步,朝着前面这条漆烟深邃的通道跑去。

    对方离开的时间不长,现在去追应该还能追上,静寂的通道中只听见他单调急促的步伐,跑出几十米远,已经能够看见前方几个模糊的身影。

    他们似乎早就知道跟在背后的林风,所以就一直等在这里,当林风出现在视野中的刹那,几个人纷纷开枪朝他射击。

    枪林弹雨中,炸雷般的枪声有节奏的响起,这几个企图先发制人的家伙,在枪响中一一摔飞出去。

    一个呼吸间,对面五人全部毙命,狭长的空间内只有炸雷的枪响还在回荡,林风举着手枪,凌厉的眼神在周围漆烟的空间中来回游弋。

    呼……

    脑后骤然有微风传来,林风霍地转过身,搭在扳机上的指头压下了一半,可是眼前并未出现人影。

    难道是错觉?

    望着空荡荡的通道,林风脑海里难免出现丝疑惑,就在这刹那,原本该空无一人的身旁陡然有一条腿踢来。

    这一脚踢的出乎意料,以至于连林风也遭了道,握枪的手腕一震,手枪顿时脱手飞上了天。

    林风的反应速度也是相当的迅捷,枪脱手的瞬间,根本不见他有任何的犹豫,转身一记鞭腿猛地向偷袭他的那人踢去,只听一声闷响,对方腰上结结实实挨了这一下,身体像个皮球翻滚出去几圈。

    直到这时,天上的手枪才刚刚掉地,林风正要捡起,却见被他全力一脚踢飞的家伙,竟然像屁事没有似得,一个鲤鱼打挺重新站了起来,然后右腿一蹬,又以奇快的速度冲刺回来。

    面对这极为难缠的家伙,林风不得已只能放弃捡枪的念头,直起腰时对方已经出现在眼前,挥拳往他胸口打来。

    咣!

    拳尖重重击打在林风胸口,嘴里不禁发出声闷哼,这家伙的拳头好硬。

    他不是没能力躲开,只是想着速战速决而已,当对方挥拳砸在他胸口上时,藏在衣袖中的军刺已经出现在手上,扑哧一下,锐利的刺刀齐根没入了对方的心脏。

    搞定。

    把军刺完全捅入对方要害,林风暗中松口气,拼着挨上一拳总算解决了这个有些难缠的对手。

    然而,还没等他将正在滴血的军刺从对方胸口拔出,诡异的一幕却出现了,只见面前这本该死掉的家伙嘴里发出‘桀桀’的怪笑声,双手快速往他脖颈间一搭,右腿膝盖猛地顶了上来。

    咣!咣!咣……

    错愕中的林风下意识用手挡格着接二连三的膝撞,就在对方换气的当口,猛地一把挣脱抓在肩上的双手,抬脚就朝对方踹了过去,而对面这家伙也是同样的反应,双方的右脚几乎同时踢在对方身上。

    两人各自倒退了几步,暂时停下了手。

    这都弄不死他,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林风单手捂着被踢中的部位,眼里露出活见鬼的神情,只见对面那人正伸手握住还刺在他心口的军刺,就这么若无其事将其一点点从身体里扯了出来。

    借着那点微弱的光亮,他总算看清楚站在对面这怎么都弄不死的对手居然就是永生教的教主!

    想不到永生教还真有一点名堂,难怪能在短时间内就迅速崛起。

    林风想起上次在电脑上看到的那段视频,这家伙被几把长剑捅穿还能若无其事的站起来,现在看来十有**是真的。

    叮当……

    那把染血的军刺被教主随手抛在地上发出声脆响,也将林风飘远的思维逐渐唤了回来,教主抹了把还在流血的伤口,又大喇喇的朝他走来。

    不管如何震惊,林风始终不肯相信世上还有永远不是的人,就在对方大步走来距离不到五步时,他眼神一凝,先发制人迈步冲了上去。

    呼!

    朝脸上捣来的一拳被林风单手稳稳握住,教主眼里顿时出现些许错愕的神色,没等他有机会挣脱,林风空着的左手一把按住对方光秃秃的脑袋,照直往墙上撞去。

    哐……

    闷响声夹杂着教主的痛哼,原本足以让人脑浆崩裂的一撞只是让他感觉到有些疼痛,仅此而已,林风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所以并不觉得惊奇,将教主光秃秃的脑袋和身体死死按压在墙壁上,脚下迈步往前蹿出几步。

    教主的脸皮在石头组成的墙壁上剧烈摩擦着,凡是抹过的地方,留下一条深红色的血印,甚至还能见到破碎的皮肉组织。

    林风狠辣的手段让教主痛的不顾形象的惨叫起来,但作用也仅此而已,疼痛难忍的教主在情急下灵机一动,抬脚踹在身前的墙壁上,巨大的冲力让他和林风一同翻倒在地上。

    没让教主有喘口气的机会,林风一把勒住他脖颈,翻过身用膝盖弯死死抵在他背上,同时两手用力死命往后收紧。

    嘎吱……嘎吱……

    教主被勒的直吐舌头,两个眼珠瞪出眼眶,可他就是不死,哪怕林风使出吃奶的力气,这家伙居然还有余力挣扎,这回像是真的活见了鬼。

    他虽然自信能击败对方,却怎么都杀不死,继续耗下去总有力气耗尽的时候,到时就到了林风的死期了。

    教主挣脱不开脖颈间的锁喉手,而林风又弄不死他,两人一时间相持不下,林风始终不信这个邪,眼神落在远处那把掉落在地的手枪上。

    当教主蓄力试图挣开束缚,林风却在他付诸行动之前果断松开了手。

    这其中肯定有诈,教主瞬间想明白这一点,不等起身用力往前翻滚几圈,等他爬起来,却见对面的林风已经拿起了手枪,烟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这个方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