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1章 许小冉的下落
    陈永泰受的明显是刀伤,刚才那声枪响似乎跟他的伤口无关。

    敢刺杀他的人此刻多半还在屋内,林风上前假意去扶陈永泰,想要趁机打量一下屋内的情形,然而还没等他靠近过去,却见烟仔一手拖着长头发的女人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只一眼,林风就认出被他拖着在地板上滑行的女人,正是刚刚从他房里出去的欢欢圣女,此刻她像是没有了生命气息的木偶,四肢无力的耷拉着,凡是被拖行过的地方留下一道暗红色的血痕。

    她死了!

    刹时间,林风的双拳不由自主的握紧,身体就像绷紧到了极致的弓弦,周围的人似乎也感受到了这股有如实质的杀气,纷纷诧异的望了过来。

    “竟然敢暗杀陈生,来几个人,把这贱货的尸体扔到山上去喂狗!”烟仔手一松,将圣女的尸体随意扔在众人跟前,她的身上甚至连块遮羞布都没有,就这么毫无遮掩的暴露在众人视野当中。

    能看见她的左胸位置有个被子弹打出的血洞,血液还在往外面流动着,要害位置受到如此严重的枪伤,就算林风有心想救也就救不回她了。

    忽然,本该已经死了的圣女在灯光下指头微微动了动,尽管极其的轻微,却还是被林风给注意到了。

    “我来。”

    林风推开身边几个正要上前处理尸体的手下,只身一人走到烟仔身前,无视周围这些人诧异的眼神,脱下自己的外套裹在圣女的身上,就这么往怀里一搂,将她抱了起来。

    “等等,她毕竟是圣女营的人,少惹点麻烦,找个袋子把她装上扔到河里去吧。”被女儿扶着坐下的陈永泰,忽然出声说道。

    “嗯,知道了。”

    林风抱着欢欢圣女大步出了别墅,他刚离开没多久,烟仔也找了个借口暗中跟了出去。

    晚上的河水更加湍急,站在岸边就听见哗哗的流水声音,或许是一路走来太过颠簸,处于弥留中的欢欢圣女忽然清醒过来,张开眼却是一片漆烟,喃喃自语的说道:“我什么都看不见……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你没事。”林风说着违心的话,怀里的女人伤得实在太重早已油尽灯枯了,她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就算现在有超能干细胞,恐怕也难以挽回她的性命。

    “别骗我了……你是想知道那女人的下落,她……她……被人带去了……咳咳!”说到这里,气若游丝的圣女嘴里涌出大股血污,突然剧烈的咳嗽了几声,林风忙把她放平在地上,握紧不停抽搐的手,想帮她减轻一些痛苦。

    然而,一切都已经太迟,她最终没能说出许小冉的下落就停止了呼吸,只剩一双无神的眼眸还不肯闭上。

    叹息一声,林风伸手缓缓帮她把眼睛闭上,抱着彻底失去生命气息的圣女走到个偏僻角落,没有趁手的工具,他就用军刀在松软的泥土上一点一点刨着,汗水很快打湿了衣襟,一颗又一颗豆大的汗珠沿着刀削斧凿过一般硬朗的脸颊滴落在地上。

    陈永泰交代过要把尸体用麻袋装着扔进河里,他显然没当成回事,仍旧挥汗如雨的挖着坑,花了接近一个多钟头,才将欢欢圣女埋葬在这片土地下,只有这个小小的毫不起眼的坟包代表着她曾经存在过。

    “安心去吧,我答应过你的事,一定会做到。”

    林风在河岸边摘了几束开放得正鲜艳的栀子花,插在这座小小的坟头前,这才转身缓步离开了这里。

    他刚离开不久,旁边一处茂密的植被后探出一个人头,这人瞄了眼新堆起的坟包,眼神闪过一丝得意,迫不及待的从另一条隐秘小道往回走去。

    林风还浑然不知自己的所作所为全被有心人瞧在眼里,一路上都在思考欢欢圣女临死前留下的那些只言片语,有一点可以肯定,许小冉确实在圣女营出现过,还因为不服从安排被关了起来,然后被人带走,到底去了哪里……

    他不由抬头望向圣山方向,大晚上,永生之神的石雕在明亮的灯光下纤毫毕现,可在这片灯光照不到的烟暗中,又隐藏着多少血腥与冤魂的哀嚎。

    之前他已经仔细观察过这座所谓的圣山,教主的宫殿位于一面崖壁边,四周都是平整光滑的悬崖峭壁,攀登的难度太大,而且极其容易暴露行藏,只有从中间那条石梯通过才能到达宫殿。

    宫殿的位置易守难攻,除了四大金刚和部分特权人士以外,其他人根本就混不进去,强闯更不是明智之举,山下这十万信教徒可不是什么摆设,在没有许小冉确切的消息之前,还不宜暴露身份,看来想要进去一探究竟还是只能从陈永泰身上下手。

    想着心事不知不觉就回到了别墅,陈永泰和面有得色的烟仔他们竟然都在,医生正在帮他包扎伤口,那把染血的小刀就放在身边不远的桌上。

    “怎么去了那么久,你把那个贱货的尸体扔进河里去呢?”陈永泰见面就问道。

    “嗯。”林风点头,上前几步问道:“陈生你没事吧?”

    陈新颖撅嘴抢着说道:“还好我爹地在枕头下面放了把枪,不然差点就被那女人得逞了。这事怪你,选谁不好偏选了一个女杀手,要不是我出现,那女人今晚只怕多半要对你下手了。”

    “大小姐,你晚上在他房里?”烟仔陡然听闻这噩耗,忍不住出声追问道。

    “是又怎么样,我的事难道还需要向你汇报?”

    陈新颖早已看出这个家伙一向看枫林不爽,她作为枫林的女人,自然不会给对方好脸色瞧了。

    烟仔被她这话噎得不轻,张嘴着说不出一个字来,倒是陈永泰适时开口,化解了他的尴尬:“这事怎么能怨枫林,我知道那个女杀手本来就是冲我来的,乖女这几天你可别在到处瞎跑了,要是再不听话,我就让人把你送回美利坚,明白吗?”

    “哦,知道了。”陈新颖撅嘴答应一声,显然不太乐意的样子,眼神却偷偷往林风身上瞄着,结果这个没义气的家伙,居然理都没有理她,打了声招呼自己上楼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