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2章 这是个圈套
    突然被几百把步枪指着,现场唯一还能保持冷静的就只剩陈永泰一人了,只是他此时的脸色却阴沉沉一片,怎么也没料到,昻山竟然摆出如此大的阵仗,就像早就在等着他自己往坑里跳一样,这恐怕就不仅仅只是勒索钱财那么简单了。

    当看见背着手的昻山与金承平一同出现的时候,陈永泰瞬时就全明白过来,原来跟高丽人勾结在一起的不是葵山,而是他这个儿子,对方故意抓走陈新颖,真正目的其实是为了让他自投罗网,好奸诈的高丽人!

    “我们中计了。”陈永泰有些苦涩的说道。

    在对方有心算无心之下,光靠身边这点人,哪会是军队的对手,他心里清楚,自己这次多半是性命难保,高丽人既然堂而皇之跟着昻山一起出现,只能说明,他们已经动了杀机,准备一劳永逸将陈永泰的势力连根拔起。

    “你想不到我们会在这里碰面吧?”金承平脸上洋溢着胜利者的笑容,还有意无疑憋了眼烟仔的位置。

    烟仔有些心虚的低下了头,只是陈永泰却并没发觉,一脸灰败的问道:“我女儿呢?”

    “只要让你的人放下枪,我就让你们父女见面,放心,你女儿现在还活的好好的。”金承平是想要不费吹灰之力瓦解他们的战斗力。

    “陈生,别答应他,就算今天要死在这儿,咱也要多拉他们几个人垫背。”有手下也看出了高丽人的阴谋,气急的吼道。

    就算他不说,陈永泰难道就瞧不出来吗?

    可是就算他们顽抗到底,除了多干掉几个士兵,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对方只能一轮齐射就能把他们几个给打成马蜂窝了,如今一切仿佛都已经定局,反抗除了死得更快以外,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

    “都把枪放下。”

    “陈生!”其他人都露出差异不解的神情,唯独烟仔在暗中松了口气。

    “照我的话做。”

    陈永泰有些心灰意冷的摆了摆手,众人迟疑片刻,只好一脸憋屈的将武器通通扔到地上。

    “希望你能说话算数,让我见见我女儿。”陈永泰仿佛一下就老了十岁,居然用几分恳求的语气说道。

    昻山由始至终没说过一句话,只高高昂着头,可能在他眼里,处决几个华夏人只是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他如此兴师动众完全是看在高丽人的面上,对方答应帮他解决掉弟弟索佳,而他只需要把陈永泰一伙儿引来全部除掉就好。

    杀他们之前,金承平还有几样东西想要从陈永泰手里拿到,为了对方心甘情愿的交出来,他很痛快的答应了这个要求,拍了拍手掌,远处传来一个女子的惊呼声。

    “爹地!”

    “新颖……”

    陈永泰再难保持镇定,离开凳子站起了身,只见前方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穿过士兵的包围,踉跄着往这边跑来。

    尽管她的头发十分凌乱,脸上还有几道瘀痕,但瞧上去似乎并未受到想象中的欺辱,陈永泰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落地,伸手就将一头扑过来的女儿搂进怀中。

    “呜呜……爹地……”陈新颖这次是被彻底吓破了胆,那些人把她抓来以后就关在臭不可闻的监牢里,里面还关了好多衣不遮体的人犯,有些甚至手脚都被打断了,只能躺在满是屎尿的地板上等死。

    当士兵押送她出来的时候,陈新颖还以为她的噩梦将要开始了,没想到却是虚惊一场,见到父亲出现在眼前的那一刻,陈新颖就像个受到欺负的小女生那样,一头扎进去就伤伤心心的哭泣起来。

    “乖女别哭,爹地不是已经来了吗?”

    陈永泰轻抚着女儿不停抖动的背脊,在她耳边柔声安慰着。

    陈新颖显然还不知道她父亲现在所面临的绝境,哭过之后,泪眼朦胧的抬起头央求道:“爹地,我们快走吧,我再也不想待在这里。”

    经过这连番惊吓,陈新颖往日的蛮横显然收敛了许多,如果是平时,陈永泰肯定会十分高兴女儿身上的转变,可此时只能无奈的叹上口气。

    “爹地……他们这是要做什么?”陈欣怡终于从父亲为难的脸色察觉到一丝不妥,疑惑的扫了一圈周围这些虎视眈眈的士兵,和父亲这帮垂头丧气的手下,隐隐意识到了什么。

    金承平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父女团聚,感觉火候差不多了,才上前了一步说道:“陈生,你应该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只要你交出来,我答应放你女儿一条生路,怎么样?”

    “呵呵,你觉得我会相信你们有那么好心?我不会留下女儿让你们欺凌,开枪吧。”陈永泰早就下定了决心,此时带着一副大义凛然的气势,只是低头看着怀中瑟瑟发抖的女儿,他眼里才出现一丝愧疚:“乖女,爹地对不起你。”

    被逼上绝路的他,显然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陈新颖明白了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泪珠不停从脸颊滑落,这次她却没有出声反对父亲自私的决定,与其活着遭受他们的羞辱,还不如一死了之。

    昻山早已经等的有些不耐了,见状一言不发举起了右手,霎时间,站在他们对面那两排士兵同时举高了枪口,就像枪决犯人那样,只等长官的手放下,就是陈永泰一伙人的死期了。

    望着这些面无表情的士兵和他们手里抬高的枪口,烟仔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脚下不由往旁边退开几步,唯恐一阵乱枪连他也给打死在里面,心头最觉得可惜的就是陈新颖了,可是当着昻山的面,他连为心爱女人争取活命机会的胆量都没有。

    “等一下,将军。”

    要看昻山举起的右手就要放下,说时迟那时快,反而是金承平一把托住了即将落下的右手。

    “他手里掌握的东西,对我们很重要,东西没拿到以前,不能杀他。”

    “你是在命令我?”昻山一个阴冷的眼神,瞬间令金承平意识到自己此时的举动有多无礼,如果昻山生气了,那后果将会十分的严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