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0章 以少胜多
    “他在树上!”

    不知谁吆喝一声,枪弹如雨点般将林风藏身的地点打的枝叶翻飞,然而林风已经在子弹袭来之前跳了下去,落地翻滚一圈,还随手从尸体手上拣来一把山寨版97式自动步枪。

    子弹早已经上膛,但在敌人手中还一枪未发,林风单腿杵地,朝着那帮正向树梢上射击的士兵扫了一梭子,扫射声里,对面的士兵无一例外纷纷中弹倒地。

    一口气打光所有子弹,他随手将步枪往地上一扔,转过身左手已经拔出了枪套中的手枪,砰砰两枪,两个刚刚从背后绕过来的士兵瞬间被爆头,脚下一蹬,身体就想到利箭般斜着窜了出去,一名士兵只觉眼前一晃,散发着刺骨寒意的军刀便从他眼眶刺入了进去。

    眼前一下子自少涌来十几二十名士兵,周围的士兵也正迅速往这边靠拢,林风唯一还能倚仗就是这烟夜的掩护,利用自身的灵活,自投罗网一样冲入人群中,右手军刀在敌人胸口瞬息连捣三四次,等尸体歪歪斜斜的倒在地上,他左手握着的手枪又开始发飙,迅捷的收割着人命。

    近身格斗一向是林风的强项,一把军刺一把手枪让他在敌人堆中所向霹雳,半分钟不到的时间,地上再次多出了接近二十具尸体,趁着那头的人还没赶来之前,他飞快的给手枪换了弹夹,再次隐入这片林子当中。

    敌人就像失去了眼睛的瞎子,一片茫然的在树林中打着转,对手仿佛烟暗中的幽灵,总是神出鬼没的收割着同伴的生命,每当其它人听到响动赶去支援时,见到的只是一地尸体,而目标却再次失去了踪影。

    横七竖八的尸体越来越多,随着热血逐渐消退,冷静下来后的士兵渐渐开始感觉到恐惧,面对一个幽灵般难以琢磨的对手,大多数士兵心里不由暗中祈祷起来。

    一个小队的士兵在林子里缓慢前行,他们显然是害怕了,许多人脸上挂着疑神疑鬼的神色,每一步踏出都异常的小心谨慎。

    噼啪……

    不知谁无意中踩断了一截枯枝,众人吓得寒毛直竖,差点扭头就跑,当手电光照在那根枯枝上,领头那人居然毫不掩饰的大大松了口气,光亮继续朝前方移动,当落在一块看似石头的物体上时,‘石头’陡然睁开泛着寒意的双眼,想道闪电般转瞬出现在他们眼前。

    噗嗤!

    军刀毫不拖泥带水从领头尉官脖颈间抹过,眨眼没入另一个士兵胸口,林风还没拔出军刀,抬手几枪就把眼前的几名士兵一一射杀。

    尉官捂着血涌不止的伤口,跪倒在地,嘴里‘咿呀’着不知想要说点什么,他不想就这么死掉,生命力却随着指缝中不停溢出的血液而快速逝去,眼睁睁看着自己带领的这个小队士兵,在十秒钟内全部被屠戮殆尽,他才带着不甘的眼神扑倒在地上,踢蹬了两下腿,彻底咽下最后一口气。

    上校为了杀人灭口,自少出动了半个营的兵力,这其中一半人死在了进攻的路上,剩下的人此刻全部集中在林子当中,在他看来已经是稳操胜券,只剩这巨大的伤亡数字令他完全无法接受。

    对方强悍的令人发指,就算佣兵王恐怕也没他这样彪悍的战斗力,以一个人的力量与数百名士兵周旋了快接近一个钟头,还至少杀伤了三分之二的士兵,还至今没能结束战斗。

    虽然对手的战斗方式带着几分取巧的成份,但上校心里却不得不承认,这是个极其可怕的家伙,要是不能在这里将他一举消灭,那以后恐怕时刻都要担心着被他暗杀了。

    上校就在离林子百米开外的高地上,目瞪口呆瞧着远处的战斗,正当他陷入这种复杂的情绪时,林子里的枪响声渐渐变得稀落起来,最后归于了一片寂静。

    战斗结束了?

    那人已经被干掉了不成?

    带着满脑子的疑惑,上校在一个警卫班的保护下望着树林的方向,尽管对手强大的变态,但他从来没想过,以半个营的兵力对付目标一人,失败的最终会是他们。

    迟迟等不到下属前来汇报,上校这才感觉到一丝不大对劲的对方,如果他知道,手下的士兵已经全部倒在血泊中,恐怕就该哭了,士兵牵在手里那两条大狼狗忽然察觉到危险的气息,开始不安的挣扎着,喉咙里发出‘呜呜’的鸣叫。

    士兵好不容易制住躁动的狼狗,借助黯淡的星光照亮,远处出现道人影正迈步往这边走了过来。

    上校仔细盯着这个人影,极力想分辨出对方是他手下哪名军官,当对方迅速拉近距离,离他不到五十米时,手电光总算将人影照清,一见这张无比谋生的面孔,上校居然惊得亡魂皆冒,二话不说转身就往后方逃去。

    目标既然完好无损的出现在眼前,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手下的士兵已经全完了,现在不跑,估计连命都没有了。

    上校几乎瞬间就反应过来,扭头就逃,半个营的士兵都打光了,他不可会傻的把自己性命交给剩下的警卫班手上,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可是他显然忽略了对手还是个神枪手。

    只听背后爆发出一串清脆的枪响,上校只感觉后背像是被锥子猛扎了几下,卡其色的军服上赫然多出了三个血洞,身体就像不受控制那样,朝前抛飞了出去。

    特种兵……

    最后一个念头从脑海中一闪而过,摔倒在地的上校这才闭上了眼。

    而负责保护他的那个警卫班,也半分钟都坚持不了就惨遭覆灭,只剩下两条狼狗孤零零的站在原地,丝毫没有想要攻击林风的**,只不断用猩红的舌头舔舐着士兵失去了生命的脸庞。

    当林风回到隐秘的洞穴前时,揭开外面的伪装,索佳正瞪着一双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瞅着他。

    “走吧,我送你回家。”

    男孩似乎一点不介意他身上的斑斑血迹,一头就扎入他张开双臂的怀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