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1章 配合得宜
    弟弟妹妹稚嫩的脸庞出现在眼前,千叶美佳本已黯淡的眼神瞬间迸射出一缕精光,在强烈的求生意识驱使下,倾倒的身体却奇异的一扭,险之又险避开了刺向腰间的长矛,然而从另一个方向袭来的武器她却无论如何也躲不过了。

    眼看她娇小的身躯也许在下一秒就要被钢剑拦腰砍断,背后陡然传出一声枪响。

    噗!

    眼前这大光头在枪声响起的刹那,炸成一滩肉糜,千叶美佳甚至都不用回头去看,光听枪声就知道,是主人在她最危机的时候赶来了。

    处于对林风的绝对信任,千叶美佳任凭透支的身体直挺挺倒了下去,果然在零点几秒后,又是几声闷雷般的枪声接踵传来,正围在千叶美佳身边试图伤害她的几个神将,霎时就像头顶挨了一铁锤,纷纷头部炸裂而亡。

    百米开外,林风单手平举着大号手枪,脚下速度不变,枪口却在不间断的喷出火舌,能做到这样的,这世上恐怕找不出第二个人来了。

    已经能熟练掌握变异诀窍的周可可,眼见同伴身处险境,没经过林风允许便在奔跑途中变身成了猫女。

    瞄!

    只见她四肢着地,身体一蹬一弹就冲飞出去七八米远,速度敏捷的宛如猎豹,仅眨眼间她便出现在一名神将跟前,对方同样也发现了她,双手轮圆了重剑横着往她身上一扫。

    就在呼啸的剑刃即将把周可可一刀两断时,不见她有多余的动作,在这电光石火间轻盈的跃起,零点几秒后刀刃紧贴着她脚底‘呼啦’一声割过。

    在刀刃去势未尽之前,周可可迅捷的从半空扑击而下,兜头将来不及闪避的神将撞倒在地,半跪压在他身上,锋利的双爪交错而过,等她窜向另一名敌人时,躺在地上的神将满脸是血的翻滚哀嚎起来。

    对付这群邪教的中坚分子自然不会有半分客气,林风和肖心琼拿着手枪,就像挨个点名一样,不停开枪将眼前的敌人击杀。

    俗话说功夫再高也怕菜刀,只能依靠近身作战的神将瞬间伤亡惨重,抵近之后,肖心琼手中的双枪发出爆豆般的枪响,那些赤着上身露出满身疙瘩肉的神将,还没把自己练到钢筋铁骨的地步。

    往往枪声一响,必有一人中弹倒地,在五十米内,以肖心琼的枪法可说是弹无虚发,等打光两个弹夹,眼前几乎找不到一个还能站着的敌人。

    神将除了拥有强健的体魄,还必须对永生教绝对的忠诚,可说都是被彻底洗过脑的怪物。

    正当众人合力清剿这些邪教骨干时,跟辛格拉等人失散后一直猫在颗大树后的昻山眼看有机可乘,做贼一般弓着腰向虚弱不堪的许小冉靠近过去。

    嘡!

    林风一枪将向他投掷长矛的家伙爆头,正更换弹夹,眼角的余光却陡然发现一个鬼祟的身影正往许小冉所在的方向而去,当他转头看去,时刻留意着他们一举一动的昂山十分聪明的将许小冉挡在身前。

    “别动,不然我先杀了她!”

    昻山一手抓着许小冉衣领,右手上的弯钩径直抵在她脖子上,冰凉的触感让那上面瞬间多了一片细密的鸡皮疙瘩。

    见林风将枪口对准了过来,昂山连忙压低脑袋,断腕上的弯钩轻轻在她脖颈间一划,那里顿时出现一道殷红的血痕,只听他厉声威胁道:“我说了别动,你要敢再动一下,我就割断她喉咙。”

    这家伙极其的狡猾,始终将自己藏在许小冉身后,根本不给任何人机会,就这么拖着她一步步往后倒退,想要逃往宫殿方向。

    由于投鼠忌器,林风缓缓将枪放下,旁边的肖心琼也一样,找不到一枪毙敌的机会,只好无奈的放下武器。

    “算你们识相。”

    昻山明白自己这次赌对了,抓着许小冉就像抓住了免死金牌,嘴里发出得意的笑声,然而他很快发现,站在对面的林风正不断眨着眼,似乎有些不对,就像是在跟他手上的人质发送信号。

    他正要警告对方别想耍什么花样,挡在前面的许小冉突然昂头,用后脑勺猛地撞了过来。

    咣!

    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对面那几人身上的昻山措不及防,顿时被撞个正着,这一下许小冉用尽了全力,几乎把他鼻梁都撞断了。

    昻山情不自禁闷哼一声,抵在许小冉脖颈间的铁钩难免出现一丝松弛,就在这刹那间,只见林风放下的手枪突然抬起,像是瞄也没瞄就扣动了扳机。

    嘡!

    橘红色的膛焰在枪口前闪现,晕头转向的昂山只觉腿上一麻,身体便不受控制的歪倒下去,原来林风刚才那一枪径直将他左脚小腿给打断了,等倒在地上,昻山才感觉到那阵钻心的剧痛。

    短短几天,他的右手和左脚就被同一个人开枪打断,就算活下来,将来也只能以轮椅代步了,相信如果时间能够倒退,打死他也不会再去招惹林风这杀星。

    只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卖,而今天注定了将是他的死期。

    凄惨绝伦的惨嚎从昻山嘴里发出,那种难以形容的剧痛几乎让他失去理智,满地打着滚,林风将许小冉交给陈新颖保护,走上前一把揪住他头发,直接将人提着往悬崖边走去。

    相信陈新颖正在山下用望远镜注视着这里的一举一动,就是手里这家伙用残忍的方式毁了她容,现在到了为她讨回公道的时候。

    周遭的枪声已经变得稀稀拉拉起来,神将几乎被屠戮殆尽,武装人员付出惨重的伤亡后,也跟着辛格拉沙旺等人逃进了宫殿后门专门开辟的办公区,继续负隅顽抗。

    来到风声呼啸的悬崖边,林风把人往地上一扔,单脚踩在昻山的背上。

    “你……你不能杀我,我是葵山的儿子,你如果杀了我,他一样不会放过你!”像是死狗一样趴在地上无法动弹的昻山,为了活命还在不断的叫嚣道。

    哗啦!

    回答他的却是子弹被送入枪膛的声音,林风冷冷的说道:“来之前葵山曾经委托我,替他除掉你这个不孝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