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6章 姗姗来迟
    烟色卡宴以超过百码的速度在泥土路上飞驰,凹凸不平的道路令车上的人剧烈颠簸着,双手握着方向盘的陈新颖感觉自己骨头都像要要被颠散架了。

    电话始终显示不在服务区内,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就算再昂贵的手机也成了装饰品,陈新颖只能猛踩着油门,发了疯似得往林风所在的渡口赶去。

    只花了不到二十分钟就赶到了地方,期间好几次都只差一点就冲下了湿滑的河岸,惊得满头冷汗的陈新颖仔细打量着周围,渡口就在前方,路边一辆正冒着烟烟四轮朝天的汽车顿时引起了她的注意。

    还是来迟了吗?!

    她用力踩下刹车,汽车向前又滑行了几米才堪堪停下,拉开车门,一股焦臭扑鼻而至,四周连个人影都见不着,除了这三辆强疮百孔的汽车和靠在岸边的快艇,只有几颗嵌入泥地中的金色弹壳见证了之前的一切。

    自己紧赶慢赶看来终究还是来迟一步,从那些遍布车身的弹孔不难看出,之前这里一定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枪战,只是枫林他们现在去了哪儿?

    她沿着那片凌乱的脚印往草丛中走去,没走几步,脚下突然一顿,因为就在前面那片绿油油的灌木中露出一只人脚,动也不动的躺在那里,不仔细看很难发觉。

    露在外面这只普普通通的皮鞋却让陈新颖的心脏瞬间悬了起来,那里面分明就是躺着一具尸体,她毕竟也不是什么普通女生,想到的并不是尖叫或者转身就跑,从挎包里掏出那把抢来的手枪,紧咬着嘴唇,小心翼翼的靠近过去。

    心脏咚咚的剧烈跳动着,陈新颖强忍着不安,一边求神拜佛保佑躺在里面的人一定不要是枫林,伸手掀开遮挡在眼前的枝叶,尸体四仰八叉的躺在哪里,这一看陈新颖高悬的心跟着放下,尸体是她爹地手下的人没错,至于叫什么名字她已经想不起了。

    反正这也并不重要,只要枫林还活着就好。

    陈新颖长吁口气,接下来又犯难了,从各种痕迹上看来,枫林他们肯定是中了埋伏,却不知道他们现在又去了哪里。

    最后她只好把视线转回那串十分凌乱的脚印上,顺着脚印的方向去追应该没错,希望一切都还能来得及,陈新颖快速回到车上,重新发动汽车,一打方向盘驶入这片泥泞不堪的草丛中。

    幸好出来时选择了这辆越野能力极强的卡宴,而不是中看不中用的跑车,要不然面对这种松软不平的泥路就只有干瞪眼的份了。

    汽车一路碾压着那些茂盛的灌木,向前行驶出没多远,一阵若有若无的枪声传来,暗自急着的陈新颖反而精神一震,有枪声就说明枫林他们还在反抗,还不是最糟糕的情况。

    循着枪声的指引,卡宴一路上不知撞断了多少颗小树,这次陈新颖没有找错方向,前方就是刚刚激战过一场的山坳,只不过此时所有人已经跑到更远的地方去了。

    ……

    时间回到五分钟以前,在老李的拼死掩护下,气喘吁吁的高远扶着林风逃出了山坳,山坳那头刚刚还很激烈的枪声已经停歇下来,高远深知,留下断后的老李恐怕已经遭遇了不测。

    绝不能让老李白死!

    体力严重透支的高远身上的衣衫早被汗水给打湿了,想到老李,他又奋起余力拖着林风拼命的跑着,远处就有一条通往西枝市的公路,只要到了路上,如果运气够好也许能拦下一辆路过的汽车,那他跟枫林就能逃出生天了。

    眼看离那条公路已经越来越近,高远的眉宇间不由出现一丝喜色,就在这时,他却发现之前独自逃生的三个伙伴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顿时就引起了他的警觉。

    那三个人一动不动倒在哪里,他们离得较远,也看不出对方是死是活,高远放慢了移动速度,正想上前去,肩头却被林风一把抓住,摇了摇头说:“别去,有埋伏。”

    这次为了干掉林风,高丽人和烟仔的手下几乎是倾巢出动,显然不会让他就这么轻易逃了。

    林风话刚一说完,远处顿时响起一阵密集的枪声,就在这刹那间,林风拼尽全力拖着还没反应过来的高远一起扑倒在旁边的土堆后面。

    “狗日的竟然在这里还有伏兵,枫林哥我们出不去了,怎么办!”

    枪声盖过了一切杂音,高远几乎是用吼的说道。

    “跟他们拼了。”

    林风端着枪往外射了几枪,越来越强烈的晕眩感让他彻底失去了准头,几发子弹连根毛都没有打到。

    “好,枫林哥,咱们今天要死就死在一起,到了下面也好有人做伴!”

    目前的形势任谁都看得出来,他们已经是走投无路了,高远趁着林风在吸引敌人火力,弓着腰往前蹿出几步,躲在一块半人高的石头后面朝对面射击。

    金承平的人马大部分都集中在另外两面,这里地势隐蔽,所以只安排了很少一部分人手,没想到还真让他们逃到这里了。

    即便对方只有十几个人,却也不是目前林风能对付得了,他现在连握枪都困难,更别提杀人了,高远那枪法也完全指望不上,打光了一个弹夹,居然连一个敌人都没打中,若是等后面的追兵赶来,那他们两个多半是要死在这里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就在林风快要丧失最后一丝直觉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汽车的轰鸣声,仿佛有种心电感应似得,他回头望去,哪怕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车影,直觉却在告诉他,驾驶这辆车的人绝对是陈新颖。

    他的判断没错,陈新颖驾驶着多了几个弹孔的卡宴强行冲过了包围圈,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赶来了。

    背后枪声不断,陈新颖降下车窗,朝着窗外大声喊道:“枫林!”

    高远听到了她的喊声,顿时精神一震,躲在石头后面扯着喉咙应道:“大小姐,我们在这儿!”

    坐在那辆越野车里的三人听到手下的汇报,已经注意到那辆野地里狂奔的卡宴,这车无比眼熟,陈永泰愣了一愣,惊呼失声的道:“是陈新颖,这臭丫头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