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8章 烧死叛徒
    金承平趴伏在地上,血水混合着豆腐渣一样的脑浆,沿着岩壁向下流淌,烟仔和昻山并未发觉,他们还躲在后方安全处,一边欣赏辛格拉处死的叛徒,一边等着捷报传来。

    山脚下,林风确信已经干掉了对方,随手将狙击枪扔在座位上,向站在车边的中校团长下达了攻击命令。

    随着命令下达,一步步逼近的步兵方阵齐齐停住脚步,最前排手持防暴盾牌的战士一同蹲下身体,露出后面一排手持警用38mm转轮防暴发射器的战士。

    士兵将枪口斜指着天空,指头扣动扳机,只听一阵‘嗵嗵嗵’的声音响起,粗短的枪口喷出一股白烟,十几枚催泪瓦斯被射向天空,划出一道抛物线从人多密集处落下。

    见开了火,对面的信教徒也不甘示弱,捡起地上的石块不断抛掷过来,不过这种攻击手段根本无法对装备圈套防暴装备的前排士兵造成多少伤害,就算偶尔石头从头顶落下,也不可能打碎士兵的头盔。

    白色烟雾弥漫,暴动的人们很快就尝试到了催泪瓦斯的厉害,人群中不断响起剧烈的咳嗽,小孩的哭喊,还有一部分年老体衰的信徒,更是被呛的喘不过气来,在化学气体的刺激下,不断留着泪,掐着自己脖子倒在地上抽搐。

    对面的攻击还未停止,又一轮垂泪瓦斯往密集的人群中投射过去,数万人的信教徒人挤着人,当冒着白烟的催泪瓦斯从头顶落下,那些人拼命向旁边躲闪,结果却造成更大的混闹,踩踏时有发生,许多人没有倒在敌人的枪口下,反被自己人弄的遍体鳞伤奄奄一息。

    连续发射过几轮催泪瓦斯后,左右两边的步兵方阵开始一齐往前推进,移动速度陡然加快,这些士兵脸上带着呼吸面具,左手一面圆形小盾,右手拿着一米长的橡胶警棍,左右个五百人,就这么向着密集的信教徒阵营冲了过去。

    慌乱中的教徒全靠信仰支撑着战斗,眼看士兵杀来,这些眼珠发红的人也咬着牙硬着头皮迎了上去,双方刚一接触就展开了激烈的战斗,然而,饿着肚子又缺乏有效指挥的信教徒,光靠手里的木棍菜刀又哪里会是龙精虎猛的士兵对手。

    别看教徒人多势众,却根本施展不开,士兵保持着紧密的阵型不闪不避,警棍从上空劈头盖脸的砸下,每向前推进一步,就有成片的信教徒满脸是血的倒在地上痛苦哀嚎,被奉若神明的永生之神却并不能庇护他们,每时每刻都有人倒在士兵脚下。

    军方才只出动了五分之一的士兵,数万人的信教徒就像土鸡瓦狗一般,被揍的溃不成军,催泪瓦斯冰雹似得不断掉落敌人后方,混乱正在逐步加剧,照这势头,恐怕要不了一个小时就能将这数万人全部击溃。

    一切都朝着预想中的场面进行着,林风还算满意这帮士兵的战斗力,或许他们只算二三流的军队,但在普通人面前,他们就是彻彻底底的战争机器。

    正当他准备发布第二道命令时,手持望远镜的肖心琼忽然指着圣山方向,大声提醒道:“快看那里!”

    还在敞篷吉普车上的众人一起往她手指的地方望去,只见圣山上的那片漆烟的天空,正被火光染成红色,只不过由于角度的关系,并不能看到哪里到底在发生什么。

    林风眉头皱紧,似在寻思什么,站在旁边的陈新颖却不淡定起来,惶恐的指着那片天空喊道:“他们是要处死救我出去的那个女孩,枫……林风,快去救救她!”

    来的路上,陈新颖已经将她逃出来的经过细致的说了一遍,当听到是紫袍圣女救了她时,林风几乎已经可以百分百断定,救她的人就是许小冉,只可惜许小冉没能逃出,反而因此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一见火光升起,林风也顿时意识到情况不妙,要是许小冉有个任何三长两短,就算杀掉他们一百次也于事无补,于是他当机立断拿出通话器,原定最后施行的行动计划不得不提前进行。

    “开始行动!”

    话音落下,林风翻身跳下汽车,狼牙公司的员工也开始行动起来,五名穿戴重型作战盔的队员手里提着防暴盾牌朝着圣山脚下的入口强行推进过去,穿戴作战服的菜鸟一二队成员紧跟在五人的身后。

    他们手持的防暴枪将依靠动能伤人的橡胶子弹不停发射出去,那些拼命阻挡在前方的信教徒,被橡胶子弹打的往后跌飞,这或许不会致命,却能让他们瞬间失去战斗能力,严重者甚至连骨头都断了。

    挡在前方的几百人连坚持一分钟都做不到,瞬间倒满一地,小队继续往前方突进,周围那些被洗脑的信教徒见他们要攻上圣山,纷纷调转方向,不要命似得猛冲过来。

    然而他们大多数没跑几步,就被弹头击中,摔在地上嗷嗷惨叫,再多人也难以靠近一步。

    林风紧跟在小队身后,跟随众人向前大步迈进,紧皱的眉头却不时望向天空。

    ……

    许小冉被麻绳五花大绑在空地中央的木桩上,她赤着的脚下堆满了木材,在辛格拉残忍的命令下,几名武装人员,正拿火把将她脚下的木柴引燃。

    “都给我住手!”不知何时,赤着上身只穿着条喇叭裤的教主出现在众人身后,他脸上明显的怒意,一脸焦急看着逐渐被火焰包围的许小冉。

    负责放火的几人一看见教主出现,纷纷停下手,把视线投向另一边的辛格拉。

    教主加快步伐来到辛格拉跟前,面对他毒蛇一般阴冷的眼神,居然有些胆怯,带着几分哀求的道:“她是我的人,能不能放了她。”

    这并不是一个教主面对属下应该表现出的态度,但周围的人却像见怪不怪,默不作声等待辛格拉的决定。

    “你敢违背我的命令,我亲爱的教主大人?”辛格拉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教主却像极为畏惧,懦弱的低下头,辛格拉扭过头,那双阴冷的目光落在许小冉身上:“继续,给我烧死这叛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