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4章 葵山的老弟
    少校的手枪就掉在昻山身边,可他现在除了不断惨嚎之外,却连吞枪自尽的勇气都没。

    大局已定,一辆接一辆的步兵战车横冲直撞着驶入场中,高平两用机炮来来回回的转动,向眼前这帮毫无战斗力可言的士兵展现着强大的震慑力。

    四周区域瞬间被大步涌来的士兵占据,就连瞭望塔上的哨兵也乖乖抱着头蹲在了地上,任凭对方接管。

    葵山部队几乎一枪未发就夺取了军营的控制权,昻山手下那些士兵根本就无心跟自己人战斗,纷纷缴械投降,就连那几名心腹也深知大势已去,随手丢掉武器闷声不响的蹲在地上。

    当林风放下狙击步枪,从葵山将军的座驾下来时,陈永泰身边的人一下发现了他,兴高采烈的大声叫道:“陈生你们快看,是枫林!刚才就是他救了我们!”

    “枫林……”陈生望着正向他们走来的林风,不知为何,他的眼神中除了死里逃生的欣喜外,居然还有一丝复杂的神色。

    烟仔患得患失的立在那里,大概是被突然的变故给弄懵了,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其他人到没别的想法,纷纷围拢上去,仿佛迎接英雄般,一个个笑脸相迎,‘枫哥枫哥’的喊着,热情的不得了,就连陈新颖此刻也抬起俏脸,注视着被众人众心拱月般围在中间的林风,美眸中闪耀着异彩。

    他以这种英雄救美的方式出现,就连平平无奇的身板此时在陈新颖眼中,也变得高大威猛了许多。

    “枫林,刚才是你开的枪吧?”陈生已经恢复了儒雅的形象,笑容满脸的主动上前招呼道,不等林风回答,他以调笑的口吻接着说道:“我就知道不会看错有,这次多亏有你,不然我们今晚可就全栽在这里了。”

    “陈生你太客气了,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林风含蓄的低下头去,他这倒不是因为被陈生说的不好意思,实在是陈新颖那直勾勾的眼神让他有点头皮发麻,感觉自己就像被老狐狸给盯上的母鸡。

    陈生同样也注意到女儿的眼神,心中虽有些不喜,他却没有点破,仍旧含笑着问道:“对了,你怎么会跟将军的车队在一起,难道你跟将军认识?”

    “来这里之前,我连葵山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林风坦率的回答道。

    “那你们……”

    没等陈生把话说完,背后陡然传来一个粗豪的声音:“哈……老弟,你还跑的挺快嘛!”

    众人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俱是一愣,说话声音犹如铜锣一样的这人,不是葵山还能有谁,只见他穿着一身上将军服,胸前的纽扣却全部敞开着,露出一片繁密卷曲的胸毛。

    又矮又壮加上黝烟的皮肤和不修边幅的形象,看着就像个杀猪匠一样,而这人确确实实就是这里的土霸王葵山没错了。

    他一手搂着自己的小儿子,三两步凑了过来,对陈生等人的问好视而不理,径直来到林风身前,一只巴掌很熟络的拍在他肩上,嚷嚷着道:“老弟,你可是我们爷俩的救命恩人,今晚就到我那儿去住,顺便让医生先帮你处理一下伤口,在伤势没有好彻底以前,说什么你也不能走!”

    “这个……不好吧。”林风面对这热情的将军,有些不知该如何拒绝,只好把征询的眼神投向陈永泰。

    陈永泰巴不得能跟葵山将军多接触接触,利用林风这条线倒是个不错的机会,再说,他也没那胆量拒绝,见葵山望了过来,竟然带着一丝威胁的意味,陈永泰心中难免有些憋屈,表面上却十分干脆的点头说道:“反正今晚咱们也回不去了,你就照将军说的做吧。”

    见林风答应下来,葵山才爽朗的一笑,亲儿子安然无恙的回来,多亏了这个林风,看得出他是真心实意想要感谢林风。

    “我那儿空房间多,你们也一起来吧。”看在林风的面子上,葵山还向陈永泰他们发出了邀请。

    就在他们聊天的这点时间,军营已经被葵山的人接管,就连身中两枪的昻山也被先一步用装甲车押走了,至于他接下来的命运是死是活那就只有葵山心里才有数了。

    林风一手接过嚷嚷着要他抱的索佳,被葵山拉进了他的座驾,陈永泰等人也纷纷回到各自车上,眼看着林风跟葵山坐上车前有说有笑的样子,他却陷入了沉思中,枫林一切都表现的太过优秀,反而令谨慎的陈生突然有了种深深的危机感。

    毕竟他就是一个邪教头目而已,在别人眼里,他或许是高不可攀的存在,但在葵山这种级别的军阀中,想要捏死他跟捏死一只蚂蚁其实没什么两样,倘若枫林有野心想要坐上他这个位置,可能只需一句话,葵山看在救命之恩的份上,多半会义不容辞的帮他。

    如果真是那样,陈永泰这金刚的位置恐怕就要让贤了。

    “爹地,枫林他刚才好厉害啊,要不是他及时开枪打断了昻山的手,我们可能就没命了。”陈新颖在旁边娇声说道,任谁都看得出来,经过刚才这事以后,之前还恨不得宰了枫林的女儿,对他的印象早已大为改观,说不好这丫头已经偷偷喜欢上了对方。

    “是啊,他确实很厉害……”

    陈永泰想着自己的心事,随口回了一句。

    ……

    当他们再次来到葵山的府邸,这回却受到了非常热情的款待,葵山让副官给他们安排好了吃喝和住的地方,林风则被带到一间医护室内,负责给他治疗的却葵山的妻子,也就是索佳的亲妈。

    与葵山大咧咧的形象不同,他妻子却是个十分文静的女人,三十多岁的样子,一身华夏风的旗袍让她与林风的关系迅速拉近不少,聊了几句才知道,秋静就是葵山妻子的名字,还是个实实在在的华夏人。

    处理完身上纵横交错的伤口,已经快到深夜,秋静让护士帮他包扎伤口,带着哈欠连天的儿子回去睡了。

    林风被安排在离主卧不远的一间客房歇息,而陈生等人却没这样的待遇,只能住在对面另一栋小楼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