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8章 神奇的理由
    林风再傻也不会傻的拿自己小命去冒险,陈永泰自以为做的高明,其实林风早看出这老狐狸没安好心,在自己面前充当好人,又在背后捅刀子,他眼里那一闪而过的杀机早已出卖了他。

    想要过河拆桥、借刀杀人,没那么容易。

    “走你妹!”

    就在神将的指头即将触碰到林风的刹那,林风突然暴吼一声,抓着桌沿的手猛地向上一翻,两三百斤重的石桌被掀翻起来,顿时桌上那些饭粒酱汁溅了对面三人一身都是,石头竖着落地,却见林风转身抬脚踹在桌子背面,方形石桌向前飞出,撞在这名神将胸口一声闷响,整个人都往后倒飞出去。

    “枫林!”突然的变故让陈永泰大惊失色的叫道,片刻的慌乱后,心中却又是一阵暗喜,甭管这个枫林答不答应,今天注定走不出这里,殿内还有外面上百名精挑细选出来的神将,可不只是用来做摆设的。

    另一名神将显然没想到对方的反应会如此激烈,当看着同伴被石桌撞飞出去时,他才拔出腰间的重剑,双手轮圆横着往林风砍去。

    光是这犀利的风声,就足以让人头皮发麻,要是被砍中,只怕要被一刀两断,林风在间不容发之际退开两步,闪烁寒光的剑尖几乎贴着他胸口斩落,轰得一声砍在石板上,留下道半尺深的刀痕。

    一击不中,这家伙连换气都不用,紧跟林风踏前两步,一声怒吼,重剑飞速往他胸口直刺而来。

    能将一把数十斤的钢剑耍到炉火纯青的地步,这个神将显然是个高手,眼看林风背后就是墙壁已经无路可退,零点几秒后就要被刺个透心亮了,这时陡然一声炸响在众人耳边响起。

    之前还势不可挡的神将保持着刺杀的姿势,脑袋却瞬间炸掉了一半,血水喷涌着噗通一下栽在地上,露出林风那张被溅红的脸,还有他手上那把正冒着青烟的大号手枪。

    陈永泰情不自禁退后了两步,脸色瞬间煞白,他又怎么会想到,这混蛋上到圣山居然还随身带着枪,一个不好,枫林说不定想拖个垫背转身给他来上一枪,那自己就死的太冤枉了。

    他其实多虑了,这声枪响连拱卫在门外的神将也全部惊动了,人头攒动着正从大门口涌进来,数量多不胜数,加上正从四面八方包抄过来手持钢剑的神卫,只有一个备用弹夹的林风才不会把宝贵的子弹浪费在陈永泰身上。

    嗖!

    神将摆出扔标枪的姿势,还隔着几十米远掷出手里的长矛,林风一低头,长矛飞过头顶撞在墙上发出‘叮’的一声脆响,他抬手就是一枪,直接将这个扔完标枪正大步朝他冲来的神将瞬间击毙。

    在七八把长矛从半空落下之前,他已经一个箭步窜到另一张石桌边,左手往上一举将桌子掀翻竖起挡在身前,接连传来几声脆响,把他惊出了一头冷汗,这回似乎麻烦大了。

    面对这帮身手高强的神将,他就只有一把手枪和不到三十发子弹,束手就擒自然是不可能的,按照这些邪教的秉性,非得把他活活烧死不可,为今之计只有带着许小冉强行杀出一条血路,至于能不能冲的出瓦洛镇,他自己心里也没什么底。

    上百名手持刀枪的神将快速从四周包围了过来,当他做好了放手一搏的准备时,疑是许小冉的紫袍圣女很亲昵的附在教主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起先教主还露出犹豫的神色,像是不肯答应,紫袍圣女眼睛盯着战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急,只差拿刀架在对方的脖子上了,教主这才勉为其难的点点头。

    “住手!”

    教主突然大声喊道。

    他的声音十分洪亮,一刹那所有人都齐齐转头望向这边,教主站起身绕过水池,站在场中环视一周,接着又手捂着额头仿佛在聆听什么声音,场中顿时变得落针可闻,连林风也搞不清他葫芦里在卖什么药,当他试着从桌沿处探出头瞄向教主的方向,却发现那名紫袍圣女已经不见了踪影。

    难道她还没认出是他?

    林风有些急了,不过目前的情况他是自身难保,跟无力去寻找消失不见了的许小冉。

    一秒钟都显得如此的漫长,当教主放下捂着额头的右手时,额头上已经见汗,在众人的注视下,他双手向天,声音飘渺的道:“就在刚才,永生之神告知了我,这位……战士,是永生之神选中的神使,你们谁也不许伤他……”

    神使?

    听到这话,多少人同时一愣,暗忖什么时候又冒出一个神使的职位来?

    特别是辛格拉,眼中充斥着明显的怒意,瞪视着还在装神弄鬼的教主,想要发作却又强行忍了下来,他就算不忍也不行,总不能打自己的脸,告诉所有人这世上根本没有永生之神的存在。

    神将圣女们经过不断的洗脑,早已对教主的话深信不疑,当即二话不说,按照指示纷纷回到各自的位置上,转瞬就散的一干二净,除了尸体和翻倒的石桌,一切都仿佛没有发生过的那样。

    ……

    “枫林,没想到你这次因祸得福,竟然被教主钦点为神使,老哥我以后恐怕都要靠你多多关照。”

    下山的半道上,陈永泰还是对林风一如既往的热络,这个老狐狸心里在打着什么算盘,只有他心里才最清楚。

    林风被他搭着肩膀,嘴里含糊的应了几声,他其实也在暗自奇怪着,明明已经弄出了人命,他就没想过还能和气收场,教主最后却主动站出来为他化解危机,什么狗屁神使,他自己第一个就不相信这套说辞。

    所以只有一种最大的可能,许小冉或许已经认出了他,肯定是许小冉在暗中帮忙才让教主亲自赦免了他,可她为什么却走了?

    下山的路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尽头,当站在门前翘首以待的烟仔看着陈生跟林风一同走回来事,脸上的喜色瞬间隐去,等两人进屋后,他像是做了个决定,眼中露出凶厉的神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