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7章 被包围了
    “赏金会给你的。”

    军官闻言脚下顿了顿,又补充一句:“不过要等抓到人以后。”

    “明白明白。”房东点头哈腰,往前做了个请的动作。

    躲在房间里偷听的林风已经可以确定,这帮人就是冲着他来的,光听这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只怕就有好几十个人,他飞快蹲下腰去凑到窗口前,从斜角探出半个脑袋朝外面瞄了一眼。

    这一瞧却让他眉头皱成了一团,楼外那片空地起码停了好几十辆军队,全副武装的士兵已经将外面包围的水泄不通,别说以他目前这状态,哪怕就算是全盛时期也没什么把握能强行冲杀出去。

    更让他感觉不妙却是这帮人的身份,无论是武器服装还是行为举止,都无不在昭显着他们的军人身份,而陈新颖前去见葵山,已经出去了两个小时还不见回来,难道其中出了什么问题?

    林风直到目前还始终认为,葵山不是那种言行不一的小人,最大的可能就是他手下的军队私自行动,或许是陈永泰他们花钱收买了下面的军官,所以对方才会派兵前来围剿他这个葵山的结拜兄弟。

    现在他显然已经被包围了,瞅见房东那张献媚的笑脸,心头不免一阵火起,出卖他的罪魁祸首应该就是这家伙无疑,明知此时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他还是起了杀心。

    以他目前的状态,根本不具备跟对方周旋的实力,幸好他这人有个习惯,不论处在何种地方,都会先了解周围的环境,前面出不去了,这栋楼的后面又是一片斜坡,没有任何的遮挡物,跳下去很容易成为别人的活靶。

    前后都不能走,就只能往上面逃了,只希望魏阳能在他被抓住之前,及时赶来。

    电光火石间,林风已经做出了判断,趁着身体还有点力气,他三两步蹿到房间后面那扇窗户前,抬脚猛踹两下,一根镶嵌在木头边框里的钢条总算被崩飞了出去,产生的间隙足够让他侧身钻出去了。

    准备好退路之后,他并没急着离开房间,抱着拖一秒是一秒的想法,快速回到门前,脚步声离得更近,听起来距离这里最多只有十几米远,林风攥紧枪柄,深深吸了口气,一把拉开房门,侧身躺倒下去。

    外面的人似乎没想到林风会自己跳出来,当他的上半身侧躺着出现在走廊上时,军官愣了愣才伸手拔枪,这一两秒的时间足以决定生死,在对方还没能把手枪拔出来之前,林风就果断扣下了扳机。

    砰!

    一枪直接命中走在前头这名上尉军官,第一声枪响还在耳边回荡,林风又一枪对准转身想跑的房东射去,子弹顺势就在对方背部破开个巨大的窟窿,连站在他身后的士兵也没能幸免,被穿透房东身体的子弹再次命中。

    一箭双雕。

    大口径手枪的威力在这种无处闪躲又无任何掩体的环境下发挥到了极致,林风根本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一口气打光了弹夹里所有的子弹,七八个士兵纷纷栽倒在血泊中。

    等到后面端着枪的士兵朝这边射击时,林风脚尖一勾桌子腿,上半身嗖的一下缩了回去,一梭子弹全部打在他刚刚躺着那片水泥地板周围。

    哐!

    重新把门关上,又将那个沉重的老式衣柜推倒抵在门后,忙完这一切,林风已经累的气喘如牛,恰好一名士兵出现在窗口前,林风只比他快了一秒不到,举枪就射。

    砰的一声,子弹直接将此人的脑袋给打炸了。

    林风顾不上喘气,转身就往房间后面那扇窗户跑去,大约只过了两三秒后,两颗长柄手榴弹被蹲在窗下的士兵接连扔了进来,手榴弹掉地上滚动了几圈,最后化作‘轰隆’两声炸响,一阵气浪席卷着白烟和石沙从各个通风口涌出。

    两名蹲在窗下满头白灰的士兵并没罢手,几乎同时站起身,没等烟雾散去就朝房间里胡乱的扫射起来。

    有他们俩作为掩护,一群士兵快步冲到房门前抬脚就踹,由于门后有衣柜顶着,这帮人连续撞了好几次才把衣柜撞开到一边,士兵鱼贯着入类,可屋子里除了被炸的破破烂烂的家什,别说尸体连对方的影子都没见着。

    士兵在本就狭窄的房间里搜索起来,有人很快就发现那扇少了根钢条的窗户,他快步走到窗户前,取下钢盔把头探了出去,习惯性先往下面和左右两边扫了几眼,没发现目标,这才扭头朝上方望去。

    就在下一瞬间,这个士兵的脸色就变了,只见林风已经爬到三楼窗户外,一手攥着几根从楼顶垂落下来的线缆,另一手拿着那把巨大的手枪。

    在士兵惊声呼喊的同时,枪口喷涌出一道火舌,霎时就将下方出现的这颗脑袋打的稀烂。

    其他士兵见到同伴的惨重,明知道目标就在上面,却不敢学死掉的同伴一样把自己吃饭的家伙伸出窗口,一个个只知道大呼小叫,有些机灵的士兵已经转身往通往楼道的方向跑去。

    趁着敌人士兵没有赶过来以前,林风使出吃奶的力气爬上了四楼,再往上他确实没什么力气,随时都有掉下去的可能。

    这栋楼的每扇窗户上统一都装了钢条,不过这并不能难倒林风,他先往墙壁踢了一脚,利用推力抓着绳索往后荡去,等重新荡回来之时,再一脚踢在护栏上,随着手一松,身体就像个铅球一样撞开了松动的钢条,有些狼狈的摔进屋内。

    现在正好是中午,一家三口人坐在桌前,端着饭碗望着这个破窗而入的不速之客,林风费力站起,拍打了两下身上的灰尘,对看傻眼的一家人歉意道:“不好意思,打扰你们用餐了。”

    说完他一瘸一拐的往门口走去,刚拉开门,楼道中就传来一阵密集的枪响,木门上陡然多出来一片弹孔。

    房里这一家人吓得蹲在桌下哇哇大叫着,林风扭头往四周一扫,眼神落在蜂窝煤灶上那‘咕咕’冒着水蒸气的烧水壶上,满满的一壶水已经煮沸,他抓着提手将盖给取开,一阵热气扑面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