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6章 陈永泰亡
    哐当!

    发起疯的陈永泰连会客室门外那两名士兵都拦不住他,冲上前一脚就将房门给踹开了,映入眼帘的一幕令他目疵欲裂,宝贝女儿被人踩在脚下,对方不顾她的哭嚎惨叫,正用刀在她脸上留下一道道红色的印记。

    “放开我女儿!”陈永泰不知哪来的力气,猛地冲上前去,一头将狞笑着的昻山撞的往前趔趄了几步,慌忙抱起地上的陈新颖,焦急的唤道:“女儿!女儿!”

    满脸是血的陈新颖看到父亲,仿佛见到了救命稻草,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别怕,让爹地好好看看你伤在哪儿呢?”陈永泰流着泪捧着女儿的脸蛋,眼前这张脸早已被割的面目全非,眼皮下甚至还吊着一块血淋淋的皮肉,血水不停从一道道的伤口中涌出,捧着女儿那张脸的双手也不知不觉被血水染红了。

    昻山被晚来一步的烟仔和金承平扶住了,当烟仔注意到陈新颖此刻的惨状时,脸上流露出一丝不忍的神色来,不过很快就被关切的眼神所替代:“将军您没事吧?”

    昻山一把推开他,眼里浮现着毫不掩饰的杀机,金承平显然读懂了他的意思,伸手拉过烟仔的手,将一把手枪放在他手心,然后拍了拍肩头。

    这是要让他动手,杀了陈永泰?

    尽管早有了心理准备,但当这一天真正来临时,烟仔却有些犹豫起来,筹措了片刻才喏喏的对身旁这高丽人说道:“他……他手上还掌握着华夏那些分会的联系人,现在杀他是不是太早……”

    他的话没说完,就见昻山投来一道凶戾的眼神,剩下的话再也说不出口,金承平脸上始终一抹人畜无害的微笑,拍了拍他的肩头,故作好心的指了指陈永泰背影说:“你如果想接替他的位置,就别犹豫赶紧动手吧,这可是你唯一的机会。将军一定不会让他们离开,如果想得到将军的支持,最好由你来亲自动手。”

    “我……”烟仔拿着枪还在犹豫当中,对面,经过最初的愤慨后,陈永泰心知跟昻山作对就是以卵击石,所以只能强压着一腔怒火,搂着哭哭啼啼的女儿朝门外走去。

    事到如今,他全部心思都放在女儿身上,做梦都没想到过,身后三人早都对他动了杀心,当他前脚刚要踏出房门的一刹,背后陡然响起砰的一声枪响,陈永泰身体一震,徐徐回过头,巍颤颤的指向正拿着手枪对准他的烟仔,无法相信的道:“你……你……”

    砰!

    烟仔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开了第一枪,也不在乎多打两枪,只见陈永泰胸前炸出团血雾,身体仰面倒下,吓呆了的陈新颖此刻才回过神,哭嚎着张开双臂挡在大步走来的烟仔跟前,厉声尖叫道:“不要伤害我爹地!”

    烟仔看也不看这张曾经朝思暮想的脸蛋,随手一拨就把陈新颖推到一边坐在地上,面无表情的走到陈永泰面前,举高枪口对着了他。

    “求你……别伤害新颖……就当看在我们多年的情分上……”陈永泰艰难的伸出手,抓着烟仔的裤腿苦苦哀求道。

    坏事做尽的他,却在生命的最后关头,仍旧念念不忘女儿的安危。

    “抱歉陈生……”

    烟仔说完,果断扣动起扳机。

    “爹地!”陈新颖大声尖叫,然而她却无法阻止悲剧在眼前上演,每一声枪响,陈生的身体都跟着抖动一下,直到烟仔一口气打空了弹夹,面前这具被射出无数孔洞的尸体才停止动弹,只剩睁大的双眼还注视着女儿的方向。

    为了一己之力,不知害的多少人家破人亡的陈永泰,最终却死在了自己最信任的人手里,这或许就是个讽刺。

    陈新颖扑倒在父亲尸体上放声痛哭,烟仔只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就转身回到昻山身前,毕恭毕敬双手捧着手枪递还给对方。

    这把杀了陈永泰的枪正是昻山的佩枪,看着还趴在尸体上痛哭的女人,昻山心中的暴虐似乎减轻了一些,一边将枪装回枪套,一边冷冷的问道:“你们突然来找我有什么事,难道发现枫林的线索呢?”

    “嗯,我们刚刚收到消息,有人知道枫林藏身的地方,所以特意前来向您汇报。”烟仔抢着说道。

    “哼。”昻山用鼻孔哼了一声,踱步往门外走去,屋内就只剩下女人的哭泣。

    ……

    陈新颖出门后,待在房间的林风也没闲着,他找来一块抹布,将手枪全部拆解下来一一擦拭着,尽管陈新颖跑去搬救兵了,可他总有一种心神不灵的感觉,右眼皮一直跳着,像是马上会有什么大事发生。

    将擦拭后的零件重新拼装成手枪,花了比平时多两倍的时间,林风单手举着枪对准窗外,只坚持了半分钟不到,手臂就开始不受控制的不停抖动起来。

    还是不行!

    林风有些泄气的放下手,他哪里晓得,一般人中了失能药在七十二个小时内连动下指头都难,而他才过了三十个小时不到,就能行动自如,虽然还使不出多少力气,却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负责接应的魏阳已经在来这里的路上,陈新颖也一直没见回来,从她出门到现在差不多有两个小时了,只希望路上别出什么岔子才好。

    不过转念一想,她就算被抓住,顶多就是被陈永泰带回去臭骂一顿,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才对,可这右眼睛总是挑个不停,似乎在预示着什么不详的征兆。

    林风一概不信什么妖魔鬼怪,用力揉了揉眼睛,正打算起身活动活动手脚帮助血液流通,忽然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引起了他的注意,这声音听上去,好像有许多人在楼道里走着,而且还极力放轻脚步,似乎要做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

    他不由屏住呼吸,脚步声变得清晰起来,隐隐听见了房东说话的声音。

    “长官,人就在那间屋子里,我给你们打完电话就一直留意着,他在里面没出来过,千真万确,那……你们答应的赏金?”房东带着卑微的笑容,跟随着走在队伍最前面那位军官身旁,不停搓着双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