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2章 想法子逃脱
    没让他有把话说完的机会,陈新颖举到头顶的脸盆用力往他头顶扣下。

    哐当!

    这一下又快又狠加上彻底出乎了意料,不锈钢脸盆不偏不倚砸在瘦猴头顶,盆底瞬间向里凸出一大块来。

    瘦猴眼前一烟就往湿滑的地板栽倒下去,陈新颖也不管打晕了没有,二话不说再次轮起脸盆,照准这张猥琐的脸用力砸下。

    咣!咣!

    接连两下以后,瘦猴那张丑脸已经被砸的面目全非,人一动不动的瘫在地上。

    身上只围了条浴巾的陈新颖扔掉手里已经完全变形的不锈钢脸盆,弯下腰掀开他的外套翻找起来,此时门外的人显然听见了里面的动静,拧动门把一头冲了进来。

    “怎么回事?!”

    他还没来得及细看,嘴里就大声嚷嚷道,等看清陈新颖半蹲在昏迷不醒的瘦猴身前,手里捏着把手枪正指着他的方向,惊得他急忙举高双手求饶:“大小姐别开枪,我们也是为了你好。”

    他以为瘦猴已经惨遭这妞的毒手,说话的时候双腿犹自一个劲儿的打着哆嗦,这位大小姐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双方距离还不到五米,如果对方扣下扳机,他就真的只有去见虚无缥缈的永生之神了。

    “少废话,我只数到三声,你要么把自己打晕,要么我就开枪!”

    陈新颖绷着俏脸,丝毫瞧不出有开玩笑的意思来。

    “啊?”

    这人顿时懵了,从来没听说过如此怪异的要求,正当他犹豫着不知该怎么办时,陈新颖却根本不给他考虑的机会,红唇一张一合:“一……二……”

    她这完全是把人往死路上逼,对方急的都快疯了,就在‘三’字即将脱口而出的时候,这人大吼了一声,当着陈新颖的面转过身去,猛地一头朝浴室门撞去。

    哐当……

    一声巨响,这人身体一软,直挺挺的倒了下去,额头上血水直流,这一撞他显然是用足了全力。

    陈新颖也没再继续为难这两个晕过去的家伙,一手拿枪一手拿上自己的衣裳,三两步出了浴室,一瞧墙上的时间,不知不觉竟然已经早上六点多了。

    等她穿上衣裳走路带风的来到林风门前,咚咚咚连敲了十几下,里面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下子糟了,看来还是晚了一步。

    心急如焚的陈新颖来到楼下,饭厅里也没几个人在,正好阿忠迎面走来,陈新颖一把拦住了他,俏脸密布寒霜的问道:“枫林呢?你看见他没有?”

    阿忠闹不明白她为什么一脸急色,诚实的点点头:“他还没吃早饭就被陈生叫走了,好像是有什么事需要让他去处理。”

    阿忠的话打破了陈新颖最后一线希望,她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急声追问道:“那他走了多久,还有我爸烟仔他们人呢?”

    “走了大概一个小时了吧,枫林刚走,陈生和烟仔也出去了,大小姐你是不是找陈生有什么急事?我听说他们是要去上游渡口接什么重要的人物,恐怕短时间回来不了,要不你还是给陈生打个电话?”

    “渡口?”

    时间过去了一个小时,只怕枫林此时已经进入了别人的圈套,陈新颖不等阿忠把话说完,摆手说道:“不用,我自己去找他们。”

    说完就大步出去了,没两分钟,一辆烟色卡宴带着引擎的咆哮冲出车库,一阵烟似得飞驰而去。

    ……

    沿着瓦洛镇后面那条大河往上走五十多公里有个不起眼的渡口,三辆轿车正静静停在泥泞的小路上,十来号人或站或蹲在车边,眺望着波涛汹涌的水面。

    这个连名字都没有的渡口远离城市早已荒废多时,四周杂草丛生,岸边唯一那间木屋已经腐朽不堪,自从永生教在瓦洛镇落地生根后,这里才被重新利用起来。

    一大早,精神奕奕的陈永泰就主动找上林风,让他帮忙来这里保护一位重要的客人,听上去这人的身份非同小可,需要像林风这样的高手随行保护才能令他安心。

    在没有当面跟陈永泰撕破脸皮之前,林风也不好一口回绝对方的要求,再说这事情也不大,来回也就两个钟头,只要把人带回瓦洛镇就算完成,所以他没怎么考虑就一口答应下来,等带着这些跟他关系不错的兄弟来到河岸边,目标却迟迟没有出现。

    高远如今简直把林风当成了偶像看待,不但从车上搬出折叠椅让林风坐下,还亲自拿着把蒲扇在旁边卖力的扇着风,免得河边成群结队的蚊虫把自己偶像给咬着。

    “枫林哥,这人怎么还没来,要不打电话给陈生确认一下,该不会记错了时间吧?”高远仿佛一刻都闲不住,才来不到二十分钟,就碎碎叨叨念了好几遍。

    这小子人不错,就是嘴太多,跟魏阳那口水精一块儿肯定会很合得来。

    “急什么急等会儿再说,听陈老板的意思,这人身份非同小可,你想一般的达官显贵谁没点排场,既然我们来都来了,就安心等着吧。”

    林风翘着二郎腿,一脸悠哉的样子。

    他还算好的了,其他那些弟兄让无孔不入的蚊虫叮的满脸疙瘩,这种长脚蚊吸食起人血十分凶狠,往往一巴掌拍下去就是一手的血。

    听着不断响起的‘啪啪’声,林风忽然记起一事,扭头对高远吩咐道:“我车上手套箱里有盒雪茄,好像还是高档货,你去拿出来给大家分了吧。”

    “哟,古巴纯手工雪茄,还真是好货!”

    高远打开盒子献宝似得对身边众人嚷嚷道:“枫哥给大家发福利了,来,一人只能拿一支去抽,你们这帮土豹子可别瞧不起它,就这么一盒在市面上少说也要卖四五千美金吧,我们今天算是托枫林哥的福,跟着奢侈了一把。”

    高远嘴里说个没完,将盒子里的雪茄挨个发给大家,当他把一支雪茄拿给站在林风身后不远的司机蒋华时,不由调笑了一句:“你小子手心怎么全是汗水,不热啊,该不是最近跟女人玩的太过火,肾亏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