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1章 葵山的复仇
    连葵山自己都快忘记的这条逃生通道,最后却便宜了昻山一伙儿人,整栋楼都已经找遍,加上那些投降士兵的口供,几乎已经可以断定他们是从这条秘密通道逃走了。

    从一名投降的尉官那里,林风还得知,陈新颖确实落在了昻山手里,逃走的时候,他们把陈新颖一起带走当作人质。

    陈新颖也是为了帮林风才落进昻山手里,林风哪能见死不救,当先就钻进了这条潮湿低矮的通道中,葵山担心他遇到埋伏,忙叫人跟了进去。

    这条通道一直通向几百米外的后山,在出口处不远有条河流,顺流直下能到达瓦洛镇,往上则可以离开掸邦,逃走相当的便利。

    弓着腰在通道中前行了不知多久,河水流动发出的声音传进耳廓中,出口应该就在前面,林风放缓了脚步,拿出手枪往面前走着,走过一条弯道,一阵河风灌了进来,让沉闷的空间多了几分清新。

    林风来到草叶伪装好的洞口前却停住了,身后传来士兵疑惑的声音,尽管眼前漆烟一片,但林风敏锐的直觉却告诉他面前重新经过伪装的洞口绝对有问题,拿过身后士兵递来的手电,打开以后用光束在洞口四周照了照,很快他就发现一条犹如鱼线般透明的丝线横在出口的下方。

    手指沿着丝线往一端摸去,很快就在洞口附近找到了埋藏在那里的炸药,另一头也有,这是个爆破装置,昻山身边一定跟着个高手,溃逃中还不忘设下这么个陷阱,追兵要是一个不查触发了引信,通道里的人恐怕要死伤惨重。

    除了这个陷阱,并没其它发现,林风抽出军刀将丝线割断,这才拨开洞口的草叶,小心翼翼窜了出去。

    眼前是片小树林,再过去不到百米就是日夜不停流淌的大河,葵山当初挖掘这条通道是为了以防万一,结果自己都快忘了,却救了昻山他们一条小命。

    松软的泥土上印着一片脚印,一直延续到河岸边,人却早已逃的不见了踪影。

    ……

    今晚的战斗还俘虏了几名昻山的心腹,经过连夜的审讯,昻山的阴谋也逐渐水落石出,主导这一切计划的并不是昻山本人,当时他还被关在牢里,真正的幕后烟手正是那个从不在外人面前显山漏水的高丽人金承平。

    可以说,从暗杀葵山这事件起,就是他一手所策划的。

    如果不是林风出现,葵山和家人就死在了他们手上,不管昻山和金承平逃到什么地方去了,这笔帐都要算在永生教头上。

    以前看在永生教每月都会贡献一大笔资金的份上,葵山对他们算是相当客气,只要对方不在他地头上闹事,一般都是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可这次不同,永生教的人居然敢算计了他和家人头上,老婆儿子那可是葵山的逆鳞,永生教就算送一座金山来赔罪,他也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所以第二天一大早,西枝的大街小巷出现一队队的士兵身影,凡是永生教人员经常出没的场所,都遭到了重点照顾,西枝市的娱乐行业十分发达,这里绝对是掸邦境内最大的销金窟,每天不知有多少永生教的中高层人员来这里寻欢作乐,结果他们还没收到任何风声,就让政府军也给一网打尽了。

    只一个早上就抓捕了上百名永生教成员,能来这里消费的教徒,在内部几乎都是中高级人员,葵山才不管他们到底是辛格拉还是沙旺的手下,凡是永生教的人一个都不放过,全部带回去严加拷问,就算不把他们弄死也要拔下一层皮。

    葵山的报复才刚刚开始,下一步他又派出军队封锁了通向瓦洛镇的道路与河口。

    要知道瓦洛镇十万人每天光是吃喝就是一笔巨大的数字,运送粮食蔬菜的汽车全被拦截下来,光靠瓦洛镇那点存粮根本吃撑不了两天,葵山这招釜底抽薪的做法,等于断了永生教所有人的口粮,恐怕要不了多久,盘踞在瓦洛镇的教徒就会分崩瓦解。

    葵山的强硬超出了预料,就连辛格拉委派西枝市某个重量级人物前来周旋,都被拒之门外,连见他一面都做不到。

    这回葵山是铁了心要收拾他们,哪会如此轻易就罢手,除非永生教能主动把昻山和金承平一伙儿人交出来,或许还有缓和的余地。

    可这正是永生教几个头目心中的死结,就在军队攻陷将军府邸的前一个晚上,收到昻山将军亲笔信的辛格拉,为了讨好这位新上任将军,示意傀儡一样被他控制的教主,把金承平和烟仔这两个二把手,册封为了新的四大金刚,若是现在又把他们交给葵山,那不是在打自己的脸吗?

    接到各种不利永生教的消息,几个大头目临时召开了紧急会议,参会人员除了教主和四大金刚,还有没把将军位置坐热就被迫逃亡的昻山,宫殿内的气氛非常压抑,沙旺一脸愁眉不展,众多人里,只有他赞成向葵山妥协,也就是交出昻山和金承平烟仔等人,以换取和平。

    但四个金刚中,如今有两个都是当事人,自然不可能同意,而教主除了拥有杀不死的神奇力量外,其实只是辛格拉控制的傀儡而已,他的意见自然可以忽略不计,永生教上下,真正能够拍板做主的人是辛格拉。

    “葵山的军队已经封死了我们与外界的通道,粮食蔬菜运不进来,下面那些教徒今天只吃了一顿稀粥,而且就算这样,库存的那些粮食也坚持不了几天,到最后,连我们也没东西吃了。”沙旺大着嗓门说道,似乎想要说动至今还保持摸凌两可态度的辛格拉。

    “话也不能这么说,葵山只能封锁通往西枝的道路,其它地方他还管不到,粮食的问题其实很好解决,我们可以到龚林或者南云购买粮食物资,路途虽然会远一些,但只要让大家勒紧肚皮坚持过这几天就好了。”金承平没有吭声,反倒是烟仔抢先辩解道,这可关乎到他的身家性命,能不积极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