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0章 深夜反攻
    葵山毕竟也是从枪林弹雨中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人物,这点伤对他而言并不碍事,但是当葵山听完林风的全盘计划后,却直接摇了摇头拒绝了,因为他有更好的办法,只需要给他弄个电话来就行了。

    要知道昻山上位才没几天,又唯恐军心动摇,根本没来得及扶持自己的势力,而下面那些还被蒙在鼓里的军官,大多数都是葵山一手提拔上来的铁杆,他只需要一个电话,就能调动大部队前来救援。

    林风隐约明白过来,二话不说就从裤兜拿出用来跟魏阳联系的电话,葵山拿过以后也不避讳,快速拨通一串号码,等对方接通后,他中气十足的吼道:“我是葵山,立刻给我集合部队……”

    打完一个电话,接着又是一个,林风也没闲着,把门口两名打晕过去的士兵拖进房内,亲自挎着枪站在门口充当守卫,以便掩人耳目。

    在葵山的有意指使下,一切都是在悄无声息中进行着,出动上万人的军队硬是没让昻山事先察觉到一点风声,他安排在疗养院那些士兵,面对大军压境的情况,几乎一枪未发就全部缴械投降了。

    说来也巧,那个被林风在大腿上捅出几个窟窿眼的军官,正是负责看守这里的最高指挥官。

    能担当如此重要的任务,这人自然属于昻山的心腹嫡系,可他也是最倒霉的一个,还在昏迷中就被人五花大绑着拖到换上大将军制服的葵山面前,一捅冷水浇下瞬间就让这家伙苏醒过来。

    望着葵山身后烟压压的大部队,脸上毫无血色的军官心知大势已去,颤抖着如实交代了昻山的整个计划。

    原来在他们的计划中,等昻山用他自己的心腹手下替换掉那些重要位置上的军官后,就到了葵山一家的死期,只是没想到,防守的密不透风的疗养院竟然让林风独自一人给潜入了进来,直到这时脸无人色的军官还想不明白,他是如何穿过层层警戒,进到大楼内来的。

    “看来是我对昻山太过仁慈了一点,当初就该处死这畜生!”

    重新掌权的葵山难免唏嘘一番,任谁也听的出来,他已经对大儿子昻山彻底失望甚至动了杀机。

    一直蒙在鼓里的大部队被葵山重新接掌,趁着昻山毫无防备,全军出发赶往将军府邸。

    西枝市的街头涌出浩浩荡荡的军队,坦克装甲车在前方开路,后面紧跟着一辆接一辆的军卡,现在是晚上,街上仍然有不少的人目睹了这一切,聪明的人不免感慨,西枝市又要变天了。

    葵山安置好了家人,坐上吉普亲临现场指挥,而林风自然也被他生拉硬拽上了汽车,在葵山一而再的要求下,林风换上了跟他同样的大将军制服,一辆车上结果就出现了两个最高指挥官。

    军队彻底包围了原本葵山的家,目光所及的地方一片寂静,只有几名哨兵有气无力的杵在那里,随着进攻的命令下达,几发炮弹先后命中了门前的沙包工事,接连几声巨响过后,里面的士兵和重机枪顷刻就被摧毁。

    坦克车轰隆隆的冲出烟暗的掩护,炮塔上的机枪口一刻不停的吞吐着火光,遇到负隅顽抗的敌军往往一炮就打了过去,十几辆装甲坦克车组成攻击队形撞塌了围墙,炮口前火光乍现,几处暗堡还未来得及发挥效用就被炸飞上了天。

    直到这时,守军才反应过来,几发照明弹相继升上天空,砰的一声将天空照的亮如白昼,可眼前烟压压一片全是葵山的军队,尽管心知大势已去的昻山下达了死战不退的命令,然而战局仍像雪崩一样,任何反抗都会被迅速瓦解。

    在压倒性的优势兵力面前,任何抵抗都显然是在螳臂挡车,炮火与机枪组成的火力网正不停收割着人命,只用了十分钟不到,曾经美丽的花园躺满了残缺不全的士兵尸体,昻山手下的嫡系部队只好龟缩在主楼中,妄图死守最后一道防线。

    林风心急着陈新颖的安慰,不顾葵山的劝阻,随手从卫兵手里拿过把冲锋枪和子弹带就加入到进攻的队伍中,他率领着一组人马从炮弹炸出的破口中进入到楼内,刚一现身冲锋枪口就疯狂的喷涌着火舌,对面十几名迎面跑来的士兵在措不及防下,一枪未发就纷纷中弹倒地。

    一按卡榫,快速塞了个新弹夹进去,这时二楼护栏处冲出一伙敌人,铺头盖脸望着方向一梭子扫来,几名士兵瞬间中弹倒地,林风一个滚翻来到墙角,左手上赫然多了一枚丝丝冒着白烟的手榴弹。

    子弹打在他藏身的墙上石屑翻飞,三秒一过,林风从角落探出上半身,扬手掷出即将爆炸的手榴弹,他把握的时间刚好,手榴弹刚飞上二楼,还未来得及落地就‘轰隆’一声炸响,或站或蹲在护栏后拼命扫射的敌军士兵一个不落,全被横飞的破片击中当地。

    硝烟还未散去,林风已经带领着士兵冲上了二楼,子弹哒哒哒的喷射,二楼残存的敌人根本组织不起有效的抵抗,迅速就被瓦解,有了林风的带领,士兵们简直如虎添翼,原本残酷的战斗变得轻松许多。

    半个小时不到,整栋楼房都被他们来回清理了一遍,随处可见跟他们穿着同样服饰的敌人士兵尸体,还活着的早已扔掉武器,成排跪在大厅中央,最后一声枪响停歇,战斗基本已经结束,林风还带着士兵逐个房间搜寻着,可是不但没有找到陈新颖,连昂山和高丽人烟仔他们全都不见了踪影。

    很显然,他们逃走了。

    林风阴沉着脸来到楼下,见葵山正忙着指挥士兵收拾残局,几个士兵联手将饭厅那张最大的实木圆桌移开,掀起下面那块地毯,一块明显与周围地板不符的钢板出现在眼前。

    士兵合力把钢板抬起,通往地下室的入口出现在眼前,葵山懊恼的一拍额头,对正要进入的林风说道:“我怎么忘了这里,还是让那畜生给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