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0章 无意中的发现
    屋内三人还不知道,他们交谈的内容已经被门外的陈新颖一字不落偷听了去。

    听说他们要对付的人是枫林时,陈新颖的心中不禁翻江倒海起来,脑子一热,想也没想就一脚踹在门上,她是想要进去找父亲理论,可这一脚却没把门踹开,手里的汤水反而洒出来不少,连手背都被烫红了。

    “谁在外面?!”

    里面同时响起两声厉喝,陈新颖正要说话,就见房门猛地一下拉开了,烟仔那张阴沉的脸出现在面前,举着把手枪对准了门外的人影。

    “大小姐……”当见到陈新颖那张满是寒霜的脸时,烟仔顿时一惊,急忙松开压在扳机上的手指。

    “让开!”

    陈新颖对于这卑鄙的家伙已经没有了丝毫的好感,无视烟洞洞的枪口,拿眼神瞪视着对方,等烟仔悻悻的让开身,她气冲冲的就走了进去,看也没看坐在椅子上的金承平一眼,用力将手里的汤碗拍在桌上。

    咚!

    滚烫的汤水溅得到处都是,连笑容不减的金承平都差点被溅到,陈永泰眉头一蹙,没等说话,陈新颖已经气愤的嚷嚷道:“爹地,我不许你伤害枫林!”

    陈永泰脸色一变,斥道:“别在这里胡闹,你刚才都听到了什么?”

    “你们说的我已经全部听见了,我不管,我不许你们伤害枫林,不然我就把你们说的那些都告诉他!”

    陈新颖气鼓鼓的威胁,换来的却是‘砰’的一声巨响,陈永泰拍桌而起,指着她怒声骂道:“混账!我们的事情轮不到你个小孩子来指手画脚,烟仔,把她绑上扔到我房里去,让人给我二十四小时盯着她,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许放她出去!”

    “是。”

    烟仔点头答应了一声,刚要靠近过去,陈新颖一脸愤怒的叫道:“你敢碰我,我杀了你!”

    “大小姐对不起了,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以后你就知道了。”说完他不顾陈新颖的挣扎叫骂,取下领带强行将她双手反绑在背后。

    “烟仔,我一定会杀了你,你混蛋,畜生……爹地,枫林是好人,不要伤害他,算我求你们了。”见反抗叫骂没有任何作用,陈新颖只好向父亲苦苦哀求道。

    “你这丫头真是被我宠坏了。”

    陈永泰无奈的叹口气,转头对烟仔道:“找东西把她嘴也给堵上,绝对不能让她在明天中午之前跟枫林见面。”

    “陈永泰,你杀了我吧,我没你这样狠心的父亲,唔……”

    陈新颖气急败坏的骂道,烟仔随手从旁边的医药箱拿过一卷纱布,强行塞进了陈新颖大吼大叫的嘴里,然后将她往肩头上一抗,拉开门朝外面走去。

    进到陈生的房间,烟仔把乱踢乱扭的陈新颖扔在柔软的大床上,他也顺势坐在床沿,手指轻柔的拨动着对方脸上有些凌乱的发丝。

    “新颖,以后你就会明白,我们做这些都是为了你好,枫林这个吃里爬外的叛徒,我们要是不杀他,迟早他会杀了陈生和你还有我的,上次那个刺杀陈生的圣女就是最好的证明。”

    烟仔柔声说着话,手指沿着烟亮的发丝一路向下,最后落在陈新颖的脸蛋上,然后又继续向下移动,划过颀长的脖颈,渐渐靠近那道暴露在视线中的深邃沟渠。

    注视着快速起伏的山尖,他十分艰难的咽下口唾沫,正当手指不受控制似得一点点接近它时,躺着的陈新颖突然撑起上身,用头猛地撞击在烟仔脸上。

    咣!

    这一下十分用力,陈新颖自己疼得摔落回去,烟仔也不好过,刚才色迷心窍根本没注意到陈新颖的举动,鼻梁被结结实实撞中,瞬间就见了红。

    “臭女人你干打我!”

    怒极之下,烟仔扬起巴掌就要往陈新颖抽去,大手带着风响挥出去一半,他仿佛又冷静了下来,擦了把鼻孔涌出的血水,眼神阴冷的瞥了吓得缩着头的陈新颖一眼,重重哼了一声,起身往门外头走去。

    他的背影刚消失在门口,娇躯瑟瑟发抖的陈新颖重新抬起头,眼中闪过一丝精明。

    爹地跟烟仔他们已经打定主意要对付枫林,必须要尽快告诉他才行,这地方以后再也不回来了!

    打定主意的她,身体像条蚯蚓般扭来扭去,试图拿到放在床头柜上那把指甲钳,只有弄开捆在双手上的领带,才能从这里出去,她用这别扭的姿势累出一头香汗,总算摸到了想要的东西。

    打开指甲剪,正要把捆在手上的领带给弄开,门口却又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烟仔那令人厌恶的声音在门口传来:“你们俩进去,就在房里守住大小姐,记住,必须寸步不离的盯着她,不管她是洗澡还是上厕所,都需要有人跟着,如果让她跑了,回头我宰了你们。”

    “知道了烟仔哥,我们会一直盯着大小姐。”

    “嗯,进去吧。”

    门被推开了,两个烟仔的小弟先后走进了屋里,此时陈新颖在床上卷缩着身体,两人看了看她,也没说什么废话,将门反锁好了以后,搬来两把椅子就这么坐在床前,陈新颖要是有任何风吹草动,都休想瞒得过这哥俩的眼睛。

    烟仔显然是下了决心不会放她出去了,面对这样的情况,陈新颖只能暗自着急,一时也想不出好的办法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时钟已经到了凌晨四点,这也是最容易犯困的时候了,陈新颖卷缩着身体,耳边传出一阵均匀的鼾声,又默默的等待了一会儿,确认坐在床前这两个家伙都已经睡着了,她才徐徐睁开了眼睛,狡黠的眼中丝毫见不到一点困意。

    只见她轻轻的挪动着身体,劲量不弄出任何的声响,两条长腿总算脚踏实地,她做贼般的弓着腰朝门口靠近,背后忽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大小姐,这么晚你想要去哪儿?”

    该死,竟然被他们给发现了。

    陈新颖心知逃不出去,转过脸‘唔唔唔’的抗议几声,由于嘴被塞着,谁也听不清她到底在说些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