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5章 老李
    他用枪口将眼前的杂草拨开一道间隙,枪口指向几个冲了过来的人影,就在准备开枪时,一道拖拽着火焰的火箭弹从眼前嗖的一声袭过,瞬间命中老六藏身的那颗大树,轰隆巨响之后,整颗树都被炸成了两截,藏在后头的老六也没了声息。

    嘡!嘡!嘡……

    没时间为老六惋惜,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战斗下去,三个猫着腰飞奔的武装人员已经冲刺到距离他不到五十米的距离内,林风正要瞄准他们一阵更加剧烈的晕眩感袭来,连枪都差点握不稳了,左手握住还嵌在大腿肉的军刀用力一拧,殷红的鲜血霎时又涌了出来,像到小溪般源源不断的流出在地面汇集成一滩红色的水洼。

    他稍微打起一些精神,艰难的举枪,朝着人影连开几枪,三个家伙先中弹,但林风藏身的位置也彻底暴露了,刹那一片弹雨洒落,打的四处的泥沙不断向上翻滚,林风仍旧在不疾不徐的扣动扳机,可是单调的枪声根本无法阻止大群敌人冲刺的步伐。

    眼看数量众多的武装人员已经冲刺到五十米以内,四面八方涌来的人影令林风难以招架,就在他拔出伤口的军刀,做好肉搏的准备,背后蓦地响起一阵乒乒乓乓的枪声,不用回头也知道,一定是高远他们又跑回来了。

    “枫林哥,我们来救你,后面有条路可以出去!”

    满头热汗的高远迎着枪林弹雨跑了过来,跟在他身边还有老李跟刘庆,另外三个却不见了踪影,想来他们应该已经先走了。

    “你们还回来干什么?”

    林风皱着眉头责备道。

    “别说了,走,我们先带你离开这里。”

    高远抢上前不由分说架起林风,头也不回朝敌人的方向乱射了一梭子,连拖带拽带着林风往他们来的那个方向跑去,老李和刘庆负责掩护,子弹不要钱似得打出去,一时间对方反应不急,被接连射翻了好几个人。

    但是好景不长,刘庆跟着跑了没几步,身体却陡然一震,额头多出个巨大的血洞,人当时就没气了,老李二话不说,快速捡起掉在地上的手枪,双手各持一枪,朝着追兵不断开火。

    砰砰砰……

    老李边打边退,两把枪里的子弹瞬间一扫而光,他低着头急跑了几步,一发从侧面袭来的子弹打中了他的小腿,老李痛叫一声,往前趔趄两步摔在地上,左手上的枪也摔飞到几米外的地方,见高远和林风回过头来,老李朝他们摆摆手吼道:“带枫林先走!”

    说完他瞄了眼伤处,小腿已经痛的失去了只觉,应该是骨头断了,高远要是还带上他那大家都只能死在这里。

    老李心中已经打定主意,快速按下卡榫,换了个新弹夹进去,接着只见他往高远两人相反的方向翻滚了几圈,当稳住身形时,烟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已经近在咫尺的敌人,连续几枪射出,两个家伙顿时怪叫着中弹栽倒,他拖着条残腿咬牙又往旁边的土坑翻滚过去,一串子弹贴着他身体在背后的泥地留下串弹孔。

    老李年近四十,他从未讲过自己曾经是做什么的,只说在家乡犯了事才远逃异国他乡避难,他平时话不多为人十分低调,更不懂溜须拍马,属于在哪都不太受待见的那类人物。

    就这么平平无奇的一个人,却在绝境中爆发出了强悍的战斗力,为了掩护林风跟高远撤退,他拖着一条断腿不断做出高难度的规避动作,子弹不断从身边飞过,他的眼神却像苍鹰一样的锐利。

    砰!砰!

    两个试图去追击高远的家伙应声栽倒,老李用右腿一蹭,身体贴着地面窜了过去,一把拿起尸体手里的步枪,转身就往后方猛扫了一梭子,四个武装人员排成直线暴露在弹雨下,子弹仿佛长了眼睛,瞬间在他们胸口打出一片血雾。

    老李单腿跪地,左手取下尸体身上的子弹带挂在肩上,枪口还在有节奏的喷吐着火光,这把枪托磨损严重的ak47在他手里重新焕发出了强大的杀伤力,枪响中,不时有人刚一露头就被子弹命中,几十上百命武装人员,竟然硬是被他一个人阻挡了半分钟之久。

    别小看了这三十秒,已经足够高远拖着林风逃出上百米远。

    枪声还在响个不停,一辆suv停在离战场四五百米元的距离上,贴着防爆膜的车窗徐徐降下,只见一根粗烟的枪管从缝隙伸了出来。

    这是把狙击步枪的枪管,而此刻正端着它的人却是模样俊逸的金承平,陈永泰就坐在他身旁,眼神闪烁不定。

    金承平端枪的手很稳,似乎并不需要枪架的支撑,瞄准镜中的十字准星很快跟上了老李移动频率,当对方停止下来的刹那,他果断扣下了扳机。

    砰!

    身体微微一颤,子弹从枪口飞驰而去,老李仿佛在这瞬间感觉到了什么,上身猛地向前扑倒,他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但还是慢了那么一些,在狙击手面前,零点几秒的迟缓就足以决定生死。

    子弹击中了老李的右肩,一蓬血雨洒落,身体在惯性的带动下滚动了几圈,虽然险之又险躲过了被一枪爆头的危机,可他目前的情况却十分不容乐观,受伤的肩头让他右手使不出半分力气,顽强的意志是他用还能动弹的左手和额头,顶着地面,十分艰难的站了起来。

    瞄准镜轻易锁定了目标的额头,金承平却没有开枪的意思,随手放下枪,嘴角露出玩味的笑容。

    他不杀老李只是不想浪费一颗子弹而已,老李早已成了瓮中之鳖,当他艰难的起身时,几十名武装人员已经从四周包围了过来,同时将枪口对准了他。

    一名头目越众而出,踱步走到老李的跟前,用命令的语气说道:“看在都是华夏人的份上,放下枪我就饶你一死。”

    他们似乎都在等待了老李的决定,现场只听见他重重的吸气声,这一张染满鲜血的脸上散发出一抹凄凉,头目似乎已经知道了结果,又向后缓缓倒退了两步。

    “啊!”一声震耳的怒吼从老李嘴里发出,只见他义无反顾的举起了左手,那把手枪正对着头目的方向。

    砰!

    不知谁先开了第一枪,老李身体一震,接着密集的枪声几乎同时响起,无数的子弹在他身上打出一团团的血雾,等到头目示意停火时,老李已经被子弹成了筛子,只是那张失去生命气息的脸上,却浮现出解脱的神色。

    噗通!

    老李像块木头那样直挺挺栽倒在地上,鲜血很快染红了周围的草地,一只苍鹰从天空划过,发出一声悲呛的鸣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