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0章 将计就计
    “男的?”

    林风捏紧的拳头稍稍松弛了下来,至少证实了,被沉入湖里的那个人不会是许小冉。

    “怎么,难道追缉你的是个女人?”陈生随口问了一句。

    林风摇头,故意岔开话题道:“听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应该不是同一批人。”

    “我早就说了,他们想要抓的人应该是我,在华夏警方的通缉名单上,我陈永泰的名字应该比你更靠前面一些。”说到这里,陈生颇为自得的一笑。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邱鹏毫无意外被扔进了河里,烟仔拿着他的诺基亚手机,望向自己老板:“陈生,我们现在继续照计划进行?”

    “嗯,把消息发给那帮高丽人,等着他们来自投罗网,想杀我,哼……”陈生冷哼了一声,转头看向林风:“枫林,你不是急着想做事嘛,跟着烟仔一块儿去,我在家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林风瞬间明白,他这是想要将计就计,利用叛徒邱鹏的私人手机,给对方发送一个错误的信息,等高丽人兴师动众准备伏击陈生时,却不知道他们已经踏入了事先安排好的圈套。

    好个奸诈的陈永泰,那帮跟他作对的高丽人,这次恐怕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会知道。

    跟着烟仔一群人身后,重新回到豪华别墅,烟仔带着他走到一间像是杂物室的房间,拉开地板,一间通往地下仓库的楼梯就出现在眼前。

    “别说我不照顾你,想用什么武器你尽管拿,到时候,你可是咱们的主力。”

    烟仔自然明白陈生让他带上林风的用意,好钢就要用在刀刃上,这家伙的武力值爆棚,这点连烟仔都无法否定。

    “我自己有枪。”林风掏出手枪,表示自己不需要别的武器。

    烟仔一把伸手捏住了枪身,两眼盯着林风,很霸道的说:“这枪我也喜欢,现在归我了。”

    他这是打算要强抢了,这恐怕是林风有生以来,头一次被人抢枪,两人相持不下对持了几秒,林风才忍着将他一枪爆头的冲动,果断松开了手。

    “行,你喜欢就借你玩几天好了。”

    “哼……算你小子识相。”

    pk50的体积比沙漠之鹰还要大上几分,是个男人似乎都爱这类造型粗犷的枪支,也不管自己能不能驾驭的住,烟仔拿过枪爱不释手的把玩,还把枪口指着林风脑袋,做出‘砰’的嘴型。

    找死的货见过不少,这也算是个奇葩,林风对他很温柔的笑了笑,那眼神已经就像在看着一具尸体。

    ……

    高丽人果然中计,接到奸细发来的信息不久,两辆卡车提前一步来到离瓦洛镇几十公里远的地方,这里是目标的必经之路,加上这段路面积狭窄又是转弯,来往车辆都会减速行驶,是打伏击的理想选择。

    高丽人似乎迫切要干掉陈生,吸取了昨天的失败,这次他们更是倾巢出动,是要把陈生干掉才肯罢休。

    接近五六十人利用灌木的掩护埋伏在道路两旁,浑然不知黄雀已经从身后逼近,大约十几分钟以后,三辆汽车沿着蜿蜒的道路徐徐向这边驶来,伏兵迅速压低身体,拉动枪栓准备作战。

    烟仔等人在离此几十米远的地方静静注视着这伙偷鸡摸狗的家伙,林风端着把ak,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这伙高丽人的一举一动都表现出极高的作战素养,哪怕还没开火,以他看来也比陈生手下这群一脸匪气的乌合之众强上一截。

    车队缓慢靠近,逐渐到达了伏击点。

    轰!

    第一辆车压在高丽人事先埋好的地雷上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过后,支离破碎的车身被火光冲飞出了路面,战斗也因此打响。

    后面两车无奈被迫停,只见四面八方涌出无数的身影,两车的车身上瞬间被子弹射出无数的孔洞,坐在前面的司机就像触电一样,被连接不断的弹雨打的浑身直颤。

    领头那人做了个五指并拢的动作,这是停火的意思,乒乒乓乓的枪响逐渐停歇下来,领头者带着十几号人跳上路面,一步步来到中间那辆千疮百孔的汽车前。

    拉开车门,后座上的那人早已经被子弹射成了筛子,死的不能再死,当领头用枪管将尸体的头挑起来一瞧时,这个穿着跟陈生一模一样的死人显然只是个替死鬼。

    领头者脸色一变,意识到他们的计划很可能已经被识破了,当即就要转身招呼手下立刻彻底这里,远处的烟仔嘴角露出冷笑,启动了事先埋在车底的遥控炸药。

    轰隆!

    橘红色的火焰冲天而起,汽车首当其冲被撕成了粉碎,领头和他身边那十几个人只眨眼就被巨大的火球所吞噬,现场惊呼声响成一片。

    战斗这才刚刚开始,烟仔领着手下,从敌人背后包围了过去,冲锋的途中子弹铺天盖地洒落过去,无头苍蝇一样的高丽人霎时就被打翻了一遍。

    邪教内部的争斗向来残酷,双方并不会因为同是教友的关系而有所保留,陈生手下自然不会放过了这次痛打落水狗的机会,枪口前不断喷涌着火舌,将一个个暴露在视野中的高丽人射杀。

    在有心算无心之下,甫一照面,高丽人就伤亡惨重,至少折损了一多半的人手,烟仔策划的这个苦肉计算是取得了完美的效果,以几辆车几个司机的性命,一举除掉了高丽人的指挥人员,瞬间令对方群龙无首,战斗力大打折扣。

    在陈生手下狂猛的进攻中,高丽人的伤亡愈发惨重,枪声稀稀拉拉,抵抗显得疲软无力,这是个全歼对方的好机会了,烟仔领着一帮大呼小叫的手下,争先恐后往残余分子冲杀过去。

    一名五大三粗的汉子,端着把维克托ss77枪机,边向前迈步边疯狂扫射,将那片杂草乱石后的敌人压得抬不起头,作为火力手,汉子承担了大部分的火力输出,以一个人的力量硬是打的对方一群人毫无还手之力,凡是探头的敌人瞬间就被密集的子弹给撕得粉碎。

    正当他拼命射击加快脚步前进时,远处陡然传来声闷雷似得炸响,汉子还保持着前冲的姿势,那颗须发皆张的脑袋却瞬间炸成一团肉泥,无头尸体在原地晃了两晃,才噗通一声栽倒在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