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0章 租房
    在西枝市乃至整个掸邦,葵山将军的话比任何人都要管用,如今他遇袭昏迷不醒,原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昻山在高丽人的鼎力支持下,暂时取代了葵山的地位和兵权。

    昻山深知只要干掉了葵山一家,他才能坐稳这个位置,就在他准备付诸行动之时,金承平却及时阻止了这六亲不认的家伙。

    他的理由很简单,在没有彻底收拢军心之前,现在还不是杀葵山一家的时候,昻山现在已经对自己救命恩人的话深信不疑,既然对方说的也是为了他好,只能把这念头暂时放下。

    昻山同样恨那个一枪打断他手的枫林,恨得是咬牙切齿夜不能寐,听说金承平正派人四处追杀这人时,昻山二话没说就答应出人出力,唯一的要求就是抓住枫林以后,由他亲自动手,一刀一刀活刮了这个枫林。

    由将军出面打了招呼,西枝市那帮警察哪还敢管他们的事情,陈永泰和金承平的人马可以在西枝市横行无忌,四处搜索目标的踪迹。

    ……

    陈新颖除了偶尔会去逛一逛那条繁华的商业街外,对西枝市的大街小巷并不熟悉,在这非常时期,她自然不会还往人多眼杂的地方闯。

    用纱布将昏迷的林风跟自己缠在一起,陈新颖骑着小踏板摩托穿梭在各个小巷中,她没有确切的目的,只想找个相对僻静的地方藏身,在四通八达的巷道中左拐右拐,到最后连她都快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吱……

    摩托停在一面围墙边,贴在墙上那张招租广告引起了陈新颖的注意,她心知父亲和高丽人不抓到枫林不会甘心,住旅馆的话太容易被人发现,租房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踮着脚尖撕下这张广告纸,陈新颖就按照这上面的门牌号一间间的找了个过去,自始自终趴在背上的林风都没有任何清醒过来的迹象,往前行驶了大概五百米左右,一栋有几十年历史的五层老楼出现在眼前。

    应该就是这里了。

    陈新颖抹了把额头上的热汗,背着一百几十斤的林风下了车,举步艰难的往楼上走去。

    还好她为了保持身材,经常去健身房锻炼,体能还是比一般女孩稍微强上一些,可即便是这样,背着林风上楼时,还是压得她快要喘不过气,好不容易到了二楼,来到招租人的门前伸手敲响了房门。

    过了几秒,屋内传出回应,陈新颖顿时松了口气。

    房门‘吱嘎’一声打开,走出一名赤着上身胡子拉碴的中年男子,他瞄了眼陈新颖和她背在背上的林风,眼里露出疑惑的神色。

    “你这里是不是有空房要出租?”陈新颖扬了扬手里的广告纸,气喘吁吁的问。

    男子迟疑着点点头:“是啊,你们想要租房子吗?”

    “嗯,你这里是十万免元一个月,那我先租一个月好了。”

    十万免元换算下来还不到五百华夏币,但在这种地方要价算是相当高了,从小花钱大手大脚惯了的陈新颖并不了解行情,伸手拉开挎包,从里面拿出一个lv的钱包来。

    她正要拿钱租下这里,房东似乎见她好欺负,又急着租房的样子,摆了摆手说:“等一下,我这里的房间租金不是十万,是十五万。”

    “可你这张纸上明明写着十万,怎么可以出尔反尔?”陈新颖拿着纸片,有些气愤的质问道。

    房东却很无所谓的摆头说:“那是几个月前的价格,现在早就涨价了,再说你带着这么个要死不活的家伙住在我房子里,万一那天死在里面,我不是亏大了嘛。”

    他毫无顾忌把手指向昏迷中的林风,陈新颖拍开他的手,气愤的回骂一句:“就算你死了他都不会死……”

    “随便你怎么说吧,不租就算了,我还不想租给你们。”

    房东说完就退后一步,准备把门关上,陈新颖跑了那么远就看见这一个租房的地方,哪能说走就走,连忙伸出脚把即将关上的房门抵住,娇呼道:“等等!”

    “怎么,你又改变注意了?”房东一脸笃定的说道。

    陈新颖实在没功夫跟他瞎耗,一声不吭拉开钱夹,可她平时在高档地方消费全部都是刷卡,钱包里只准备了一些零钱用来打发小费什么的,翻来覆去找了找,连钢镚也没落下,却还差三万。

    “我就这么多了,而且我们只租几天就行了,你当帮个忙,通融一下好吗?”

    陈新颖大概这辈子都没像现在这样求过谁,可房东只瞥了眼她手里那些零钱,毫不留情面的说:“那可不行,没钱就免谈。”

    “等一等!”

    见他说完又要把门关上,陈新颖再次用脚将门抵住,快速取下手腕上那块欧米茄女表连同现金一起递过去,急切的说:“再加上这块手表总行了吧?”

    “拿一块破表就想骗我?”

    “这是我花一万多美元买的,不信你可以拿去欧米茄专柜让柜员瞧瞧就知道真假了,你到底租还是不租?”陈新颖的耐性已经达到了极限,要搁在往常,早让人把这贪得无厌的家伙套进麻袋里暴打一顿了。

    房东拿过手表,露出贪婪的神色,他心知今天遇上了一只肥羊,就这么答应了似乎还有些不太甘心,眼珠四周瞅瞅,手指着停在楼下那辆踏板摩托车上:“那是你的车?”

    陈新颖瞬间明白过来这家伙的意思,没犹豫太久,一咬牙将车钥匙递去:“摩托车也归你,现在总行了吧?”

    房东没有丝毫愧色拿过了车钥匙,这才指着走廊过去几间那屋门说:“你们先去等着,我回房间拿钥匙。”

    陈新颖汗流浃背扛着林风来到油漆斑驳的屋门前,这间屋似乎很久都没人住过了,窗口那几根铁栅栏上已经爬满了蛛网,等房东拿着房门钥匙过来打开门,里面就一个十几平的房间,仅有的几样家具满是灰尘,这里除了天花板上那盏电灯,唯一的家用电器就只有摆在墙角那个半人高绿皮小冰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