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5章 悲惨的陈新颖
    林风和陈新颖从医院消失不见了踪影以后,西枝市的大街小巷已经处于全面戒严之中,心急着报仇雪恨的昻山直接派出军队和警察誓要抓到林风,将他千刀万剐才能消除心头之恨。

    陈新颖倒也有些机智,面对警察层层严查的路卡,她直接挤上一辆前往将军府邸那片区域的公共汽车,只她一个人并没引起别人的疑心,一路有惊无险到达了目的地附近,下车以后,她偷偷摸摸绕了不少弯路才来到将军府邸门口。

    “站住,你是干什么的?”门口的卫兵早就注意到鬼鬼祟祟的陈新颖,她刚靠近过来就被拦住了去路。

    “我找葵山将军,能不能麻烦你们通报一声,就说……枫林找他。”陈新颖说着,眼神却在打量四周,总感觉这些人的神情像是哪里不对,全都摆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而且这里四周比起上次增加了不少的人手。

    “你找葵山将军?”卫兵眼神变得怪异起来,按理说,葵山遇袭生命垂危,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了,这女的是不是神经有些不太正常,这时候却跑来要求见葵山将军。

    “嗯。”陈新颖这两天带着林风逃命,哪关注过什么新闻,只是有些疑惑对方怪异的神色,还是十分坦然的点点头。

    “你回去……”卫兵挥手正要把她赶走,一名军官打扮的男子却快步从屋内走出,离得老远就喊道:“将军说要见她,放她进来吧。”

    “是。”

    卫兵忙让开给陈新颖放行。

    走进占地极广的花园,周围能发现不少士兵巡逻的身影,气氛似乎有点不对,但到底哪里不对,她也说不上来。

    “你要见将军?”军官瞅着她,面上挂着似笑非笑的笑容。

    “嗯,枫林托我来找葵山将军。”陈新颖点头说。

    “葵山,呵……那你跟我来吧。”

    军官转身大步往屋内走去,陈新颖还在琢磨他刚才嘴里那声嘲弄似得笑声到底什么意思,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亦步亦趋的跟在军官身后进到屋内。

    “你就先在这里等着,将军等会儿回来见你,记得别到处乱跑。”

    军官把她带到一间小型会客室,叮嘱两句就转身出去了,陈新颖自己找了张椅子坐下,暗自着急的等待着葵山,不知什么时候,门外多了两名持枪士兵,这两人的任务十有**是为了盯着她。

    陈新颖皱起了眉头,还在寻思到底哪里不对劲,等了这么久连杯水都没人送来,还派人在门口监视着她,这可不像葵山平常为人处事的作风。

    “将军!”门口的士兵同时敬礼说道。

    听上去应该是葵山亲自驾到了,正疑神疑鬼的陈新颖忙打起精神,离开座位站起身,正当她准备主动问好,却见进入眼帘那套跟葵山将军一模一样的将军服主人却不是葵山,而是他那个叛徒儿子昻山。

    “怎么是你!”陈新颖仿佛见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瞪大美眸往后退了两步。

    昻山背着手进到屋内,冷眼瞅着满脸错愕之色的陈新颖,脸上不禁露出猫戏老鼠的神色,只见他抬起了右手,露在袖口外是一根泛着金属光泽的弯钩,锋利的刃口在光线照射下散发刺激森冷寒意。

    “哼哼,你是不是没有想到,还会再见到我?”

    昻山气势凌人的一步步逼近过来,陈新颖情不自禁往后倒退,脚不小心碰到身后的凳子差点被绊倒。

    “说吧,你把枫林藏在哪里,说出来我就放了你。”昻山嘿嘿笑着,自从被放出来又顺理成章接替了葵山的职位,他整个人就变得有些不太正常,已通俗语言来解释,他现在就是个神经病。

    “你别过来!”

    陈新颖情急之下,手忙脚乱从挎包里掏出手枪,她想的倒很清楚,如今只有劫持了昻山才有机会从这里脱身,可是还没等她把手枪举起,却见昻山一个箭步出现在眼前,那只穿着高帮皮靴的大脚迎面踹在她柔软的小腹上面。

    咣!

    昻山并不会因为她是个女人而有所保留,这一脚几乎使出了七成力气,陈新颖娇柔的身躯就像个皮球那样被踹了出去,连着撞翻了两张椅子才冲重重的摔在地摊上,五脏六腑都跟移位了似得剧痛难忍,就连那把手枪也掉在不远的地方。

    她忍着痛伸手去抓,指头刚刚触碰到手枪,一只皮靴猛地跺在她手背上,鞋跟还十分用力来回碾动了几圈。

    “说还是不说?”昻山仿佛很享受这样的感觉,听着陈新颖凄惨的嚎叫,他脸上反而露出灿烂的笑容,脚下更加用力。

    “我我不……不知道……”眼泪在眼眶中打着转,陈新颖痛的快要晕过去了,却仍旧嘴硬的道。

    “不说?”

    昻山捡起地上的手枪,拿在手里残忍一笑,在陈新颖爬起来的刹那,抬腿又是一脚把她踢的翻滚出去。

    “臭婊子,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这张脸长的很美,还敢看不起我,我会让你后悔的……”

    昻山毫无怜香惜玉的踩在她胸口,弯下腰去,露出右手前面那截寒光闪闪的弯钩。

    “放开我,你要干什么!?”虽然不明白他说这话的意思,但陈新颖还是从他狰狞的眼神察觉出一丝不妙,不由大声尖叫起来。

    “是很漂亮的一张脸蛋,可惜……不再属于你了!”

    说完,昻山将冰凉的铁钩抵在她左边脸颊上,随着手臂一挥,在一阵惨叫声中,那片吹弹可破的脸蛋出现道一指长的血口,殷红的血水瞬时就涌出来。

    无视陈新颖悲惨的嚎叫声,昻山一脚踩在她胸口,左手支着下巴就像在打量一尊艺术品那样,嘴里啧啧有声的说道:“嗯,这边应该再划一道才够对称……看来你很喜欢那个枫林,情愿自己死都不肯说出他的下落是么?就是不知道他看见你现在这幅样子,还会不会喜欢你呢?”

    “你这个禽兽、畜生,啊!”

    即使隔得老远都能清晰听见这一阵阵的惨叫,跟随在军官身后的三人,蓦地听到这声音俱是一愣,特别是陈永泰,女儿的声音他哪里会听不出。

    听到宝贝女儿声嘶力竭的惨叫,陈永泰脑子一热,拔腿就朝声音传来的方向冲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