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3章 意外枪响
    在绝对的强权面前,金承平哪敢多说一个‘不’字,与昻山残暴的眼神对视了两三秒后,他只能选择低下了头。

    “我帮你杀了他们,我们两清,记得答应过我的钱!”

    昻山冷酷一笑,重新将手举起到了空中,陈永泰紧紧搂着女儿的头,不想让她走之前再受折磨,望着高举在半空的手,只剩一声无奈的叹息。

    聪明一世,最后却栽在了高丽人的阴谋下,陈永泰又如何能够甘心,可事实显然已经没法改变,除非在昻山放下这只手以前,葵山能够即使出现,当然,这几乎是没有可能的事了。

    就在烟仔欲言又止,昻山的手徐徐落下的一刹,远处陡然传来一声炸雷的枪响,缩在父亲怀里的陈新颖吓得紧紧闭上了眼。

    这就要被乱枪打死了么?

    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在枪响的刹那,她还是没忍住尖叫了一声,然而想象中的剧痛并没有到来,她仍旧还趴在父亲温暖的怀里,周围的手下也露出一头雾水的样子,似乎活见了鬼一样的诧异。

    惨叫从昻山嘴里发出,只有离得最近的金承平瞧得最是清楚,昻山举起在半空中的手掌随着声闷雷响起炸成了一团血雾,手腕以上的部分被子弹搅成了肉糜,不少飞溅到金承平这张俊逸的脸上。

    手握重兵的葵山在掸邦就是皇帝一样的存在,而作为他儿子兼得力助手的昻山就相当于皇太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现在竟然有人敢在他的地盘上袭击了他,情况顿时就变得严峻了起来。

    “敌袭!!!”

    “保护将军……”

    士兵在长官的呼喝声中迅速反应过来,拉动枪栓的声音此起彼伏,哨塔上的探照灯也迅速驱散了四周的烟暗,已经能感觉到地皮在微微的颤抖着,仿佛有股大部队正高速驰来。

    众人如临大敌,机枪手快速将金黄色的弹链送入枪膛,大战一触即发,反而是陈永泰等人有些傻眼,难道是永生之神显灵,派人前来拯救他们了么?

    入口处已经传来轰隆隆的马达声,车辆的阴影逐渐在众人眼中显现,奇怪的是,门口的哨兵竟然一枪未发。

    昻山捂着断手处直冒冷汗,痛的几乎快要失去理智,他强忍着痛苦厉声对身边的将官命令道:“所有人听好,格杀勿论不许留下一个活口!”

    剧烈的疼痛让他失去的基本的思考能力,要知道,不是谁都有那么大胆子敢强闯军营,反倒是金承平隐隐察觉出一丝端倪,趁着车队还未驶进过来的间隙,无声无息的退入到了阴影之中。

    敌人离的越来越近了,士兵全都做好了战斗前的准备,只见在一辆装甲战车在前方开道,无数跑动的人影跟随在车队两旁大模大样往这边而来,初步来看,对方的人数丝毫不比他们少,中间还有装甲车协同作战,光靠几具火箭筒恐怕很难打的过对方。

    有人的手心已经开始冒出了热汗,随着距离快速拉近,昻山手下的几名军官也紧张的直咽唾沫,就在即将下达开火命令的刹那,迎面而来的大部队出现在探照灯的照射下,当看清那面熟悉的旗帜,有军官反应过来,回过头诧异的指着前方对昻山说道:“是……是将军的车队。”

    “爸……爸……”

    本已经面无人色的昻山听闻后,非但没有松一口气,脸色反而变得更加难看,他有种直觉,葵山突然带着大部队前来,十有**是为了他那亲儿子来兴师问罪了。

    上校那头十几分钟之前已经失去了联系,他早该想到是上校那头出了岔子才对,现在才反应过来显然已经迟了。

    这次的计划本来就十分冒险,他原本以为索佳落在雇佣兵手上已经万无一失,所以才派自己人出面去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麻烦,谁能想到,出动了接近一个营的兵力最终还是败露了。

    以他这么多年对葵山的了解,一旦对方知道了真相,很可能直接一枪毙了他,可昻山还没活够,哪愿意就这样被干掉,如今似乎只有反抗才是唯一的出路了?

    心中虽然已经下定了决心,昻山还是下意识往左右扫了几眼,刚刚还站在他身边的金承平现在却不见了踪影,昻山明白,这个狡猾如狐的高丽人早一步发现情况不妙,已经将他给抛弃了。

    不,我不能死!

    陷入绝境的昻山在心头不断的咆哮,强忍着伤口的疼痛,对众人下达了攻击命令。

    “开火!”

    “啊?”

    这一次却没有人立刻执行他的命令,反而回过头露出诧异的神色来,别忘了,葵山才是这里的主人,就算军官愿意,下面那些士兵也不会盲目的听从这个命令。

    “我让你们开枪射击!”见众人迟疑不肯听令,心急如焚的昻山忍不住怒声厉喝道。

    然而,听从的只有寥寥几个心腹手下,而周围这些老兵却根本不肯服从这个命令,眼尖的人已经注意到车队中间那辆葵山的座驾了,刚才还准备作战的士兵此刻却放低了枪口,交头接耳的小声议论着。

    眼看大势已去,昻山连拼个鱼死网破的资本都没,不想死的他只好带着身边几名心腹往后方逃了。

    他的一举一动却没能逃过站在武装越野车厢里的那双眼睛,林风端着把svd狙击步枪站直了身体,镜头已经锁定了昻山离去的背影,刚才就是他在几百米以外,一枪打断了昻山的手掌,现在眼看罪魁祸首想要逃走,他再次扣下了扳机。

    砰!

    枪口前喷出一道火舌,被几名心腹护送着逃走的昻山就像脚下被什么东西给绊了一下,迎面栽倒下去,他的大腿上赫然多出一个血洞。

    昻山嘴里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嚎,几名心腹急忙上前扶着他,想要强行把人带离这里,没走出两步,枪声再次响起,昻山身边一名少校军官应声头部炸裂而亡,其他几人吓得寒蝉若噤,纷纷退开几步不敢再去扶住昻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