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4章 初见好转
    陈新颖的瞌睡瞬间就被吓没了,猛地一下坐起身,还没等侍应外面照进来的阳光,只听见枫林的声音从对面传来:“醒呢?”

    “枫林,你怎么下的床,你……你已经好了么?”陈新颖有些难以置信,坐在桌子边那人会是昨天还要死不活,吃东西都需要人喂的枫林。

    林风一觉醒来,终于有了下床的力气,但浑身还是发软,多走两步就会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没等他解释,就见陈新颖张牙舞爪朝他扑了过来,欣喜之下难免有些得意忘形,挥手一巴掌拍在他肩上,娇嗔道:“你可吓死我……”

    谁知这一巴掌拍下,林风就跟煮熟的面条那样,‘哎哟’一声连凳子都坐不稳,身体一歪坐倒在地上,比幼儿还要柔弱几分。

    陈新颖也被他这反应吓得不轻,直勾勾盯着自己伸在空中的手掌,半天没反应过来,连力气都没使的一巴掌就把人拍在了地上,差点以为自己连成了铁砂掌。

    “你……你你还好吧?”陈新颖就像犯了错的小孩,上前一脸歉意的说道,废了好大力气才把林风重新扶到凳子上坐着。

    虽然林风还没彻底恢复,但他现在的症状比起昨天要好了许多,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痊愈,陈新颖把这归功于昨晚亲手为他炖的那盆大补鸡汤上了,寻思着中午在去超市买只鸡回来炖。

    两人草草吃了一点饼干就凉水当作早餐,陈新颖就像个喜鹊一直在唧唧咋咋说个没完,林风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着,心里却在琢磨别的事情。

    吃饱喝足,陈新颖提议去找葵山将军,目前这种情形,也只有葵山将军出面才能保护枫林不受伤害,相信就算高丽人和自己爹地联手也不敢违逆葵山的意思。

    两人都还不知道这将军的位置已经换人,还是他们的死敌。

    林风琢磨片刻,也觉得这办法可以试试,他相信自己眼光不会有错,葵山这人性格直爽,不是那种两面三刀的人物,只要得到他的照拂,在西枝市应该不用担心被陈永泰他们追杀上门。

    “那我现在就去见葵山,你昨晚都没睡好,就在家里休息吧。”

    林风撑着桌子站起身,陈新颖见状忙将他按回凳子上,自告奋勇的说:“现在外面到处都是找你的人,你现在还没彻底恢复,出去容易被人盯上,还是让我去,葵山将军又不是不认识我,就算运气不好被他们发现了,也没人敢碰我。你就安心待在家里等我好消息就行了。”

    林风一想也是,虎毒还不食子,陈永泰又怎么舍得伤害他的宝贝女儿,由陈新颖出面应该没多大风险。

    想明白这点,他也就同意了,一再叮嘱路上小心,要是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就赶紧回来,陈新颖自然百依百顺全部都答应下来,简单收拾一下,带着装有手枪的挎包就出门去了。

    林风脚步蹒跚的来到外面走廊,目送着陈新颖脚步轻盈的走出视线范围,嘴上不由叹了口气,得亏遇到一个对他这么死心塌地姑娘,要不然自己恐怕也活不到现在了,回想以前对她各种冷淡敷衍,心头难免生出一丝愧疚。

    唉,最难消受美人恩!

    或许所有人都以为,他走投无路之下只有寻求葵山的帮助,其实不然,林风扶着墙跟着那条电话线一直走到房东门前,伸手敲了敲。

    十几秒过后,房门打开了,露出房东那张青紫一片的脸,昨晚陈新颖那顿暴打将他揍的不轻,本就猥琐的脸如今更是面目全非,陡然见着就像见到鬼一样。

    “什么事?”房东手捂着脸颊,有气无力的问道。

    “想借你家的电话用用。”林风微笑着说道。

    房东两眼一翻正要拒绝,眯着眼仔细瞅了瞅这张脸,临时又改变了决定,勾了勾手指说:“进来吧。”

    “谢谢。”

    林风道过谢进到屋内,就见房东手指了指侧门说:“电话在我卧室里,你自己去用吧,先说明,不能打长途……”

    “嗯。”林风推开半掩的卧室门,窗户紧闭的房间内弥漫着一股不太好闻的气味,床上凌乱的摆放着一堆杂志,垃圾桶就摆在旁边,里面扔了不少卷成团的纸巾和方便面空桶,那股气味正是从这里面散发出来。

    房东显然是个单身汉,房间才会如此邋里邋遢,光这熏人的气味就让人直呼受不了,林风几乎是屏住呼吸拿起了柜子上的电话,吹了吹堆积在上面的灰尘,在模糊不清的数字键上按下一串号码。

    与此同时,见林风进了自己的卧室,房东飞快回到刚才坐过的沙发前,那里放着一份当地晨报,翻开首页,出现在眼前是一张烟白照片,下面写着悬赏通缉的字样,而照片上的这人,跟走进他房间的林风至少有七八分的相像,房东可以肯定,他们就是同一个人。

    悬赏上明确写着,举报有奖,一万美刀的天价悬赏让他浑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这简直是天降横财。

    房东强忍着心头的激动,把报纸压在沙发座垫下面,这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进卧室内,正拿着电话的林风听到身后的响动,回过头对着他客气的一笑。

    落在房东眼里,这就是白花花的美刀在向他微笑,差点没忍住跟着呵呵的傻笑起来。

    “麻烦了。”林风放下电话,向对方点头致谢。

    “没事,你需要的话,随时可以来用电话。”房东无比的客气,要不是看对方缠满绷带的上身两条胳膊肌肉扎实,裤腰还露出一截枪柄,他都想要亲自动手逮人了。

    考虑到自己可能不是对手,为了防止打草惊蛇他只能强忍下突然出手的冲动,侧过身去,眼睁睁瞅着一万美元从身前走过。

    目送林风回到他租住的房间里,房东搓着手把房门反锁上,又把那张报纸取出快步进到卧室,照着上面留的号码拨打过去,三五秒后,那头就有人接起了电话。

    “喂,我要举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