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8章 飞在天上的怪物
    就在楼道里那群士兵端着枪小心翼翼往上走来时,多个无数弹孔的房门猛地一下被打开了,神经紧绷的士兵举枪就射,却见一只底部烧的发烟的水壶被抛飞了出来。

    烧水壶在他们头顶不停的翻滚,沸腾的开水宛如天女散花一般洒落下来,瞬间就把这几个浇了个通透,一时间,楼道中惨叫声不断,前面的人被烫的上窜下跳,哪还顾得上去继续追击目标。

    林风一个闪身从屋子里窜出,拼着吃奶的力气埋头往楼顶奔去,上了锁的天台门被他一头撞翻,跌跌撞撞冲了进去,明亮的天空隐约见到一个烟点正快速往这个方向回来。

    “我在这里!”

    跟敌人争分夺秒中的林风担心魏阳那眼神发现不了自己,那就死的太冤了,所以他一边往前没命的狂奔,一边扯着喉咙大声呼喊起来,眼看双方的距离正在迅速拉近,成群结队的士兵从天台入口处涌了进来,他们接到的命令是对目标格杀勿论,当即毫不犹豫,朝着林风的背影就开枪了。

    子弹成串的飞袭而来,早已精力耗尽的林风不得不改变奔跑方向,连着拐了几个弯,半空中的烟影也加快速度飞了过来,几乎陷入绝境中的林风根本来不及考虑,抬脚踏在天台边沿处,纵身朝外面跃了出去。

    当看见目标跨越出去四五米远,又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像个秤砣往地上坠落时,正在射击的士兵一时竟然有些反应不过来,在大多数人眼里,目标的这种做法无疑是在自杀,就算从这里掉下去还摔不死他,守在下方的同伴肯定也会把他乱枪打死,倒是替大家省了不少的麻烦。

    所有人都停止了追击,搭在扳机上的手指也松开了,就在他们正要长出一口气时,本该掉下楼去得目标却被一个挥动着翅膀的阴影用利爪提起,快速往高空蹿去。

    “这……是什么怪物?!”

    许多人都瞧见了犹如巨型蝙蝠一样的魏阳,霎时一个个膛目结舌,等想起该开枪把它连同目标打下来时,他们已经飞出了几百米之外,转瞬就消失在众人视野当中。

    ……

    林风终于在最后关头被救,两人一路不停,直到离开了城市的范围,才在一处小土坡降下。

    “老大,以后这种玩命的买卖咱们能不能少接,我怕活不到跟晓琪结婚那一天。”尽管魏阳已经褪去了变异的形态,但说出的话却给变异人丢尽脸面。

    “现在想退出去已经晚了,谁让你知道的太多,只有两条路走,要么我宰了你,要不然就只有继续干下去。”林风一脸无赖的说道,所有人里面,也就他这老大能把魏阳给吃得死死的,如今恐怕还要多加上一个徐晓琪。

    “不是吧,老大你这么狠,我咋感觉跟你签了卖身契一样呢?”魏阳耸耸鼻子一屁股坐下来,纳闷的转过头瞅着精神不振的林风,提议道:“你这病会不会好不了呢?要不我们先回国,等你好了以后再来?”

    林风摇头,举起双手在眼前:“现在比昨天已经好了许多,我感觉要不了两天应该就能恢复,对了,你还得回去一趟,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他始终还是放心不下陈新颖的安危,决定让魏阳出马前去探听一番将军府邸的情况,倘若真是葵山出了问题,那说不准陈新颖就被扣下了。

    陈新颖怎么说也算是他的救命恩人了,于情于理林风都不能见死不救,没有确定陈新颖安全以前,他是不会离开这里。

    魏阳这一去到了第二天早晨才回来,同时还给林风带回一个重磅消息,这也证实了他之前的推断。

    葵山将军几天前遭人暗杀身受重伤,如今仍然昏迷不醒,将军一职由他大儿子昻山暂代。

    这就难怪了,怪不得会出动军队来围剿自己,原来是这个昻山在搞鬼,想来葵山被人暗杀这事,恐怕也跟这个连昻山有脱不开的干系,那自己让陈新颖去找葵山,不是害她自投罗网?

    林风越想越觉得陈新颖十有**落在了昻山手中,神色逐渐凝重起来,昻山连自己名义上的弟弟都下的去毒手,之前就跟他结仇的陈新颖如果落在他手里,只怕会生不如死。

    “老大,还有一个消息,想来你听了会很高兴。”魏阳凑近了说道。

    “还有什么?”

    林风蹙着眉头,等待他说下去。

    “算了,还是你自己看吧,这是今天的报纸。”魏阳从裤兜里掏出一份折叠的四四方方的报纸,转手递给了他。

    林风结果瞄了几眼,这第二个消息却比之前对他造成的震动更大。

    陈永泰死了!

    理由竟然是暗杀葵山将军一家,他在暗杀昻山的过程中,反被昻山开枪击杀,而罪名更加可笑,上面竟然说他是华夏派来的间谍?

    陈永泰以前不知害的多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他的死也算罪有应得,只不是接下来的内容却让林风丝毫轻松不起来,昻山宣布会在三天后处决陈永泰的家人,也是就是他的独女陈新颖。

    报纸一角顿时就被捏成了皱巴巴的一团,林风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陈新颖为了帮他却遭受了无妄之灾,明知这很有可能是昻山等人的引蛇出洞之计,可林风又怎么能见死不救。

    三天……时间不多了。

    ……

    又是一个月烟风高的晚上,天空乌云密布,漆烟一片。

    葵山将军一家所在的疗养院内,却如临大敌般紧张肃穆,几盏探照灯来来回回的游弋着,将周围照的亮如白昼,以这桩七层筒子楼为中心,不时能见到成群结队的巡逻士兵身影。

    昻山派来的军队把这里拱卫的犹如铁桶一样密不透风,实际就是为了囚禁葵山一家,等时机成熟的那天,就是葵山‘抢救无效’死去的时候。

    这地方的防卫程度丝毫不逊于军营,两条烟背趴伏在草坪上,伸长舌头警惕的注视着周围,忽然它们像是发现了什么,齐齐抬起头仰望向天空,一个朦朦胧胧的小烟点穿过云层,眨眼就降落在楼顶上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