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5章 许小冉被擒
    当许小冉被擒住时,湍急的河水已经把陈新颖推的越去越远,逐渐向中心飘去,现在的水温估计只有几度,手脚没多久出现冻僵的感觉。

    体能消耗过大的陈新颖很快意识到,若是不尽快游上岸,她很可能会被活活淹死在水里。

    经过刚才那一番险死还生的狂奔,她早已累的眼皮都快睁不开了,真想就这么两眼一闭静静的睡去,死活对现在的她其实并不那么重要了。

    不过想到为了救她被抓走的许小冉,还有随时可能步入圈套的枫林,她似乎顿时又有了力气,手脚拼命的划动着水波,就这么在跟河流的抗衡中,一点点往岸边靠近。

    短短几十米的距离,却耗光了她所有体力,完全靠着最后一丝执着,她手脚并用着总算爬上了河岸,甚至顾不得身下布满尖锐的小石子,就这么仰面瘫在河边,大口呼吸着清新的空气,任凭河水不断冲刷着她颀长的双腿,现在连动一下指头都难。

    就这样过了不知有多久,昏昏沉沉的陈新颖感觉稍微恢复了一些体力,这才双手撑着地面,艰难的站起身,回头望去,瓦洛镇已经变得无比遥远,只剩下指甲壳那么大一丁点。

    想来镇上的人,正沿着河流在四处搜索她的踪迹,这里其实也并怎么不安全,陈新颖两手拧了拧被水浸透的白袍,摇摇晃晃沿着河岸继续往前方走去。

    就这么赤着脚踩在漆烟湿滑的河岸边上行走,眼前几乎什么都看不见,只有河水冲刷的声响和昆虫的鸣叫陪伴着她,走着走着,脚尖忽然踢到一块石头的棱角上了,她嘴里发出一声惊呼,身体往前栽倒下去。

    这一下把她摔的不轻,脚指头更是传来阵钻心的剧痛,忍着疼抬起凑近眼前一瞧,右脚拇指上的指甲盖给踢掉了,只剩下血糊糊的一片。

    陈新颖从小到大何曾吃过这种苦,肿痛的眼眶又有泪花在里面打转,但经过连番打击的她明显要比以前坚强不少,心知软弱没有任何意义,如今只能自己靠自己。

    她从长袍撕下一截布条,深吸口气,然后用布条在受伤的脚趾上缠绕了几圈再打上个结,做完这一切已经疼得她额头见汗,永生教的人一定还在到处搜索她的踪迹,不走留在这里迟早会被他们抓到。

    喘过几口粗气,陈新颖又咬着牙齿重新站起,一瘸一拐的继续往前走着。

    走了大约半个钟头左右,她才拐上正路,这里距离西枝市区不知还有几十公里,希望天亮之前能赶到目的地。

    就这么一直走到快后半夜的时候,昏昏沉沉的陈新颖已经记不清自己走了多远,正当她打算找个地方坐下来歇一歇的时候,路边的野草地里忽然响起一阵细密的踩踏声,这跟风吹动枝叶的声音完全不同。

    记得以前曾经听谁提起过,他在瓦洛镇到西枝这片原始山林见到过野狼的踪迹,该不会是真的吧?

    这想法刚刚在陈新颖的脑海中浮现,那阵踩踏声变得清晰起来,就在转瞬之间,道路前方陡然出现几双萤火般的绿光。

    霎时,陈新颖立在原地不敢动弹,背上的寒毛根根立起,随着萤火般的光亮一步步接近,她只能不住的往后倒退着。

    “别……别过来……”陈新颖用只能自己听见的颤声说道。

    好不容易逃过了永生教的追捕,千辛万苦才走到这里,眼看就要去见枫林了,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一群吃肉不吐骨头的野狼。

    它们是要准备吃了我吗?

    当嗅到那随风传来的腥臭气息,来自内心的颤栗让陈新颖连站都站不稳了,就在她摇摇欲坠之时,两团萤火陡然加速窜了过来,距离还有四五米远,它已经跃起在半空,露出嘴里的锋利獠牙。

    噗通……陈新颖往后趔趄两步,最终一屁股坐在地上,野狼巨大的身影出现在她眼前,霎时,一束灯光骤然出现,照亮了从半空扑来的野狼还有它身后几只体积稍小的同伴。

    嘡!

    炸雷般的声音响起,利齿几乎触碰到陈新颖额头的野狼就像被一柄大锤扫中,‘嗷呜’一声往后跌飞出去,巨大的身躯摔倒在离她不到两米的地方,只见它无神的双眸中赫然多了个乒乓球大小的血洞。

    最大的头狼死的,狼群中传出一阵哀鸣,它们似乎明白无法与对面的敌人匹敌,纷纷头也不回蹿入那片茂密的植被中,转瞬就逃了个一干二净。

    疝气大灯将几十米内照的亮如白昼,陈新颖紧闭着眼睛,只听见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刚刚狼口逃生的她脸上却见不到丝毫庆幸的神色,要说起来,她宁可被狼群吃掉,也比落在永生教这群畜生手里要强许多。

    可她哪还有选择的权利,或许这就是命,老天注定不让她再见枫林一面!

    车队早已停止下来,几名穿着迷彩服的士兵出现在灯光照射下,陈新颖徐徐转过身,手里暗中捏着一块石头,她做好了准备,只等对方靠近过来,她就用这块石头去砸他们,不为别的,只求能痛痛快快的死去。

    然而,当她正准备把想法付诸于行动时,对面的人影却站住了脚步,只听一个无比熟悉的男人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新颖?!”

    这刹那,陈新颖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刚刚站直的身体不自觉的晃了一晃,但是还没等她有充足的时间思考,那朝思暮想的声音又一次响起:“新颖,是我啊,枫林!”

    是他,真的是他!

    快要流干的眼泪,顺着这张皮开肉绽的脸颊滑落,一滴又一滴掉落在身前的泥地上,在灯光下仿佛水晶一般闪耀。

    一个高大的身影推开站在前面的士兵,埋着大步朝她奔跑过来。

    “枫林……枫林……枫林!”

    喃喃自语最后变成呐喊,决了堤的眼泪奔流之下的时候,那温暖的身躯将她紧紧搂进怀里,那熟悉的男人气息几乎快令油尽灯枯的陈新颖昏眩过去。

    “我,终于找到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